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520

#补全愚人节的粮,本来想520那天上文……
#复健中,文感迷走兼后继无力,请见谅_(:з」∠)_
#同居设定



「我回——来了。」

及川打开家门,刻意拖长字眼喊着。回音有熟悉的吆喝、哨声与击球声,就是没有那句「欢迎回来」。

臭小鬼,沉迷球赛也不至于连声招呼都不打吧。

他弯身将鞋子和包包分别收进玄关旁的柜子,收拾妥当踏入客厅,眼见影山双眼牢黏萤幕,电视正在重播前天的国际排球赛——他们都有出赛的那场—— 。

他没再多说,仅仅哼了声,一屁股挨到影山身旁,枕着影山的肩观看球赛。鼻间传来淡淡皂香逐渐松弛心神,在外应酬的疲惫感一涌而上,他不久后就打起盹。恍惚中,一阵热烈欢呼声激起沉重眼皮,他眨眨眼,费力地望向萤幕,比分显示25:23 ,第三局由日本队拿下。

画面重播,他看见自己的身影抛球起跳重重一击,敌队接飞丢了这一局。球评对他这球的表现赞誉有加,他想顺势夸扬自己的表现几句,转头却发现比赛切入广告,影山依然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他忍无可忍地开口。

「小飞雄,你知道我回来了吗?」质问隐藏在刻意平缓语调之内。

身为热爱排球的同道中人,他完全可以体会一心投入赛事的感觉,也知道影山本来就是专注力很强的人,但都进广告了还分不出一点心思给他,不免窝火。

听见问句的影山眉头一皱,「知道啊,怎么了?」笔直投向及川的目光满是疑惑。

「没有什么想对我说得?」及川挑挑眉。

影山愣了片刻。若是刚同居那时,他会老实地回答:「没有。」但此时的他,已经能读懂些微及川没有言明的情绪。他仔细打量及川那张华美的脸,越来越深的笑容逼人发怵,却依然看不出个所以然。及川看在影山至少认真思索过的份上,好心地指引明路。

「我回来了——这时小飞雄该说什么呢?」

「欢迎……回来?」影山语带试探。

「臭小鬼,知道就好!」及川双手泄忿似地揉捏影山颊肉,被忽视的不悦消逝大半。

「请住手!」脸上作乱的手弄得影山有些生气。萤幕重回赛场,他一把推开及川的手,扭头继续看比赛,怒火很快地不消自散。

及川余下的不悦转成浓厚的无力感。

当初,怎么会觉得这个情商低的排球笨蛋,可爱得要死呢?他盯着影山的侧颜,纤长眼睫专注得久久垂降一次,墨蓝瞳内闪烁光辉,看得他忽然心念一动。

「飞雄——」他扭头凑近,刻意用压低又拖长音的声线在影山耳边呼喊,影山被他的气息撩得发僵,狠狠地瞪了一眼过去。

这样才可爱嘛。

及川心情愉悦地揉乱黑发,赶紧在影山发作之前开溜。随手拿了浴巾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思索——一场亲自体验过,赛后检讨也看过,早就知道胜负结局的比赛,看得那么入迷有些奇怪。

算了,这对排球笨蛋来说,再正常也不过。

他哼了声,随后忆起刚才的恶作剧,不自觉地哼唱小曲。他知道,如果再继续撩骚,影山的身体会从僵硬到发软,进而主动呼应欲望;凶狠眉眼会沉没在动情的红潮,浮现勾人荡漾……

脑中浮现的姿态逼他加快清洗动作。赛期加赛前禁欲,他们已有大半个月没有亲密行为。他盘算着,即使影山仍在看球赛,他不乏手段煽动情欲。急急擦拭身上水珠,顺手将浴巾系上腰间,一个跨步出了浴室再转入客厅,倏忽撞进眼中的画面,立即挑动未消的欲望勃发。

車門開啟


后记:

除了文感不佳,整体呈现也不尽人意呢……
虽然主构思勉强有搭上,但有几个原先强烈想呈现的面向,最后心力不足的轻轻带过什至是直接跳过,好浪费啊啊啊。但是再继续砍稿修稿,会写到裹足不前(躺)。

复健时期就想奔跑,是一直以来的坏毛病啊……



评论(9)
热度(120)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