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主及川、影山】社團後時間(北一時期,微及影)

※cp感微弱,及影tag是私心大於實質........

噗浪歡迎同好搭訕:ijk6124

以下正文


正在返家途中的棕发少年,听到来电铃声,屏幕上显示着队友的名字,瞬时想起体育馆的钥匙,保管在身为队长的自己手上。

 

接起电话,及川抢在对方开口之前,「回去锁门对吧?我就知道,好啦,我立刻回去锁,嗯,好,bye。」

 

及川望着光源渐消的手机,心有不甘的抱怨:「走得太匆忙,忘了钥匙交给小岩真是失策啊,难得有事早退,却还要特地回去锁门真扫兴。嘛,算了,天色还不算太晚,再去练一下球也好。」

 

调整好心态,及川哼着小曲悠悠晃回北川第一中学。

 

「欸,忘了关灯吗?」远远就发现体育馆灯还亮着,及川惊讶了一下,但随即又觉得教练和队友们应该不会如此粗心,大概是还有人在练习?

 

「总觉得可以猜出是谁还在练习啊……」脑中浮出那总是对他带着偏执的神色。「真是──太不可爱了,好烦。」

 

嘴上念着,却不自觉的加快行径的步伐。

 

「咦,猜错了?」离体育馆越来越近,却没听见任何从体育馆传来的击球声响。

 

探进寂静的场地,及川一眼就看到原先猜想的那人,手抱球靠着墙,沉沉睡去。

 

「累就早点回家休息,还待在这干嘛?」

 

及川忍不住碎念,走过去俯下身,跃入眼底的是一张和印象中截然不同的脸。沉睡中的后辈,退去逼人的自信与压倒众人的光芒,闭上的眼掩去总是对他灼热且执拗的追逐。

 

原来睡着的天才,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及川神使鬼差的,默默伸回要摇醒后辈的手,转而坐在他身旁,顺便将自己手边的外套,轻轻披在那睡得毫无防备之人的身上。

 

两人间的距离,近得能听见缓和均匀的呼吸声。

 

等到及川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这有几分祥和与惬意的氛围中,放空了好一段时间。

 

及川转头看了眼还没醒的后辈,开始嘀咕:「什么嘛,明明平常烦得要死,睡着后居然是这副沉静乖巧的样子,这是诈欺啊。好烦──为什么我能这么平心静气地待小飞雄身边还不叫醒他啊?这样怎么练球……」

 

发完牢骚后,及川忆起新生入部那一天。

 

其实他从最开始,就对这个后辈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后辈才能出众,也不是因为后辈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打排球,而是单纯因为长相。毕竟身为北川第一校草,难免会对长相出挑的潜在敌人多点关注,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长相较为美型的国见。

 

即使如此,他仍有全然的自信,校草的宝座还是自己的,这些新来的还太嫩。

 

但很快的,影山那份过于灼眼的才能绽放后,他再也没注意过后辈长的是圆是扁。直到今日再次细看,才又深深觉得眼前的确是一张会祸害女孩子的脸,只可惜执着于排球的后辈,大概也把情商全都献给排球。

 

长叹了一口气,及川觉得自己现在能如此平静的坐在影山身旁,还想些乱七八糟的事,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分明前阵子对这个才能过于耀眼的后辈烦燥得无以复加,甚至在练习赛被换下场后,还差点失手揍人……

 

「黑眼圈这么重,社团结束后就早点回去啊真是的。」

 

及川回想了一下,这一阵子早上来开门时,影山已经等在门前;社团结束后,他还要催促着影山离开,虽然平时影山就对练习痴狂,但最近的热度,似乎还是有些反常……

 

再继续细想,近来练习时稍微分神,总能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忙碌的满场跑,似乎一年级当中,就只有他这么忙碌。

 

想到这,及川大概推测出,影山应该是被队友讨厌,才会在球场上被使唤来使唤去,造成没什么练球的时间。所以才会赶在社团晨练之前就来练习,社团结束之后还主动留下来训练。

 

及川检讨了一下身为队长,却没发现这种恶意行为的自己。

 

「估计飞雄这也没注意到被针对了吧?」

 

真是──白痴、笨蛋、呆子、傻瓜、蠢蛋。

 

讨厌鬼。

 

反正队上二传手的位置迟早是你的,虽然肯定是在我毕业之后。但身为天才还这么努力,真的让人很火大啊。

 

如果不是天才,或许,会纯粹的喜欢这个后辈吧?及川脑中闪过这个问题后,开始认真的分析了一下。

 

大概是因为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打排球,以致飞雄身上那种「体育人」对学长尊敬的特质非常明显,而且不论是练习还是协助队上的杂务,飞雄总是认真又踏实,比一堆变着法子偷懒的人好太多。再者,心思异常的单纯,很好拐骗,捉弄起来很有成就感之类的……

 

及川拉回自己想岔的心思,暗忖是时候该展现一下队长的威严了。毕竟──拥有令人眼红的才能,讲话却又直率不加修饰的后辈真是太让人不省心了!小飞雄可是只有我才能欺负的啊。

 

「事情解决后,给我感恩戴德的记着及川大爷的帮助啊臭小鬼。」虽然没打算让后辈知道这件事,及川还是忍不住这么说。

 

及川见影山丝毫没有要转醒的意思,开始不习惯如此安静的后辈。虽然安安分分的后辈很讨喜,但他还是觉得,那个总是追着他缠着他的后辈有趣多了也可爱多了,虽然嘴上总是止不住嫌弃。

 

于是,他伸出了食指,戳向了还有些圆润的脸颊。

 

「好软啊……」意外于指尖传来的触感,及川又戳了好几下。看见影山的睫毛忏动了下,眉头也开始蹙起,及川抓准影山将醒的那一刻,用力的捏起脸颊肉。

 

「嗯……」被疼醒的影山,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小懒猪,总算睡醒了?」及川看着在影山颊上留下的浅色印子,十分得意。

 

「……及川前辈?」认出面前的人,影山略带沙哑的音色扬声道,「请教我怎样发球!」

 

及川看着那双钴蓝的双瞳,从带着睡意的迷茫到认出前辈后迸发出光彩,瞬间有点招架不住。才刚睡醒,回过神第一反应居然还是这个,到底是有多执着啊……

 

「才不要!你以为现在几点了?天都黑了,要不是你还在这,我早就在家里吃晚饭了!快……」

 

及川的话被响彻云霄的咕噜噜──打断。

 

「小飞雄你这个吃货!」及川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手伸向一旁的背包开始翻找。

 

「……」面临这种窘境的影山很想说闭嘴,但对方是前辈,只能默不作声。

 

「给。」

 

影山愣愣地看着散发香气的牛奶面包,眼带怀疑的看着及川,迟迟没接过手。

 

「给我收回那付『这面包该不会是下毒了吧?』的表情!太失礼了!这可是及川前辈最爱的牛奶面包!」

 

及川没等到影山响应,就直接拆开包装塞过去。

 

「谢谢前辈……」影山满怀感激的接过面包,却赫然想起方才在睡梦中恍恍惚惚,似乎有股外力在脸颊上推挤,然后忽然被用力的捏了一下就被痛醒。

 

对及川窜起的好感,又立刻削减下去。

 

「那个,及川前辈……往后请不要戳我的脸颊,会痛。」

 

「欸?像这样吗?」及川左右手各伸出食指,使劲袭往影山左右脸颊。

 

「及川前辈请住手!」影山闪躲不开,想回手又碍于及川是前辈而不敢造次。

 

「小飞雄你尽管叫啊,就算叫破喉咙小岩也不会来救你的!」影山一脸憋屈的模样让及川戳的更欢。以往总是会被岩泉喝止:「别欺负一年级的!」如今没有人管束,及川的幼稚行为表露无遗。

 

「话说,连作梦都想被欺负,小飞雄果然是个抖M啊。」及川轻巧的说着谎言,想着平时被自己以各种明显的形式拒绝,却依然弃而不舍的纠缠,还真的是抖M无误。

 

「抖M?那是什么意思?」影山歪着头一脸疑问,立即被新名词转移注意力。

 

「小飞雄只要知道那是你的代名词就够了。我要锁门了,快去关灯。」

 

及川有些遗憾对影山的捉弄只能到此为止,因为他的肚子也饿了。

 

影山迅速的将球归位及检查窗户上锁、关灯,不到一分钟,就和及川一同站在体育馆门外。

 

「及川前辈,不好意思,拖延您的时间。」影山发现天色已经整个暗下来,才体会到自己真的待太晚。

 

「早点回去。」及川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谢谢前辈,明天见!那我先走了。」影山对及川行礼后得到响应后,转身离开。

 

「路上小心别遇到色狼喔!」

 

影山额角爆出青筋,回头大喊,「及川前辈您才要小心吧!」

 

「哎呀,原来我的美色,已经到了要让小飞雄关心的程度了啊!身为美男还真困扰呢。」

 

影山眼神死了几秒后,抛下一句再见就奔离现场。

 

看着后辈狼狈离去的背影,及川想着,往后社团结束时间,花一点时间留下来和烦死人的学弟相处,其实也挺有趣的。

 

END

 

虽然文中及川一直提到影山很烦,但在写的过程中,我一直觉得及川好烦XD

希望有机会能写影山如何看待及川。

一直对标题很苦手,说是标题废也不为过

我发现问题的症结点在于,我往往只想写个场景或片段

而少有一个中心思想,所以才会每次都觉得命名困难吧……


评论(4)
热度(57)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