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重合世界(3)

#七夕和及影一起渡過!
(1)
(2)

03

结束上午练习,饥肠辘辘的选手攻入食堂,人手一个托盘罗列饭菜。影山和牛岛在球场多练一会儿,步入食堂空位所剩无几。两人各自拿取饭菜,在离电视机过近的位置对坐,埋头进食。

影山嚼着米饭,未吞入又挟进一口接一口的菜肴,两边脸颊鼓胀。牛岛吃完饭不经意看见这一幕,脑中浮现一只储食的仓鼠。牛岛放下筷子静静看着,脸色无波地猜测究竟可以塞得多满。耳边传来一段旋律,眼前的仓鼠停下进食,瞬间变成警戒中的猫。

牛岛顺着那双猫眼望向电视,萤幕出现影山和及川同坐一车的广告。

「及川总是走错路。明明有更能发挥力量的地方,他却一再放弃更好的选择。」牛岛端起托盘站起,不懂为什么及川的选择,每一次都这么出人意外。甚至走岔到一条和排球无关的道路。

影山用力吞咽,停了片刻缓和大量食物撑开喉道的痛感,开口驳斥。

「及川前辈不见得是错的。」

发布会那天,刚结束上个行程的及川压线赶到现场,把握仅存的空档告诫影山。 「今日是来工作,无论如何都别带上私人情绪。还有发言前,想三遍再开口,别一股脑地就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然而,及川在时间的挤压下,疏忽对一根筋的笨蛋而言,就算脑子想到第三遍,结论也不会和第一遍有任何差别。

「请问影山选手对代言C牌手表,有什么感觉呢?」穿着素雅的女主持人访问,腕上C牌的手表在灯下熠熠生辉。

影山侧头,踏实地在脑中想过三次,回答:「浪费时间。」临场反应灵敏的主持人,一时之间也被这离谱的回答梗到无法接话。现场瞬间鸦雀无声,直到及川柔朗的声线翩然降落。

「我也觉得浪费时间。」及川点头深表赞同,在主持人一脸惊愕的神情下接续,「在代言之前呢,我也没有戴表的习惯,代言之后天天看表,建立起时间观念,才知道先前浪费了多少时间。是吧?」他朝影山眨眨眼,另一手偷偷伸到背后用力拉扯影山衣角,如愿以偿地听见一声:「是。」

「为了避免再继续浪费时间,飞雄除了打球以外,可要像我一样好好带表唷。」及川顺势亮起腕上手表,趁机宣传一波。主持人也抓紧时机缓和气氛,「及川先生似乎和影山选手很熟啊?」

「我们在同一所国中一起打过排球,飞雄是我可爱的后辈喔。但是飞雄有时候说话太言简意赅,让人伤透脑筋啊,请大家多多包涵。」及川笑笑,语气中的熟稔强化为影山接话的声势。

接着穿插了几个环节,及川对答如流,顺道扩充影山回应得过于简略的部份。发布会顺利临近尾声。最后一题也是感想类的问题,主持人问完及川,忐忑地转问可能又脱序的影山,「影山选手和及川先生搭档,有什么感想?」

「早知道是及川前辈,我就不接了。」这次影山想都没想,脱口真心话。主持人试图开口救场,及川再次抢先回答。

「及川前辈可以理解哦。毕竟及川前辈面容太亲切,衬得飞雄看起来太凶,真是对不起啊。」及川语毕微微吐出舌头,台下笑声连成一片,再次化解尴尬氛围。

发布会后的记者会,及川帮影山挡掉好几个难缠的问题,结束后匆匆赶往下一个行程,没有余裕和影山多做交流。离开发布现场,陪同前往活动的社员,立即针对影山失言又失态训斥好一顿,末了不忘提醒影山。

「今天如果不是有及川在场,你就完蛋了。记得要好好感谢他。」

「喔。」影山不情愿地应了声,实际上不怎么能体会社员说得严重性。归队后,嚷嚷日后也会参加品牌发表会,而特地找来发布会影片见习的日向,慎重拍了拍影山的肩。

「影山你啊,脑子是只长在手上吗?说了好多失礼的话啊!要不是及川前辈帮你圆场,我恐怕就见不到你了!」

「谁的脑子会长在手上啊!」影山伸手揪住日向衣领,熟知套路的日向先一步闪身躲开。影山扑空后,一脸不爽询问:「真的有那么严重?」

「当然有啊!你代言的品牌,可是我们的赞助商耶!话说回来,及川前辈反应好快,真不愧是明星——」日向说到一半,惊觉话题涉及影山雷区,连忙闭嘴往后退几步,警戒地看着影山。几秒后惊讶的发现影山居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握拳咬紧下唇,一副压抑什么似地神情。

哇喔——难得影山没有发作!日向暗暗惊叹,见机会难得,勇敢地挑战一次禁地。 「虽然知道及川前辈不打球对你来说打击很大,但是发布会上及川前辈一再帮你,你不感谢人家已经很过份了,还摆出难看的态度,很伤人耶。」

影山无法反驳。日向说得话和社员大多重合,社员也说他待人处事的能力只有三十分,弄得他也觉得自己可能做得太过火。 「那我该怎么做?」面对这样的窘境,只能诚心发问。

「最基本的就是感谢及川前辈的帮忙,还有为你失礼的态度道歉啊。」日向眼带怜悯,心想影山的情商果然是零分,唯一可取的地方是为人直率,意识错误会改正和道歉。他看影山依然一脸纠结,接着说:「就事论事,及川前辈的确帮了你,你就别那么高傲了。」

影山依旧不置可否。日向担忧再说下去会引火上身,就不再劝说。

当天广告正式上映,线上影音平台同步跟进。影山临睡前,抱着手机对短短三十秒的影片,一次又一次按下播放键,直到对及川每个出现的镜头娴熟于心。自身体验加上旁人说法,影山不得不承认投身艺能界的及川,确实很有本事,连他一个外行人都感觉得出来。

这七年,身为艺人的及川像是牙虫蛀烂影山牙齿,影山只能含着那些难以咀嚼的情绪,咬不动也吞不了。而重逢后的接触,如同拔掉所有的牙齿再铸造一口新牙安上,磨合适应着,努力咬嚼,终于将情绪咬得堪可吞入的程度——及川的确一如当年所言,适合站在聚光灯下。

但拔牙会痛,磨合也会痛。

意外再会像猛然一推,影山撞入及川所在的世界,那个他极力回避的世界。实际接触才大彻大悟,就算躲避又能如何?也不过就是自欺欺人。他想起曾经听说过,艺能界汰换明星的速度很快,虽然不太清楚是什么样的运作模式,但他推测和球场一样,都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能留下来的都是厉害的人。

既然及川前辈没有被淘汰掉,那就代表在那个世界里,及川前辈是强者。

「是错的。」牛岛重申立场,他坚定的看向影山,又多说一句。 「影山,及川的排球,有你没有的东西。」

影山执筷的手用力抵着碗底,刚下咽的食物又窜上喉间。他用力压下呕吐感,神色狰狞地开口:「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知道没有自如掌控所有球员的能力,也知道自己不见得能引发球员百分百的能力。 「但这个和那个没有关系!」

牛岛眉头微微起折,不明了影山在说什么。

「及川前辈没有走上我们期望的道路,不一定是错的。」影山抬眼迎击牛岛的否定。他先前也和牛岛一样,坚定认为及川不该走向排球以外的道路,直到实际接触成为艺人的及川。这段时间,他一直想起缘下曾经说过:「尊重他人的决定,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并非谅解及川放弃排球的行为,只是不喜欢及川遭到否决。

「优良的种子,没有播种在适合的土壤栽植,本来就是错的。更何况及川的选择,就像把种子丢进水里泡烂。」牛岛坚持己见。及川蓄积的排球能量一夕夭折,无法实现同队的理想,是他心中的一个缺憾。

「牛岛前辈,如果你没接触过现在的及川前辈,就请别说这种话。」影山回话,语气不自觉地带上火药味,完全没注意到餐厅部份的氛围,已经因为他们两人的争执异常安静。

牛岛径自收拢椅子转身离开。这场对话在他的判断里,没有任何意义。影山收回送走背影的目光,情绪很快揭过,三两下就将剩下的饭菜扒完。

午休时间,影山拿起手机查看通讯软体,找到张扬的头像点入,整个对话框只有他前几天发送的谢谢——那天日向的劝告他想了很久,最终只传达感谢,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说错或做错的地方——,讯息未读未回。

不要回应最好。说要一起吃饭,一定是开玩笑。理智笃定地这么想,却无法控制休息时间就拿出手机探看。

从起初焦躁不安到养成习惯顺手查看,大约半个月后,影山吃完午餐,终于看见及川回覆讯息。

(橘猫大表惊讶贴图)、小飞雄居然主动传讯息给我了! 、(橘猫翻滚翻肚动图)、不好意思,这半个月拍戏的地方讯号不好、(橘猫掩面道歉贴图)、但这个道谢也太没诚意了吧! 、(橘猫气得双颊鼓鼓贴图)、好歹请顿饭啊! 、(橘猫叼鱼贴图)

猫咪很可爱,但是及川前辈好烦。影山看完一连串讯息,敲下询问:什么时候有空,讯息立即已读后,萤幕和音讯提示LINE来电。影山顿了一下接起电话,对方欢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飞雄晚上有空吗?」

「有。」

「正巧我也有空,那我们晚餐一起吃饭吧。飞雄家有厨房吗?」

影山默然。长年以来,他拒斥身在另一个世界的及川,也埋怨夺走及川的那个世界。尽管接触后咽下陈年情绪,但它们太多太庞大,一整团压在胃里难以消化。手机那端传来「喂喂喂?小飞雄听得到吗?」的探问。

「好。我家有厨房。」影山抓紧手机,想着该还得早点还清,不然会像睡不好的长夜,容易做梦。

「那么,为了表示诚意,飞雄亲手做饭给我吃吧!」

「不要。在外面吃就好。」影山一口回绝,感觉这样的要求太奇怪。

「艺人在外面吃饭,被认出来就不能好好地吃饭了,很困扰啊。」及川用上借口,思索这招可能对影山无效,又补上一句。 「还是说,飞雄的厨艺糟糕到会烧掉厨房?那我们还是在外面吃好了。」

「我才没烧过厨房!」影山严正反驳。

「那就证明给我看呗。或是小飞雄做不到就别勉强——」

「谁做不到啊!」

「那我大概七点会到,再把地址发给我。先去工作啦,晚上见。」

结束通话后,影山看见及川提醒要发地址,才猛然回神事情已成定局。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影山发完地址,忿忿收起手机。尽管不悦,他也想没过毁约。

傍晚结束练习,日向抹去嘴角留下的水渍,对一旁看着手机的影山开口:「影山你怎么回事,托球的准度总是差了一点点啊?」虽然球都有到位,但不是往常分毫不差的程度。

影山啧了一声。下午他的确觉得手指灵敏度不好,无法彻底将球掌控在手中。他看着新讯息,及川表示录影顺利收工,他会准时抵达。影山不自觉又啧了声。他一向不喜欢失去掌握的感觉,可是偶尔会不知不觉,就被对方牵着走。

我可能会晚一点。影山淡淡回应讯息,眉头深深锁起。

「喂,你好歹给点回应吧。」日向不满被忽视,出声提醒。

「明天就会好了。」影山打开置物柜收拾物品,心想去趟超市应该还来得及。

「晚上我们要去吃烧肉,来吗?」日向一想到烧肉的好滋味,双眼放光。

「我不去。」

「耶?你吃错药吗?」日向睁大眼睛看着同样嗜肉的影山。

「我没有在吃药。」影山认真回答,没有会意日向的调侃。

「那干嘛不来啊?是烧肉耶!」

「我有约,下次吧。」影山关上置物柜,摆摆手示意就独自离开。

太奇怪了。日向目送跑着离开的背影想着。不论是独来独往的影山突然有约,还是断然拒绝烧肉邀约,都让人觉得奇怪。再联想这段时间的不对劲,他朝影山的背影大喊:「该不会瞒着我们交了女朋友吧!」远去的人没有任何回音。

影山提着环保袋离开超市,看了眼腕表,已经六点二十分。快一点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弄好晚餐。他迈开步子匆匆迈步回家,一入门迅速卸下物品归位,从冰箱拿出咖喱和饭放入电锅加热,急躁忙碌几分钟后,门铃响起。透过门上猫眼确认,一脸不悦地开门。

来人身穿格纹衬衫搭配灰色针织外套,深色窄管裤烘托修长双腿,裤尾反折,脚踩深棕牛津鞋,加上一脸过份完美的笑意,亲切地和影山打招呼。影山完全没注意及川特意打扮,他只在乎人来得太早。

「不是说我会晚一点吗!为什么及川前辈还早到了啊,才四十分!」

「提早到场是美德嘛。」

「太早只会让人觉得困扰!及川前辈不是会提早抵达的人吧,从来没有提早来开过体育馆的门。」影山依稀记得,晨练他总是第一个抵达体育馆,然后开始等待握有钥匙的及川到来。

及川心里意外影山主动提起国中的事,面上依旧维持嘻笑,「想说早来也可以帮忙。飞雄不请我进去吗?」

影山啧了一声,拿出拖鞋放在玄关,侧身让及川通过。

「打扰啦。」及川换鞋,跟在影山背后进入厨房,挽起袖子作势帮忙。

狭窄厨房站满两个身高超过一百八十五公分的男性,显得极为逼仄。影山伸手拿个东西,就会碰到身边的及川,甚至闻到一股特别有存在感的香气,张扬却不猖狂,是舒服的味道。可是一想到是从及川身上散发出来,香味强烈得让影山浑身不舒服。

「及川前辈在这边太碍手碍脚了!请去客厅好好坐着。」影山义正词严,狠狠瞪向及川。从午休临时约下晚餐,他就有些手忙脚乱,节奏失序让他不太愉快。

「臭小鬼!及川前辈好心帮忙耶。」听见毫不修饰的话语,及川有些火大,看见影山强硬的眼神,不得不多提醒一句。 「小飞雄这么直接可不行啊,要学着把话说得委婉一点。」

「还有其他说法吗?」

「当然有啊!你的目的只是想让我去客听待着吧。『及川前辈难得来一趟,这边交给我就好了』、『来者是客,请让我好好招待你』,这样的说法都比『碍手碍脚』好多了。」

「我说得是事实。而且及川前辈不来就没这么多事了。」影山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直接说真话,还要弯绕一大圈。

「臭小鬼就是臭小鬼!一点都不懂说话的艺术!」及川忍不住做了个鬼脸,哼声走出厨房。他回望那个绷紧神经处理食材的背影,笑意不自觉攀到眼睛。

好久没做鬼脸了。他揉揉脸颊,记忆已经无法追溯,上一次发自内心而做的鬼脸是何时。

贸然约在飞雄家,是个好决定。及川边想边哼唱小调。起初他是盘算,反正影山对他的态度已经接近谷底,再糟下去也差不多,就算进犯私人领域被拒,场面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如果成功了,可能会从谷底反弹而上升。结果比预想顺利,至少影山愿意敞开家门让他进来。

他感受影山身上仍带刺。但那种刺,已经和重逢时像是一只横冲直撞的刺猬,变成定点仙人掌。要怎么把刺都拔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环顾四周,及川感慨果然是影山会住的地方。室内以简洁的黑白两色为主,没有其他的摆饰,显得整个空间冷硬毫无表情。全室看起最有生活感的地方,只有电视旁的书柜。他斜看几乎顶天立地的书架,一眼察觉奇怪的陈列方式。

书架分成七层,放置易取得的中层书架大多是漫画周刊、单行本和排球月刊,依序整齐排列。第二层和第七层是空架,但最下一层却是一排杂志。这样的摆置,像是刻意放逐那堆杂志,放到日常视线接触不到的地方。

不想看为什么还要买回来?就算是误买,飞雄应该不是会堆积杂物的人,为什么不拿去回收?及川一边挪动脚步一边疑惑着,蹲下查看底层,发现每一本都封膜未拆封,刊名皆为眼熟的出版社所出。顾不上擅动他人物品不礼貌,及川抑止不住好奇心,抽了三本出来摊开平放地面。

每一本都是每天会在镜子中见面的人。

及川不可置信的揉揉眼,小心翼翼抽出一整排杂志罗列,封面全是同一张脸,都是他曾参与的封面拍摄,出刊年月昭示经年累月的收集。

这到底算什么啊?嘴上说着讨厌我,结果收了一大堆以我为主角的杂志?买了又不拆封,单纯看我的脸吗?但又故意放在最底层不想看到,是什么意思啊?一连串的问号,汇聚成「这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的巨型问号在迷海中浮起漂流,唯一的靠岸正在厨房忙碌。

不能问,至少现在不能问。及川五味杂陈,不懂为什么单纯得像加减乘除的影山,如今会变得这么复杂得像微积分一样难解。他尽力不出动静地将杂志一一归位。起身后腿有些发麻,等待血液回流同时调整好心绪,挑起笑容。

——就算答案被丝线团团围绕成蛹,只要抽丝剥茧,终有明白的一天。

「好饿啊——小飞雄真的不需要及川前辈帮忙吗?」及川哀号着走进厨房,为了要赶节目录影,午餐草草吃过就没再进食。

「快好了。」影山试了一下菜的咸度,「及川前辈很饿的话,电锅里的咖喱可以先拌饭吃。」

「那咖喱和饭我先端上餐桌。」及川戴起挂在柜壁上的隔热手套,掀起锅盖,分次将热腾腾的咖喱和饭端上桌,顺道连餐具一并拿了。过程中及川暗自觉得好笑,在这个家里,他来去自如得像是主人,在一旁警戒偷瞄他的影山反倒成客人。

所有饭菜就位,及川面对小餐桌上的咖喱和饭,盐烤秋刀鱼、炒青菜和味噌汤,出言调侃简单菜式,顺手掏出手机拍下照片。

「飞雄的诚意也就这样啊。」

「不然还能怎样!」影山半是认真半是气恼,他平日吃食简单,而且及川来得太仓促,也只能准备到这个程度。

「好吧,以飞雄来说,这样看起来及格了。还以为你除了打球什么都不会呢。」及川接过影山为他盛好的饭,淋上咖喱放在桌上,双手合十。 「我要开动啦。」

青菜炒得有点老,而且没有放任何佐料,秋刀鱼有些泛焦,算不上好吃。但及川盛了第二碗饭,心想网路资料说飞雄喜欢猪肉咖喱加温泉蛋的传言,看来不假。咖喱香气充分融入猪肉、马铃薯和红萝卜,十分下饭。

如果网路资讯可靠,那么又多点优势可以拉近距离。

及川饿得前胸贴后背,暂时没有余裕说话,也不理会戒备盯他进食的影山。他已经很习惯吃饭时有生物盯哨,况且眼前这个,至少不会试图抢食。及川在略显尴尬的气氛中不急不徐地进食。突然一阵咕噜巨响打破沉默。及川愣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对面脸开始涨红的影山,忍不住爆笑。

——明明饿得要死,还一直猛盯别人吃饭自己不吃,到底在想什么啊?

及川笑到米粒呛入咽喉猛咳好几声,眼角炸出泪花。影山扭着脸发话,「吃饭就吃饭,笑什么笑!及川前辈活该!」忿忿地抽了一张面纸递过去。及川一手接过,缓下咳嗽后揩揩嘴角,起身到流理台洗手,回到座位时影山仍然不改警戒,没动半口饭。

「飞雄该不会看我的脸就吃饱了吧?虽然我的脸好看,也靠脸吃饭,但不能真的当饭吃啊。」及川自嘲,心知尽管拥有实力,仍有部份粉丝单纯喜欢他的颜值。

「人本来就靠脸吃饭,没有脸哪来的嘴。」影山没听懂「靠脸吃饭」的意涵,一本正经的反驳又逗乐及川。

影山舀起汤匙开始大口进食。场景颠倒过来,换及川盯着影山吃饭,差别只在及川面容自在,不像影山紧绷如拉满的弓弦。

「及川前辈赶紧吃饭!」影山咽下食物开口,对面的视线让他浑身不自在。

及川眼神在影山身上转了圈,面上挂笑,「飞雄这句话的意思,应该不是要我赶紧吃完,就赶紧滚蛋吧?」

语调挑起的问句带着压迫沉在影山心底,他没有回答,默认提问。及川将汤匙搁在餐盘边缘,静不作声地拿起手机查看,但也没起身离开的意思。氛围一下子降到冰点,散发冻人寒气。

影山持续进食,肚子很饿,却吃不出任何的味道。几分钟后,他用力挤出话语,「反正,及川前辈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

及川顿下指头,懒懒抬起双眼对上影山。 「当然有意思啊。不然我来干嘛?又不是吃饱没事干,我还有点饿呢。」

「有什么意思?」影山觉得毫无意义可言。

「觉得『这边』很直接很单纯,如果飞雄能再表现更欢迎我一点,我会觉得很放松。」及川道出部份事实,没点出也想探究为何影山回避他,却又收集那些杂志的理由,以及怀抱重修旧好的心思。尽管他也没琢磨清楚,所谓的「旧好」,指得又是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

及川放下手机,倾身靠上桌缘。 「简单来说,艺能界太迂回也太复杂。飞雄之前说过我朋友很多,随便找都有人一起吃饭。确实,我人缘好,要找人一起吃饭不难。但是在艺能界的吃饭,大多都是有目的性的交际,很少能单纯吃顿饭。」

「就算是单纯的吃饭聊天,聊得几乎还是这个圈子的事,很多八卦消息就这么口耳相传,谁知道下一次话题的主角,不会变成自己呢?再说了,如果随意附和一两句,难保不会再被加油添醋的传出去,到时莫名被记上一笔也太冤枉。吃顿饭还要斟酌什么样的行为和措辞才恰当,会消化不良啊。」

「和飞雄吃饭就不一样了,你对艺能界没兴趣,自然不会从我身上探问什么,也没有想要和我攀关系的意念。成名之后,以前要好过的朋友找我叙旧,动机大多都变得不单纯了。再说,这个圈子我有不少朋友,但几乎没有交心的朋友。人很难保持初心不变尤其艺能界是个大染缸,谁也说不准今天要好的人,明天不会在背后捅刀。」

及川的坦言惹得影山心堵。既然过得这么拘束,为什么——影山憋不住内心想法脱口而出,「但这是及川前辈自己选的!当初不选『那边』,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是我自己选的没错。但是……」及川欲言又止,有一瞬间想坦言,对上影山满是指责的双眼,终究还是岔开话题。 「但是,小飞雄也可以选择让我好好吃顿饭吧?你眉头皱得那么紧,同样会让我消化不良啊。这样我还不如回家和『大福』一起吃饭。虽然大福总想抢我的饭吃。」刻意加重音,如愿以偿吸引影山注意。

「大福?里面包红豆馅还是草莓馅的那种大福?」影山脑中浮现及川吃饭时,身旁围了一圈用糯米制成的白色和果子。但是大福还会抢饭吃的举动太超出想像范围,他有些错乱。

「当然不是啊,给你看看我家出产的橘子大福!」及川开启手机萤幕反手展示,影山看见一只张着大大黑瞳的圆润橘猫,他情不自禁地挪前身体,想要看得更仔细。

「及川前辈养的猫咪吗?为什么要取食物的名字啊?」影山的不悦就地掩埋,好奇心破土而出。

「因为大福遇见亲切又好心的我,是大大的福气嘛。」及川滑动一张张猫照,趁着影山认真看猫时,光明正大拉上椅子坐到影山身侧,将手机摆到两人中间。

「大福是不是太胖了?」影山看着大福袒露肥软肚子,虽然觉得很可爱,还是担心了一下健康。

「橘猫基因本来就容易胖,大福的骨架又大,绝对不是我养胖的!」及川极力撇清,他的粉丝总是调侃大福一千零一次的减肥失败,来自他第一千零二次的心软。 「起初它是只瘦巴巴又脏兮兮的小猫咪,遇到我后,还有厂商想要找他代言广告呢。飞雄有看到我用的猫咪贴图吧?那可是粉丝根据大福的形象画得哦。」

及川骄傲得像是炫示自家儿子参加诸多比赛获奖。起初他将大福的照片上传IG,多少是想让大家看看他家的大福有多可爱,但主要目的还是想记录相处的趣事,结果引来一大批猫粉,甚至在他发自拍照时,嚎叫不要看他要看猫。

「没想到及川前辈会养猫。」影山眼里闪着欣羡,他一直很想和动物亲近,但是它们总是在他靠近前就跑,这个现象是他长年来的困扰。然而影山不知道,及川正是了解这一点,才刻意提起家养猫咪。

「缘份到了就养呗。」及川点开一个大福玩逗猫棒的影片,思绪飘到与大福相遇的那一天。

那段时日,他正处于情绪低潮无法自拔,连日应下狐群狗党去夜店鬼混的邀约,完全顾不上传出去有损形象。无论是一股股滑入咽喉的酒精,还是喧闹音乐和浮动氛围,通通填不了黑洞般的缺口。放荡的第三日,酒精烧得他浑身发烫,和朋友说了声出去透透气,拖着虚浮脚步和半晕脑袋,和他的人生一样,毫无方向地在街上游荡。

冷风渐渐吹醒神智,他已走离闹区,不知身处何处。用手机开启地图定位,耳边突然传来微弱喵声,他循着音源在树丛找到瘦弱小猫。小猫没有跑,反而脚步晃荡地靠近,攀上他的裤角。喂喂喂下来啊裤子会勾坏!他嚷嚷着扒下力争上游的猫咪。

你这个小坏蛋!及川捧起小猫碎念,小猫睁大眼睛喵了一声,及川在四目交接的瞬间败下阵来。好吧,遇到我算你幸运。及川哼哼几声,带着小猫依循地图指示走回闹区,招了计程车带猫回家,并联系养猫的朋友询问注意事项。之后,他忙着照顾和对付四处搞破坏的小猫,再也没有答应深夜活动,也没有时间耽溺负面情绪。

原本打算安置好小猫就送养,毕竟工作忙碌又不定时。但留在手上越久,就越舍不得。最后,他在新闻看见那几个酒肉朋友吸毒被逮,深感冥冥之中有所牵引。如果不是遇上小猫而和他们疏远,他没把握那时的心智能坚定到拒绝沉沦。小猫因此留了下来,拥有自己的名字。

大福——寓意遇见你,是我大大的福气。

意识到身旁的人贴过来,及川回神才察觉他的手不知不觉中收回,入迷的影山褪去警戒心,为了看清画面不自觉地蹭近。一分多钟的影片到尾,影山注意到自己整个身体歪向及川,连忙扳回身子坐正,拉开距离。

及川忍住笑意,见好就收。 「手机借你慢慢看。」将手机递给影山,拉着椅子回到原本的位置继续用餐。及川边吃边和影山提起大福各式各样的趣闻,两人之间的氛围因此变得和谐。

饭后收拾妥当,及川在玄关临走前,又约了影山一次,「小飞雄的厨艺勉强及格,但还远远地比不上我哦。下次来我家吃饭吧。你的谢意至少要陪吃三次饭,我才会收到。」

「我不觉得自己煮得不好吃。」影山的回应间接拒绝邀约。及川心里哀叹一声,原本以为刚才气氛良好应该约得到,结果还是碰了钉子,只好使出杀手锏。

「来看看大福吧,大福不怕生又亲人,还可以摸喔。」

影山面色明显动摇,及川都能清楚探见影山内心的拉扯——不想去及川前辈家,但又想实际接触大福—— ,及川脸抽了一下,不等影山宣布究竟大福的魅力能否压倒对他的拒斥,径自说了一声:「谢谢你今天的招待,保持联系,再见啦。」

语音与关门声融在一起,及川猛然回头看向紧闭的门,意识到这次影山回了「再见」。当晚,他的粉丝在IG看到了一张晚餐照。

小飞雄的厨艺差强人意,下次来尝尝我的手艺吧。大福等你~#对面飞雄看着我#我的脸比饭好吃#大福比我还要有吸引力#才没有在意这种事哦


TBC




评论(20)
热度(75)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