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七夕

#七夕就是要写贺文啊不然要干嘛?七夕快乐!
#及川大学捏造,及影交往设定

一天的训练到尾,球员们累得瘫坐在地上拿水猛灌,衣服湿得可以拧出一摊水。

「这天气到底要热到什么时候,老子受够了!」笠原仰头抖了抖手中的水瓶,企图从中抖出仅剩的几颗水珠。

「再忍忍,节气快走到立秋了,大概在每年八月七日或八月八日。根据《月令七十二侯解集》记载:『秋,揪也……』」川石说到一半,被笠硬生生原打断:「够了!老子都快被热死了,听这些听不懂的就更火大,你闭嘴!」

「太心浮气躁才会觉得热,心静自然凉。」斜眼暴躁的笠原。

「你以为每个人的心都跟你一样像冷冻库?」额角绽出青筋,一脸挑衅。

「你以为每个人的心都跟你一样像火药库?」嘴角微勾嘲讽。

又来了啊。在旁的几个高年级成员互递了眼色,没有人出面阻止,除了一个棕发些微张扬的一年级。

「如果小暴龙住进小冰砖冷冻库般的心,马上就消暑了!」

及川瞇着眼走到笠原身旁,弯腰状似亲切的拍了一下。笠原立刻怒火攻心,头用力顶向及川的腹部,突然遇袭让他忍不住嚎叫:「痛、痛、痛──小暴龙又突变成酷斯拉了!为什么我总是遇到这么暴力的人呢!」

因为你欠揍。围观的高年级们再次互递了眼色。

「闭嘴!都说过几次了!不要叫我小暴龙!」笠原气到眼中彷佛喷射出火焰。「不要叫我小冰砖。」川石坐在原地白了及川一眼。

「好、好,我更正──是小‧火‧龙!耶?小冰砖不觉得小冰砖很贴切吗?我这么有取绰号的天赋。」

川石又白了正被笠原满场追杀的及川一眼,决定及川以后再叫他小冰砖,他也不会做出任何响应。

「别闹,都过来收操。」

主将崎尾朝已经跑到球场另一边的两人喊道,转眼又看了一旁安静休息的川石。

小冰砖和小暴龙,及川说他有取绰号的天赋,其实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这两个词第一次从及川口中蹦出,全场止不住大笑,除了两位当事人。川石偏静,虽然不是那种极冷的个性,但出口的话语常让人不知该怎么接话,场面容易冷得尴尬;笠原火爆又直接,无心的一句话随时都可能踩到他的雷点,相处时不免有些胆战心惊。而且笠原和冰川刚入部时,特别水火不容,几个高年级多次劝阻仍未见改善,直到延迟几天入部的及川出现。

及川刚踏入体育馆,门口围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他有礼貌的向全场的人打招呼,但脸上略显轻浮的笑意和带来的骚动,导致排球部大多数人第一时间都对他没好感。然而不出三天,及川和全队上下交好,而且多少也调和了笠原和川石之间的矛盾。不知不觉中,这几个一年级分明才入队四个月,却像已经加入了好几年。

及川彻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崎尾如此评价。

「刚刚川石提到立秋的时间,似乎和七夕祭的时间相近,听说仙台的七夕祭很有名!没记错的话,及川是从宫城来的吧?」不知是谁突然问了一句。

「是啊!每年八月六日到八月八日,规模是全日本最大喔!」提到自己的故乡的盛事,及川语带自豪,却也陷入回忆。

及川高中毕业前都住在仙台,难免对大城市有所向往,而他也早就立下上大学时要离开宫城的意志。但外地名校对他释出善意,是在恋爱关系确定后。那段期间他踌躇不决,烦躁的无以复加。

有所牵挂就不易离开。

再者,分隔两地的感情总是容易消磨与变卦。

最后还是那个人说着:「及川前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及川心中一团火焰熊熊燃起,对方低头不再言语的姿态,在他心里刮起大风助长火势,迅速焚断他的理智。「喔?」及川怒极反笑,放任情绪奔腾。「所以就算我离开小飞雄也无所谓是吗?那好──我们现在就分手。」

我因为你想要拒绝这难得的际遇,又千方百计的寻觅留在宫城的机会,你却让我想去哪就去哪,如此轻巧,是不是就算我到天边去,你也无所谓?我做了这么多努力,自己纠结了这么久……

是不是,我对你来说,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不要。」

「你凭什么说不要?」

语气冷得让影山打从心底发寒。

「就凭我喜欢及川前辈!」

影山猛然抬头,在街灯下及川看见微红的眼角,钴蓝眼底即使泛着水光,也模糊不了其中如钢铁般的坚定。

「那就不要说出那种像是要放任我一人的话!」

一股热意顺着话语涌上及川的眼,随即凝聚成眼泪奔出眼眶。

「不管及川前辈到了多远的地方,我都会追过去。」影山的下巴倚上及川的肩,忍在眼眶的泪水,终于承载不了即将来临的分别,打湿及川宽广的肩,也浇熄那团狂乱的焰火。


及川双手环住影山的腰,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很久才轻声道:「对不起,谢谢。」感受到影山的手也环了过来。

他们在深夜的街头紧紧相拥,一同面对着逼近的远行。

「这个周末刚好是八号,我们不妨趁机去宫城观光,及川来当导游吧!及川?」笠原兴致勃勃提议着却没听见及川回应,扭头看向及川愣了一下,表情随即转换成看到什么脏东西。「这笑容也太恶!这里没有女孩子你想勾引谁!」

全队目光一齐刷向及川。

嘴角向两侧拉升如勾,似是意欲钓弄人心,那股惹人的笑意一路蔓延到眼底散成春水荡漾,柔化了平时围绕周身的光芒。

「快扔掉那种奇怪的笑容,太恶心了!」众人嚷嚷,有人顺了一下前后语句的脉络,得出了一个结论:「及川你在宫城果然有女朋友。」难怪拒绝前仆后继来示爱的女孩们,在新历七夕时还约人一起打球,原来是女朋友在宫城。

长着这张招人的脸,还能这么有节操没对其他女孩出手,真难得。

「我想起国中时可爱的后辈。」及川收回了那个令人炫目的笑容,但眼底的笑意迟迟没有退去。

「嗯?」不解及川话题怎么突然跳到这里来,反射性地抛去一个疑惑的表情。

「有个可爱得要死的后辈问我七夕的缘由。」及川脑中浮现那个圆润的脸庞抱着圆圆的球,十分不解为什么球队要提早结束练习。得知是教练同意放人去参加七夕祭,脸带不悦的问:及川前辈,七夕是什么?

『七夕就是牛郎与织女连续做爱做的事做了七个晚上。』

『所以他们连续打了七个晚上的排球不睡觉?真好。』

「你那个后辈也太蠢了吧,蠢毙了!」笠原抱着肚子滚在地上大笑。

「及川你也很恶质,乱教些有的没有的。」听似训斥的话语中有掩不住的笑意。

「我那时没想到后辈单纯成这样,已经不只是单纯的程度了,是『单蠢』。」

但幸亏是单蠢,才会努力不懈一直追着我跑;也幸亏是单蠢,才会愿意在我离开宫城后还愿意等。

「但再蠢都是我可爱的后辈,所以小暴龙请你把话收回去唷。」及川朝笠原一笑。

接收到其中的威胁,笠原抖了一下还是嘴硬。「你管我!我爱怎样就怎样!不说这个了,你这个周末带我们去宫城观光顺便参加祭典吧?」

「不行──我已经有约了唷,而且假日大家都要陪情人吧?又不是人人都像小暴龙一样孤家寡人。」

「及川你这个混蛋!秀恩爱死得快!」小暴龙瞬间又变身成小火龙。

「这周末你要回宫城?」

「是啊,从开学到现在都还没回去过。」

「那记得带些特产回来孝敬我们啊。」

「会的会的,我不再的那几天不用太想我唷。」及川自以为俏皮的话语,得到一大票的白眼。

收完操后,及川立即翻出手机确认有无新讯息,看见来自影山的讯息问着:这个周末有祭典,会回来吗?

明明不喜欢祭典那么热闹的场所,却特意问这个,真是。及川勾起玩味的笑容,不自觉的哼起小曲。

即使只有简单的语句,及川依然从中接收到了急迫的思念。

──不会回去唷。训练累死了,教练不放人。而且小飞雄不是说,不管我到多远的地方你都会追过来?到现在都没个影,果然只会说大话啊。

──等着,我一定会追过去。

及川看着回传的讯息噗嗤一笑,简略回复后收起手机走人。归途中,及川一直在想睽违四个多月的见面,该带什么东西回去给飞雄,该穿什么衣服见飞雄,见到飞雄该说什么话,和飞雄该做什么事──嗯,七夕嘛,就算是旧历七夕,也应该要做些爱做的事。

不知道飞雄突然见到我会有什么反应呢?真是期待。

如果你还没有能力追过来,没关系,我会回到你身边去。

END

后记:
这文严格来说小飞雄没有登场,为什么呢?因为小飞雄在陪我过七夕呀!(自肥)


另,文中略有交代,但这里还是详细一下:日本的七夕大多是过新历七月七日,只有少数仍过旧历(也就是农历)七夕,仙台的七夕祭典属于后者。而仙台七夕祭又分前夜祭和主祭,前夜祭为主祭暖场,会施放长达两小时的烟火;而主祭在8/6~8/8为期三天。以上信息来自维基百科。

 


评论(18)
热度(74)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