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情書

#短篇練手感,同居設定
#衍生自跑跑年初寄給我的賀年卡小段子→原梗


两封制式信件下,压着一张明信片。

影山将卡纸抽出翻到背面,除了收件地址与收件人外,没有只字词组。他蹙着眉,将手上的长方形纸张转回正面。

弧形海岸线内水色映紫,远处八拱桥连上小岛,岛后云层透着晨曦光辉破出静夜,渲染一片朝霞。含带生命力的景色让影山为之一震,随后才试图从上搜索更多讯息。

影山走进家门,一路上将手上的明信片翻来覆去,仍一无所获。随手将另外两封信抛到桌上,没先卸下侧背包就转往厨房,将信拿给及川。

「有你的信。」

「哇啊──」在厨房忙碌的及川被吓了一跳。「你回来为什么没出声啊?」

「啊,忘了......」影山方才心思全在不明所以的信件,连忙补上:「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你刚刚说了什么?」

「有你的信。」

「先放着,我等等看。」及川瞟了一眼就回头继续炒菜,过几秒后发现影山没有离开,还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

「想什么?难道信怎么了?」

「信上面什么都没写,也没有说是谁寄来的。」

及川随口应了声。他逢年过节总会收到众多亲友的贺卡,平时也常收到亲友外出游玩,特地寄来分享风景与心情的明信片。影山手上那张明信片是大学好友寄来的,意思是「与你分享美景,不需言语。」因此除了必要讯息外不落一字。

及川转头,对影山投以疑惑的神色。他不太明白,为何影山一副在意的模样。而且影山一向不过问他的私人信件,即使是明信片这样缺乏隐蔽性的信件,也从来没有擅动。

「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纤长手指不自觉紧揪背带,「是写给及川前辈的情书?」

「啊?」及川手滑将青菜炒出锅边,完全跟不上影山的脑回路。

「不是吗?只有聪明人才看得见之类的。」

及川沉默片刻,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年少时在交往初期,他写了一封信交给影山,影山拆信发现纸面全白,满脸都是被整的不悦。

「我有写字唷,只有聪明人才看得见,小飞雄太笨了,去找人帮忙吧。」

那封信是用柠檬汁写成的隐型信,用火烤过才会显现字迹。及川满心期盼影山看到内容的反应,但盼到的回音只有简单两个字。

烧了。

「烧了?你居然烧了!飞雄你怎么可以这样糟蹋我的心意!」即使影山一再道歉,及川还是不能接受精心的策划落得这一下场。

影山止不了及川的碎念,愧疚感逐渐转为不耐烦。「我也想知道内容啊!才会不小心拿得离火太近烧掉,我只看到一个『是』,其他都没看到。如果不是及川前辈把信弄得那么麻烦,才不会发生这种事!」

「哈?怪我啰?」

影山的指责变成火上加油,而且那一副「烧了就烧了,不然你还想怎样?」的神态惹得及川更加不爽。最后他扯着下眼睑做鬼脸,「哼,小飞雄你会后悔的!那可是及川大神写给你的情书!」

后来不论影山怎么追问,他的回应一概是:「小飞雄果然是笨蛋──大笨蛋!你就后悔吧!才不要告诉你!」

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及川扶额。

但时隔已久,影山还将这件事搁在心上,及川止不住开心。

「是啊,只有聪明人才看得见,所以笨蛋飞雄看不见。有人写情书给及川前辈,小飞雄吃醋了?」

「有什么好吃醋的。」影山不甘示弱的回答,拒绝承认有些在意,「及川前辈已经是我的了!」

「幸运的臭小鬼,口气这么大。」及川扯了扯影山的脸皮。

影山一边闪躲一边问着:「当时及川前辈到底在信里写了什么?」

「都说了,才不要告诉你!谁让你把信烧了!」

那封信,及川只写了七个字。

──小飞雄是大笨蛋。

根本就只是幼稚的恶作剧而已。
又不痛快影山当时回话的神态,才会硬扯那是情书。

影山眼底的星光随着又被拒绝而消退,及川忽然有些于心不忍,毕竟「情书」这东西,从一开始就没有实质存在过。

他侧身亲了一口被他捏红的脸颊。

「飞雄,你会知道的。」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影山拧着脸,一副凶恶的模样。

「乖,你会知道的唷。先去洗澡吧。」及川对这个话题不再多语,径自推着影山到浴室门前。再次回到厨房后,饭菜香中萦绕着愉悦的小调。

飞雄,你会知道的。

不同于年少的幼稚虚构
情书的内容,我会用一辈子慢慢说给你听。


END

评论(10)
热度(74)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