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月影】汽水

#短打,練手


酷暑從表入裏,運動後的汗水由內而外,兩種難耐的熱氣在體內來回碰撞。水龍頭在盛夏的薰陶中熱得發燙,影山煩躁地關上水,抹去臉上多餘的水珠,盤算著要去自動販賣機投一瓶消暑的冷飲。

「王者——」背後響起的清冷聲線在夏日聽來格外舒服,但是火大的稱呼加上溽暑讓影山像個一點就著火的彈藥庫,他語氣不善地轉身衝著月島回了一句:「就說了不要那樣叫我!」

「王者的火氣和天氣有得比,都這麼熱了就消停些吧。」月島看著影山更加惱火的神色,嘴角的弧度也隨之大增。

「你少說幾句廢話我就——」影山吼到一半,眼前突然拋來一瓶可樂,他接住,疑惑地看向月島,「這什麼?」

「王者熱到連僅存的智商都分不出這是可樂了?」

「我當然知道!我是問你為什麼給我這個?」

「庶民給的貢品,還望王者笑納。」

又熱又渴的影山連聲謝都來不及說就扯開拉環,霎時間氣泡從四面八方爆出,嚇得他往後退了一步。他看著笑得歡騰的月島才發現被整了,火氣蹭蹭上漲如方才溢出的泡沫,他逼近高瘦的身軀,一把揪住月島的衣領咬牙切齒。

「月島你這個傢伙!就知道你沒這麼好心!」

「抱歉,大概是不小心搖到了。」月島笑得一臉無害,「我這裡還有一瓶,當作補償給你。」月島舉起手中的可樂貼到影山頰上,舒服的冰涼觸感降了影山些許的火氣,他鬆開月島,但沒有接過那一瓶飲料。

月島挑眉,「不愧是王者,」他親手扳開拉環遞給影山,「還要人服侍得這麼周到。這樣總行了吧?」

影山打消疑慮,掠取月島手中的可樂咕嚕灌下,歇口時發出喟嘆,冰涼舒爽的滋味讓他很快就將方才的不愉快拋到腦後。「喂,那你喝什麼?」

「你原本那瓶給我。」

「那瓶大概沒什麼氣了,不好喝,我再買一瓶給你。」影山皺眉,他喝過失去氣泡的汽水,感覺就像直接喝糖水那樣噁心。

「我不介意。」

「喔。」影山將瓶身黏膩的罐子交給月島,順帶說了一聲謝謝就逕自越過月島。

月島轉身目送影山進入體育館的身影。他想,影山的脾氣就像搖晃過再開瓶的汽水——觀看開瓶時氣體噴出的過程令他莫名著迷,而且消氣後往往少了份尖銳的刺感。

消氣的汽水很甜,月島並不討厭。

Fin

近一個月沒正經寫文手感全無,千字不到的短打居然花了三小時左右......這種狀況下好想寫正劇感覺好磨人啊_(:з」∠)_

另外還有一篇月影在兩個多月前寫到四千多字突然滅火毫無動力_(:з」∠)_

评论(12)
热度(77)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