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FHQ/及影】bull's eye(2)

chapter1

勇者队伍站在分岔路口,左右为难。

「你们觉得哪条路可以通往大王的城堡?」日向开口询问。

无论是左边还是右边,看来都是崎岖且渺无人烟的路途。

白魔导士孤爪用杖指着右边的道路,遭到战士岩泉强烈的反对。

「右边……有种让人讨厌的感觉。」弓箭手影山附和着,孤爪眼见两位曾为魔王部下的成员都这么说,就没有坚持己见。于是日向神采奕奕的率领大众踏上左边的道路。

殿后的影山有一瞬差点自行迈向右边的道路,查觉到自己的异样,他连忙收回脚步,但收不回远眺的目光。

右边的空气混杂那个魔的气息,仅是些许就足以让他难以抑制涌上的情绪。

原来熟悉与怀念的感觉,可以如此令人生厌。

虽然不知道岩泉前辈是基于什么理由反对正确的右边,但他无比庆幸短时间内还不用跟那个魔碰面。想见他,又害怕见他,像个左右摇摆不定的天秤找不到平衡。

「影山你在发什么呆?快点跟上啊!」走在最前头的日向转头对掉队的影山大喊。「来了。」影山收回视线,又忍不住多看一眼,才小跑步跟上队伍。

对于间接造成队伍踏上错误的道路,影山怀有几分抱歉,但转念一想全队的平均等级还不到40级,这么早就去打魔王也只是去送死,还是多增加经验值提升能力比较实在。

路途碰上的怪物越来越强,团队的合作也越来越有默契,每天过着打怪练等的生活让勇者一行人的能力也更上一层。某天,原本风和日丽的天色,突然风起云涌,天地转瞬寂寥,唯有雷声轰然,如此异色让他们绷紧神经备战。一道雷劈开暗空,随之而来的是一只长十尺,身着铠甲手持巨斧的骷髅。

勇者们来不及对谈骷髅就展开攻势,日向立即跑上前担任诱饵吸引骷髅的注意,擅长近战的战士岩泉和格斗家青根趁隙进攻,弓箭手影山站在远处连发箭矢,白魔导士孤爪咏唱咒语辅助队友,同时紧盯着骷髅观察可能的破绽。

随着战斗时间拉长,勇者们越屈下风,体力也濒临极限,仍咬牙继续攻击不放弃任何希望。青根一记回旋踢击向骷髅身后,骷髅一顿,孤爪的猫眼闪过光亮大喊:「攻击脊椎!」

骷髅闻言突然口中喃喃有词,用力挥下手中巨斧,岩泉、影山、青根和孤爪惊愕的看着空间突然被劈开裂缝,此时日向已敏捷的绕到骷髅身后,被巨大的身型挡住眼前的异样。「翔阳──」孤爪惊叫,日向身形顿了一下但已收不回攻势。异变来得太突然,他们来不及反应,日向和骷髅一同坠入裂缝,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地间立即恢复成先前的祥和,大伙心有余悸的面面相觑,宛若方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然而消失的日向和身上余下的伤痕,都一再提醒着他们这是现实。「怎么办?」木讷的青根打破沉默,虽然面容是一惯的无表情,但简短的语句有着显而易见的忧虑。

「日向应该不会有事。」岩泉拧着眉,但语气颇为坚定,让混乱不安的队伍稍作定心。「希望如此......你知道刚才那个是怎么一回事?」和日向交好的孤爪吶吶开口。

「可能是时空裂缝。」岩泉说出自己的推测,毕竟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活得久,见闻也较为广阔。「我一直以为这只是谣传,没想到竟然能亲眼见识到......」岩泉一直以为自己活了几百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没料到世界的惊奇居然如此之多。

「时空裂缝吗?等等......让我想想,我对这个词有印象。」孤爪惊讶过后皱起眉头苦思,嘴中喃喃骷髅、巨斧、时空裂缝,反复多次后脸上浮现恍然大悟的神情,收紧在魔杖上的手放轻了力道。

孤爪的神情放松许多,其他人也跟着松懈下来,眼带希冀的等待孤爪解释。「只有Boss级的骷髅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但这项特殊能力有限制性,五日内它一定会被强制遣送回来这个时空。那只骷髅身形巨大,行动稍微迟缓了些,翔阳的敏捷性很高,只要躲得开攻击应该会平安无事。所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已经知道骷髅的弱点在哪,等到传送回来,要一举击败它不难。」

「那么也就只能等了,大家先治疗身上的伤口吧,这几天就先待在这块区域。」一向是队伍中发号施令的日向行踪不明,岩泉暂代其职下指令。擅长治愈的青根,立刻就捧着一大堆药草回来替队友治疗。

失去了队内的气氛活跃者,接下来几天队伍的气氛异常沉闷,他们这时才认知到日向在队伍中的位置有多重要,也就更加担心日向的安危。然而等了四天还是没有任何会出现时空裂缝的相关预兆。

时日来到底线的第五天,他们紧绷着神经等待骷髅和日向的出现,从日出等到日落,终于刮起怪风。闪电断开黑夜,缝隙中伸出阴森的白爪撕裂夜空,巨大骷髅破空而出。

「翔阳?」密切注意日向身影的孤爪,见裂缝即将密合却不见人影,难得放声大喊。大伙满心焦急,喊着日向的声响此起彼落,被冷落的骷髅似乎心有不甘的拿起巨斧胡乱劈砍。

裂缝消失前,突然传来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惊叫,接着日向从缝中侧身跃出,恰巧落在骷髅的头顶上。猝不及防的骷髅被压倒在地,青根和岩泉见机不可失,立刻上前重击骷髅尾椎,白骨喀拉喀拉的碎裂后化成轻烟,消失在他们的眼界。

「耶?所以死人骨头被我们打败了吗?」日向呆愣在地揉揉方才因降落不当而摔疼的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翔阳你没事吧?」孤爪连忙跪坐在日向身旁查看有无异状,青根手上不知从那变出一堆草药备用,岩泉也眼带关切的探查,只有影山大力的揪住日向的衣领破口大骂:「你这个拖后腿呆子!因为你大家在这里停了五天!」

日向还来不及回嘴,一个拳头就直往影山头顶招呼,突然遇袭让影山满腔怒火,猛然转头发现出手的是岩泉,眼底浮现的讶异消解本来要出口的怒骂。在一旁的白魔导士默默将两人关系的转变收进眼底。

「明明也很担心日向的安危,不要把关心的话语说得这么难听!」岩泉额角爆出青筋,「日向你别往心里去,影山被教坏了,他不是那个意思。」

日向摆摆手,「我不会在意的啦,而且你都已经替我揍影山了!」日向看到影山被揍忍不住窃笑。「都一起旅行这么长一段时间,影山是什么个性大概也知道了,跟那边的影山一样──都是凶巴巴,讲话又很坏,但其实人还可以。在那边的我好像也挺习惯这样的。」

「那边?是指你穿越过去的那个时空吗?」孤爪问。

「对对对!我跟你们说──那个时空好有趣!而且你们也都在!虽然大家的穿著都和现在都不一样,说的语言也听不懂,但在那里的我们,因为一种球的竞技聚集在一起了!」忆起那边的经历,日向的双眼迸发光芒。

其他人都被勾起兴趣,就连沉默的青根视线都被引过去,日向兴致勃勃的接续:「那种竞技是隔着一张网子,两方人马每一方有六个人站在场上,我很不幸的又和影山同一队饱受欺凌──痛痛痛痛痛!把手拿开啊臭影山!」

岩泉拿开影山掐在日向头顶的手,用眼神示意日向继续。「但不得不说影山还是很厉害,从他手中传出去的球,就和他射箭的技术一样神准!我们在球场上合作无间,对手往往被我疾风般的速度加上飞驰空中的姿态惊愣,感觉实在是太痛快了!尤其是对方还有人阻碍我击球,我却还能得分──啊!其中一个阻碍我击球的人就是青根!青根的队友也很高,就像铁壁一样,但还是被我们队上的胡子大叔打破了!」回忆起热血喷勃的时刻,日向的血液此时此刻也跟着沸腾。

「研磨所待的队伍和我们队是宿敌的关系,虽然是这样,但我和研磨的关系还是很好!你们队伍的接球能力很高,而且有个拦网很厉害的人,黑色头发乱得非常有性格,重点是给人的感觉还蛮恐怖的!」

「总觉得翔阳说的那个人,我应该知道是谁。」研磨想起了已经成为魔王亲信的朋友,他加入队伍的主因就是想从魔王手中将友人拯救回来。

「然后岩泉所在的队伍──虽然岩泉很帅气也很可靠,在队伍中完全可以委于重任,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和影山打同个位置的人。他有着张扬的棕色头发,还长着一张美型到让人觉得十分不爽的脸!他的发球很可怕,而且影山非常非常非常的在意他──好像还有点自卑的样子!」

「啊?你说什么?」影山一脸阴沉,再次伸手掐住日向的脑袋。

「我也觉得日向说的人,我在这个世界很熟悉......孽缘啊,我是做错了什么才会和这么麻烦的家伙纠缠在一起啊?」

影山听见岩泉的喃喃,心脏紧缩了一下。果然是那个人吗?──不,在这个世界是魔,和我在其他时空也依然会相遇吗?岩泉前辈在那里,也依然和那个魔关系紧密吗?我和那个魔又处在不一样的阵营了?我觉得赢不过他吗?

我还是.......很在乎他吗?

一连串的问号惹得影山头隐隐作痛,想追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也不知道就算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又能如何。

「虽然在那边的生活很有意思,但很害怕回不来,一直没什么睡,现在回来了放下心中的大石,一下子就觉得好累喔......」日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泛出泪花。

众人被感染也纷纷打起哈欠,这几天他们也挂心着日向是否能顺利回归而惴惴不安,如今人顺利回来,卸下心中的忧虑后疲惫涌上。草草结束晚餐后,大家立即歇息迎接一夜好眠。

除了影山飞雄。

断断续续的睡眠因那个魔入梦而串起,梦中的他拼命追在那个魔身后,不论如何努力奔跑都抓不到那个距离指尖只有一厘米的背影。他以赌上一切的姿态用力向前扑,双手碰到那个魔的腰侧时,他欣喜若狂,但是最终发现他攫获的,仅是一团看不清的幻影。

他再次从梦中苏醒,恍惚中发现用来当枕头的披风莫名的湿了一块。天边已渐露熹光,但还没有人起身,疲累的意识让一向早起练习射箭的影山,破天荒的决定要继续赖床。

「喂......影......醒......山?喂!起.......啦!」

富有活力的嗓音吵得影山皱起眉头,翻身想避开吵杂继续沉入睡眠。日向见状大喊:「都已经醒了就不要再睡了!你是猪吗?都已经什么时候了还睡!」

影山用力撑开眼皮,光线刺得他反射性得又闭上眼,手遮着缓了好一段时间再睁眼,发现日头居然已经升上了三竿。

「哇啊啊啊啊啊──影山你的眼睛怎么肿成这样!」日向对肿得像核桃的眼睛惊叫,随即又噗哧笑出声,「影山你该不会是因为我回来,开心到偷偷流了一整夜的眼泪吧!」

日向的音量惹得大家的目光一齐刷到影山身上。「谁会因为你回来就哭啊?」影山暗忖着眼睛是真的不对劲,酸涩又撑不太开。拨开挡在面前的日向,拖着步伐走到河边洗脸,他皱着眉看着倒影投射出肿胀的双眼,他依稀记得似乎做了什么很难受的梦,但什么内容都想不起来。

一整天下来伙伴们都以异样的眼光关注毫无自觉被观察的影山,到隔天发现影山已经与往常无异,才又继续踏上铲除魔王的路程。

to be  continued

 靈感大神要我認真跑劇情。所以及川魔王大概要等到第四章才會正式上線......以往都寫短篇居多,主題著重在一段強烈的情景,如今第一次體會到自己寫的不僅是個cp,而是個故事,所以會比較囉嗦些>"<

评论(8)
热度(35)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