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及川徹生誕祭】重要之人

夏夜无风,空气闷热得令人烦躁。

及川站在青城校门口,对着围绕在他周边且情绪高涨的女孩们说:「天色暗了,早点回家吧,要注意安全喔!」将打发人的意思,完美隐藏在温柔笑容与关切背后。

女孩们仍依依不舍,希冀爱慕之人再多看自己一眼。及川维持着笑颜温声安抚,「别让我担心,好吗?」聚集的人群才渐渐一哄而散。及川挥挥手目送她们离开,视线转而落在暂搁在地上的大提袋自语:「今年也是满载而归,而且目测比去年还多啊。」

点心、饮料之类的吃食,已经在社团活动前后,就分送给队友共享,而礼物也留了一些体型较大的暂放在置物柜中。但即使如此,袋内的礼物和卡片仍多到快溢出,让及川半是欣喜半是苦恼。

收到礼物固然开心,但每年总会收到不少不适用的物品,摆着也只是占空间。于是他经年来,养成边拆礼物边思索,可以将用不到的东西转送给谁,这样费心思的工作,多少削弱了几分收礼的兴奋。

整理真是一件工程浩大的麻烦事啊──

及川感慨着,正要俯身拿起提袋,就被一声及川前辈唤住。

及川一抬眼,就看到影山站在不远处的街灯下,看起来不像是路过的样子。「飞雄?怎么在这?」应该只会在球场上碰面的人,突然出现在青城校门口,让及川十分意外。

似乎没听到脚步声接近,该不会是在那群女孩子离开前,就已经在这里等我了吧?

而且,该不会也是来祝我生日快乐的吧?想到刚送走的那群女孩,及川不由得如此联想,而影山拿着一个包装得有些惨不忍睹的礼物,证实了他的猜想。

「小飞雄是特地来祝我生日快乐的?」及川扬起嘴角,明知故问。

影山闻言皱了下眉头。

刚刚聚集在校门口的女孩们,也是特地来祝及川前辈生日快乐的吧?将及川前辈视为「重要之人」的人数,还真多。想到这里,影山不禁觉得这个夏天过于闷热,那股闷劲穿透了胸腔,在心脏凝聚成烦燥。

及川见影山脸色不对,出言关切:「身体不舒服?」

「大概是夏天太热。」很闷,很烦,一股难耐的郁闷。

原来夏天,是这么令人讨厌的季节吗?

「有风就会凉快些,还有心静自然凉呗,小飞雄你的心太浮躁了。」

影山垂眼盯着自己的鞋子。浮躁吗?或许是吧……就连在社团活动时,也出现了一些低级错误,还被前辈关心以及被同辈嘲笑之类的。而且似乎来到这里之后,心情变得更加浮躁。

思考中的影山静默几秒,及川正要追问影山来意时,影山突然开口:「及川前辈还是那么受欢迎。」

略沉的语调,让及川敏锐的察觉到眼前人的情绪有几分低落。

飞雄该不会是已经进入青春期的骚动吧?所以开始对人气超高的及川前辈羡慕忌妒恨?但只对排球感兴趣的飞雄,真的会在意这种事?及川脑中浮现一连串的问号。

「不是喔。」及川竖起食指左右摇晃,笑得一脸灿烂,「是更受欢迎了!收礼物都收到手软了啊。飞雄别羡慕我,毕竟我是及川大神嘛,和凡人的等级不一样。」

及川刻意说着,眼睛直盯着后辈,企图从中获取讯息。只见钴蓝眼眸黯了黯,抓在背包肩带上的手用力得爆出青筋。

这反应,看起来不是普通的在意啊!及川在心中惊叹,想象着影山和一名看不清脸,但感觉很可爱的女孩走在一起的画面。及川连忙甩头意欲消散那个画面,猜想大概是因为违和感太强,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

影山对及川的心理活动毫无所觉。他径自想着:就算对很多人来说,及川前辈是重要的人,但这和我也将及川前被当作重要的人,一点也不冲突。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将气息吐出,即使胸腔中的烦闷感并没有因此退去太多,但至少感觉好了一些。

影山面部表情没什么变动,但拿着礼物的手,指尖有点发颠,心律也有些不平整,对他而言关系友好到会送礼祝贺的人不多,但这么紧张还是第一次。即使如此,他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及川,递出手中的礼物。「请收下,祝及川前辈生日快乐。」

「哇──飞雄居然会送礼物!天要下红雨了吗?怎么突然想到?」虽然早就猜到那是给自己的礼物,但实际收到礼物和祝福语,还是让及川惊讶了一把。「谢谢,我想现在拆礼物可以吗?」及川太好奇影山会送什么,在影山点头前就拆开牛皮纸包装,露出的纸盒昭示内容物是个保温杯。

「菅原前辈说,想祝重要的人生日快乐是很自然的事。及川前辈一直是我想超越的目标。」

想祝重要的人生日快乐。

及川被这句话击中,有股麻感从他的左胸腔往外扩散,又汇集成一道暖流蜿蜒回心脏,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迟了几秒才调整好情绪。「小飞雄真狂妄,想超越我还早得很呢,IH时惨败还敢在这里说大话!」

伸手用力揉影山的黑发,影山一边闪躲一边回嘴:「春高我们会赢的!」

及川笑了笑拉回话题,「小飞雄送保温杯还真是令人意外啊,你不是这么会挑礼物的人吧?」

「礼物也是菅原前辈建议的,保温杯不论是什么季节都能用。」影山坦承,挑礼物的确是让他很头疼的事,只好找菅原商量。但瓶身是和及川瞳色如出一辙的棕色,是他特意挑选的。

「菅原……你们队上另一个二传手?」在IH突然登场的二传手,及川在赛后有些在意那个教了飞雄很多的爽朗君,翻了大会手册中的队伍简介,因而对菅原的名字特别有印象。

他想起那个两年多前,那个总是追在他背后追问着发球诀窍的后辈,如今好像和那个叫菅原的前辈相处融洽,而且似乎还很听他的话,甚至是有点依赖的感觉。

唧唧──唧唧──蝉声倏忽群起喧嚣。

蝉鸣好吵。

及川忍住想掩耳的冲动。

影山点头,及川嘴比脑袋快一步询问:「该不会买礼物时也是一起去的吧?」

影山再次点头,恰巧菅原也有想买的东西,于是他们约了周末一同前行。

「我不喜欢这个。」语毕,及川的呼吸倏忽停了一下。

空气彷佛被夏日的热力浸透得无法流动,热气全凝滞在两人周遭,吸吐之间呼应着凝重。

钴蓝瞳底中的恍惚,转瞬被受伤的神色填满。

及川啧了一声,告诉自己──飞雄说的对,这个夏天太热。又热又闷,才会觉得空气吸进胸腔内有股难耐的灼烧感。而且不久前才对飞雄说心太浮躁什么的,看来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居然任性到直接说出伤人的真心话。

「不喜欢就还给我!」影山忍着心脏被重击的疼痛,伸手就要抢回不被喜欢的礼物。

虽然礼物该送什么,不是自己想的,但买礼物的钱,是连最爱的猪排咖哩饭加温泉蛋都列入禁止名单,努力省吃俭用才存下来的……

影山不知道此时此刻升起的情绪,名为委屈。

「不要,这已经是我的了!」及川迅速闪躲,将礼物收到背后。影山仍发狂似的想将东西抢回,直到及川被逼到墙边,忍不住大吼:「飞雄你冷静点!」

影山被吼得一楞。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夏天太热,太过浮躁才会说出奇怪的话,谢谢你的心意,我很喜欢。及川本来想虚伪的打混过去,反正飞雄这么单纯,应该很好糊弄。但看到影山撇开头不看自己,心脏一紧,还是说了实话。

「该怎么说……嗯,我想要飞雄『自己』送给我的礼物,没有掺杂其他人的那种。」

影山神色稍微恢复,但面孔还是留有明显不快。「什么意思?而且这个时间点也来不及补送礼物了吧?」

及川眼见还有补救机会,脑袋飞速的运转,视线落在影山蹙着的眉头,突然脱口:「不如这样,你送我一个笑容吧。」

「好。」影山利落的答应,但一时半刻还缓不过方才不佳的情绪,他努力的调整表情,无奈不常露出笑容,以致面部过于紧绷,影山好不容易用力扯起嘴角,就听见对面的人惊呼:「哇啊──别露出这种弒仇得逞的扭曲笑容啊!会做恶梦的!飞雄你这是在报复我吧!」

接连被嫌弃,影山顾不了及川今天是寿星,直接说出:「及川前辈好烦!我要回去了!」

虽然对于祝及川生日快乐一事,影山并没有多余的想象,但就在乌野排球队中,看菅原前辈和日向收到生日礼物时都很开心的模样,他以为至少及川前辈也会是开心的。事情弄成现在这样,挫折感不小。

「飞雄等等等一下!」及川连忙拉住影山。「那唱生日快乐歌给我听好了!这不难吧?别说你不会唱喔。」

「……感觉好奇怪。」

影山只有跟着一群人一起唱生日快乐歌的经验,如今要单独唱给一个人听,有种难以言喻的别扭。

「唱吧唱吧,我会听得很仔细,将你的祝福珍藏在心的!」及川装模作样的掏掏耳朵,决意这次就算影山走音走到天边去,他也要做出:太好听了,我好喜欢的表情。「寿星最大,小飞雄快唱!」

影山拗不过及川,只好清了清喉咙,准备开唱。

「飞雄等等,我接一下电话。」影山疑惑了一下,他没有听到铃声,但随即又想应该是练习时转成震动了。眼见及川随即从侧背包中拿出手机,简单的回应几句后,又按了几个键,将手机收到身后催促他继续。

及川一脸的期盼让影山不太自在,不自觉的将音量缩小,听不清的及川无意识的贴近影山,「飞雄大声一点,我听不清。」两人间的气息近的让影山不小心走音,稍微将人推开才顺利将生日快乐歌唱完。

「飞雄唱得不错嘛,出乎意料的好呢。」除了一小段严重走音外,基本上音调都还算准,虽然绝对称不上是天籁,但至少听起来还颇顺耳。「再来个英文版的吧。」唱过一次后,英文版的生日快乐歌,影山就放得比较开,音量恢复正常,也没走音,全程顺利唱完。

「谢谢飞雄,你的心意我收到啦。有赶着回家吗?」影山摇头。「既然不赶时间就陪寿星回家吧。」及川将地上的提袋抱起,转交到影山手上。「那这些就麻烦你了。」附上招牌吐舌表情,手中的重量让影山眼神呆滞几秒,认命的跟上及川并肩而行。

一路上及川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影山听出那是生日快乐歌。

影山跟着回及川家,被留下来一同享用生日蛋糕。在门口分别前,及川拿出手机说:「飞雄,给你听一首歌。」

流淌而出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

嬉しいな今日は,這一段聲音小小的。
楽しいな今日は,混入雜音:飛雄大聲一點,我聽不清。
誕生日 おめでとう,唱到誕生日嚴重走音,隨後音量轉大。
お歌を歌いましょう,這句有個溫柔的男音跟著唱。

飞雄唱得不错嘛,出乎意料的好呢。再来个英文版的吧。

Happy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Birthday Dear及川さん
HappyBirthday to You


曲子结束后,及川晃了晃手机说:「这是我今年收到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回家路上小心,晚安。」他将影山一开始呆愣到反应过来的恼怒全收进眼底,还开启相机偷拍了好几张,当事人毫无所觉。

影山本来恼羞的想要叫及川删掉,但及川这么一说,只能默默将话别憋回肚里,仅回了一声晚安作为道别。

影山在归途中,夏夜总算不再闷热得令人窒息,迎面而来的夏风,渐渐拂去他脸上的红潮与燥热。

END

及川前輩生日快樂!雖然寫這文的過程中頭痛到我覺得不太快樂(喂)

烏野v.s青城,我對及川總是忍不住開敵對視角,其實在比賽中對及川爆過好幾次粗口……(去角落懺悔),這人真的太敏銳了,洞悉一切的強大讓我代入敵手狀態,總會咬牙切齒。

但漫畫146中,是我第一次在比賽中不開敵對視角看及川,打從心裡真正且單純的欣賞起這個人(雖然最早在漫畫53回──及川徹並不是天才這話中就欣賞及川),那個帥爆的長傳與長久以來的堅持令人無比動容,再加上那份闊步前行的決心怎能讓人不心動呢?

還有148中及川那番霸氣滿點的宣言,確立了及川在我心中是二本命的地位(雖然我愛及川的姿勢總是不太對),我關注很久的月島太晚爆發,只卡到三本命,但還是要說一下,最近這幾回連載中的月帥到我、我、我忘了現在這篇文是及川的場子(輾扁)

雖然也會有些感慨太晚喜歡上及川,但是一個美好的角色,會值得人反覆咀嚼品味。再說一次及川生日快樂,第一次說的那句以影山娘親的身分說,這一次以我個人的名義XD


希望明年仍然可以寫文祝賀及川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70)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