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造型師

#短打,放飛,棄療,慎入
#交往設定

精疲力竭的影山被及川搖醒。

「幹嘛……」影山不耐煩地推開搭在肩上的手,嗓音含帶慾求過後的餘韻。

「我幫你做了一個中分的造型!」及川語氣高昂,彷佛剛完成一件稀世的藝術作品。

睡眠被無聊小事中斷,影山不悅地瞪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及川。「請不要因為這種事就叫我起床!」他邊說邊翻身,立即被及川一把抓回,「這可是及川大神的得意之作!給我看清楚再睡!」

岩泉曾經告誡影山,當及川自稱「神」時,多半是神經病發作,解決方式有兩種——其一:別理及川直到他病發結束;其二:直接揍及川一拳。影山礙於及川是前輩難以選擇第二種,餘下的方式他又往往等不到病發結束就回應。

「中分有什麼好看的?」影山不懂中...

【及影/木系男友】防範盜伐

#短打,同居设定

不解风情、不会甜言蜜语、呆楞、迟钝等等,以上种种显现在恋人身上的木系特质,让及川在交往初期经常涌上无力感。

随着影山日渐活跃于国际赛事,精湛的球技和出色的外表引来大众的关注,他不由得转为庆幸木头属性其实也是一道天然屏障。尽管仍会招蜂引蝶,但总是笨拙地读不出对方的暗示,加上专情、单纯和反应直接的特质,那些追求者往往铩翅而归。久而久之及川松懈提防心,直到无意间看到影山的Line跳出的讯息。

「飞雄,你之前说想看的那场比赛我弄到录像了,有空来我家看吧」

飞雄?谁准你这么叫的啊?

及川忿忿地盯着这则讯息来自「宫前辈」,脑袋马上反应出是那对知名双胞胎中的二传手——特别像狐狸的那一个,他知道影山和...

【及影】The marker

#短篇,北一时期

#5.20大概碰不了電腦,就梗先發了~

国见今早轮值打扫球场。他睡眼惺忪地打了个泛泪花的哈欠,踩着拖沓的脚步登上阶梯,耳畔传来已成为日常的吵闹。

「我可是有经过小飞雄的同意唷!」

「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而且洗不掉!」

稚嫩嗓音显含怒意,国见揉着眼推测及川前辈这次的恶作剧大概太过火,否则影山的反应不会这么大。他踏入体育馆,就见影山的脸一览无遗地写明生气的原因——鼓起的右颊昭示一看即知犯人是谁的字迹。

「洗不掉吗?」及川轻快飘起的语调比起疑惑更近于幸灾乐祸,他倾身,手指滑过影山洗得发红却不见消退多少的金迹,落在右颊上的眸光闪动愉快的笑意。

「我试过了,洗不掉!作为道歉,请及川前辈教我发球!...

【及影】相心

#及影群兩週年賀!雖然我又超時發了但的確是在5/12尾巴完稿的>"<

#行車品質不保證但應該不會出意外的!


通篇肉就直接外連吧_(:з」∠)_

↑其實不太想面對居然有寫純肉的一天……

這裡放些小感。

追排球連載三年剛過一點,寫影受尤其本命及影也兩年多了。

在圈子久了,總會明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漸漸看淡聚散。待著,看著人來來去去仍不免傷感,但是也會想著呀——如果我待久一點,再久一點,會看見新血傳承著我們對CP的愛生生不息,也或許能盼到故人走了又來,隱了又現。

【月影】汽水

#短打,練手


酷暑從表入裏,運動後的汗水由內而外,兩種難耐的熱氣在體內來回碰撞。水龍頭在盛夏的薰陶中熱得發燙,影山煩躁地關上水,抹去臉上多餘的水珠,盤算著要去自動販賣機投一瓶消暑的冷飲。

「王者——」背後響起的清冷聲線在夏日聽來格外舒服,但是火大的稱呼加上溽暑讓影山像個一點就著火的彈藥庫,他語氣不善地轉身衝著月島回了一句:「就說了不要那樣叫我!」

「王者的火氣和天氣有得比,都這麼熱了就消停些吧。」月島看著影山更加惱火的神色,嘴角的弧度也隨之大增。

「你少說幾句廢話我就——」影山吼到一半,眼前突然拋來一瓶可樂,他接住,疑惑地看向月島,「這什麼?」

「王者熱到連僅存的智商都分不出這是可樂了?」

「我當...

【及影/論壇體】愛即Eros

#花式滑冰paro,基本設定參照yuri on ice,及影皆為日本花滑特別強化選手,含微量菅影

#混雜流論壇體,涉及少量花滑專業及賽制等皆是我道聽塗說&刻意草草帶過,差池請見諒。含有一點粉絲掐架情節純屬氣氛營造、推動情節之類不具任何指向性。以及為防嚴重裹腳布,時間線與比賽內容階有剪裁、跳躍。另,大量飛雄親媽粉出沒注意

#Eros為性之愛,第一次寫paro又加上特殊格式,請多多包涵_(:з」∠)_

花式滑冰/男單區/影山飛雄/裏版

愛即Eros

1L
看完飛雄的短節目忍不住來吼一句:eros得我都要懷孕了!!!(升天

2L
同感!eros得讓我卵巢大爆炸,要懷多胞胎了!

3L
沒想到影山選手會選eros當...

【牛影/及→←影】交叉點(下)

#再三提醒這個故事是逐漸走向現在式的牛影與逐漸走向過去式的及影

(上) (中)

08

影山拿着饭团走出便利商店,寒风刮着他忘记系上围巾的脖子,冷得他想多买杯热饮暖身再回去,他完全不想在比赛期间感冒。他刚转身,听见背后有人喊着他的名字。

含带犹豫的嗓音他曾经很熟悉。

他回过身,礼貌地点头喊了一声及川前辈。与他四目交接的棕瞳似乎不复他记忆中的那样灵动,宛如是承载了杂乱超重的情绪。他没有意愿解读,也没有解读的时间,那双棕瞳像是变回比较靠近他记得的那样。

实际上那双眼睛原本该是什么样子,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飞雄你——」你好吗?问句哽在及川喉间——飞雄是好还是不好,又能怎样呢?脑中知道最佳的反应是摆出惯常的微笑,打...

【牛影/及→←影】交叉點(中)

#再次提醒這個故事是逐漸走向現在式的牛影與逐漸走向過去式的及影

(上)

05

「影山,牛岛前辈呢?真难得牛岛前辈不在你身旁。」千鹿谷在影山四周张望,直接将教练嘱咐转交牛岛的资料拿给影山。 「这个就拜托你拿给牛岛前辈了。」

「牛岛前辈家中有事回宫城。」同一套解释影山今天已经说了三遍。 「为什么你们都问我找牛岛前辈?」

「当然要找你啊,全队就你和牛岛前辈走得最近。影山你似乎特别容易引来不得了的人,牛岛前辈都会主动和你说话。」千鹿谷想起高一参加全日本青年合宿的往事,影山接二连三招惹上他队的强者。现在又在全队的成员没留意时,不知不觉中和他们的王牌变成了连体婴,除了各自的课堂时间外几乎都在一起...

【牛影/及→←影】交叉點(上)

#逐渐走向现在式的牛影與逐渐走向过去式的及影。结束一段铭心刻骨的感情必然有虐,请斟酌食用,此文的及影成份不少。在白情这篇发布这篇的我Bad Bad的……

#結果lofter莫名地屏蔽全文,只好拆段發

01

从模模糊糊的感觉少了,到真真切切的体认失去。

直到分手一个月后的此时此刻,影山才恍然意识到,分手的意味不是及川不再传讯息给他;不是不再彼此有空时就相约出来见面;而是不再拥有靠得最近的资格。

球场另一端的人对着身前的女孩笑得很好看,好看得逼迫他重重闭上眼。

他想起高中后辈曾经形容失恋的感觉像溺水。

——痛苦得近乎溺毙。

「站在球场上,就想着球场上的事。」

很近的声音将他从很远的地方拉回,牛岛厚实的手掌抓着排球抵...

【及影】圈套

#及影tag在這一刻滿1000!從1/9滿900到現在就要破千真是太感動了,謝謝愛著及影的大家
#原文收錄於2017.2.25所舉辦的及影茶會合本內
#寫作期逢大低谷,文感不佳請見諒

连绵灯光与络绎人潮喧嚣夏夜。

及川将手机拉离耳边避免岩泉的怒吼刺穿耳膜,他趁着空档赶紧回覆:「抱歉抱歉,我马上就到,等等请你们吃东西!」立即心虚地挂掉电话,加快步伐融入前往神社的人潮,此时他已经迟到近半小时。

匆促间眼角不期然在人海中捕获一抹熟悉的身影,及川顿下脚步端详,确认被两个穿着浴衣的女孩包围的黑发少年是影山,那张清冷的面容因不耐烦而绷起显得不善。及川见状想着,面对女孩子这副表情真失礼啊,却又因这个态度暗自放心。

自从...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