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宮影】飼犬(下)

#還沒關窗,明天忙完再回覆所有的留言,請見諒>"<
#本章含有虛構人物,出書版另有結局。

(上)   (中)



浅浅的一瞥,深深的烙印。

焦灼的面容如遇寒潮龟裂成荒土,再无生机的神色,盘据在及川的脑海迟迟不去。宫侑嘴里吐出的炮火仍轰炸着他的耳畔,炮灰落入心土化为一粒粒的种子,迅速蔓生成一大片高于身量的芒草,触目所及全是银白的迷茫,他被淹没其中看不清四周。

浑浑噩噩的状态持续大半天,及川躺在床上惯性地拿着手机,却没有使用的意思。黑暗的萤幕随着讯息跳出而亮起,他对着传讯的朋友想了几秒,思忖着对方或许是个不错的商量对象,出去转换心情,总比枯坐一室的空茫...

【台灣地區印調】(及影、宮影)&月影小說本

大陸的部份我再斟酌事後要不要委託代理~

【HQ】《飼犬》及影、宮影小說本印調

【HQ】月影《貓立於窗紙之側》小說本印調

謝謝懷沙天使的封面,以及有耐心的一再調整!

佔tag致歉,之後會撤掉


【及影、宮影】飼犬(中)

前言:
含大量及影前提的宫影,廣義NTR,及影结尾。介意者请勿往下,谢谢。从各方面来说,这会是我目前写过最抖也最难处理的一篇,缺陷、偏差请见谅。

【及影、宮影】飼犬(上)




出众的外貌、高人一等的卓越、洞悉的观察力,搭配状似轻浮的态度及婉转仍掩不住刀锋的话语,使得及川在截至目前为止二十一岁的人生中,不乏遭遇明枪暗箭的挑衅。

缺乏光明磊落的背地挑衅及川一向懒得理会,连面对都没有勇气的人往往是蝼蚁之辈,没有应对的价值。他欣赏那些勇于站到他身前发话的挑战者,尽管源于羡慕忌妒一类的挑拨,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然而,眼前这个人是他从未遇过的类型。

说着「久仰」,与他平视的目光内毫无仰慕之情,反倒是山雨欲来的满...

【月影】貓立於窗紙之側

#时间点是月影升上高二

浅浅红红的长痕偶尔会出现在显白的手上。

影山盯着那只垂在身侧的右手,手背上有一道怵目惊心的暗红深沟。他一直有些在意月岛手上不知从何而来的伤痕,却未曾探问。一来是伤痕不深,二来是不擅长应付怪腔怪调的话语。

「别以为是王者,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人看。」月岛瞟了影山一眼,停留过久的视线令他烦躁。

影山啧了一声后忽略不懂的词汇,生硬地开口,「喂,你的手怎么了?」

月岛停顿片刻,「王者的关心真是贵重。」

「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影山的语气增添不耐烦,「你手上的伤比之前的都还严重。」琥珀色的眼眸闻言放大,突如其来的关心已经出乎意外,更没想到就连先前那些细小的痕迹都被看在眼里。

这份关心削磨月...

【及影】獻花

#献给小花,如標題,生日快乐
#及影交往同居设定

及川迈开沉重的脚步踏上台阶,华美的脸庞展露轻巧的笑意,在此起彼落的闪光灯中挥挥手。他走向摆着麦克风和鲜花的长桌,触目所及让他决定更改原先拟好的开场白。

及川对着台下微微欠身行礼,快速地逡巡会场一圈,在一群熟悉的队友中看见特别熟悉的人——他的同居人影山飞雄坐在边侧,手里拿着一个被外套掩盖的东西——,及川原本以为今天应该也见不到人影,因为今天的存在,使得他们之间迟迟达不到共识,影山已经离家出走好几天。

及川和影山对视片刻,他呼出一口长气入座,清清喉咙后打开麦克风,向现场的媒体记者、队友、粉丝等人打过招呼并致谢,收敛惯常挂在脸上的笑意,难得在镜头前神情肃穆,...

【及影、宮影】飼犬(上)

前言:
虽然不喜欢剧透,但这篇必须排雷。含大量及影前提的宫影,廣義NTR,及影结尾。介意者请勿往下,谢谢。从各方面来说,这会是我目前写过最抖也最难处理的一篇,缺陷、偏差请见谅。

走外連,如果有感想請告訴我,謝謝。


飼犬(上-上)

飼犬(上-下)

TBC

谢谢友人們鼓励我把这个萦绕很久的故事写出来,尤其是数字、字母让我爆了一大段我并不能真正下定决心要细写的内容,虽然边写边哀嚎,但果然还是陈述出来才完整。如果各方面都顺利,这个故事会在CWT46变成实体。

【及影】造型師

#短打,放飛,棄療,慎入
#交往設定

精疲力竭的影山被及川搖醒。

「幹嘛……」影山不耐煩地推開搭在肩上的手,嗓音含帶慾求過後的餘韻。

「我幫你做了一個中分的造型!」及川語氣高昂,彷佛剛完成一件稀世的藝術作品。

睡眠被無聊小事中斷,影山不悅地瞪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及川。「請不要因為這種事就叫我起床!」他邊說邊翻身,立即被及川一把抓回,「這可是及川大神的得意之作!給我看清楚再睡!」

岩泉曾經告誡影山,當及川自稱「神」時,多半是神經病發作,解決方式有兩種——其一:別理及川直到他病發結束;其二:直接揍及川一拳。影山礙於及川是前輩難以選擇第二種,餘下的方式他又往往等不到病發結束就回應。

「中分有什麼好看的?」影山不懂中...

【及影/木系男友】防範盜伐

#短打,同居设定

不解风情、不会甜言蜜语、呆楞、迟钝等等,以上种种显现在恋人身上的木系特质,让及川在交往初期经常涌上无力感。

随着影山日渐活跃于国际赛事,精湛的球技和出色的外表引来大众的关注,他不由得转为庆幸木头属性其实也是一道天然屏障。尽管仍会招蜂引蝶,但总是笨拙地读不出对方的暗示,加上专情、单纯和反应直接的特质,那些追求者往往铩翅而归。久而久之及川松懈提防心,直到无意间看到影山的Line跳出的讯息。

「飞雄,你之前说想看的那场比赛我弄到录像了,有空来我家看吧」

飞雄?谁准你这么叫的啊?

及川忿忿地盯着这则讯息来自「宫前辈」,脑袋马上反应出是那对知名双胞胎中的二传手——特别像狐狸的那一个,他知道影山和...

【及影】The marker

#短篇,北一时期

#5.20大概碰不了電腦,就梗先發了~

国见今早轮值打扫球场。他睡眼惺忪地打了个泛泪花的哈欠,踩着拖沓的脚步登上阶梯,耳畔传来已成为日常的吵闹。

「我可是有经过小飞雄的同意唷!」

「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而且洗不掉!」

稚嫩嗓音显含怒意,国见揉着眼推测及川前辈这次的恶作剧大概太过火,否则影山的反应不会这么大。他踏入体育馆,就见影山的脸一览无遗地写明生气的原因——鼓起的右颊昭示一看即知犯人是谁的字迹。

「洗不掉吗?」及川轻快飘起的语调比起疑惑更近于幸灾乐祸,他倾身,手指滑过影山洗得发红却不见消退多少的金迹,落在右颊上的眸光闪动愉快的笑意。

「我试过了,洗不掉!作为道歉,请及川前辈教我发球!...

【及影】相心

#及影群兩週年賀!雖然我又超時發了但的確是在5/12尾巴完稿的>"<

#行車品質不保證但應該不會出意外的!


通篇肉就直接外連吧_(:з」∠)_

↑其實不太想面對居然有寫純肉的一天……

這裡放些小感。

追排球連載三年剛過一點,寫影受尤其本命及影也兩年多了。

在圈子久了,總會明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漸漸看淡聚散。待著,看著人來來去去仍不免傷感,但是也會想著呀——如果我待久一點,再久一點,會看見新血傳承著我們對CP的愛生生不息,也或許能盼到故人走了又來,隱了又現。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