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圈套

#及影tag在這一刻滿1000!從1/9滿900到現在就要破千真是太感動了,謝謝愛著及影的大家
#原文收錄於2017.2.25所舉辦的及影茶會合本內
#寫作期逢大低谷,文感不佳請見諒

连绵灯光与络绎人潮喧嚣夏夜。

及川将手机拉离耳边避免岩泉的怒吼刺穿耳膜,他趁着空档赶紧回覆:「抱歉抱歉,我马上就到,等等请你们吃东西!」立即心虚地挂掉电话,加快步伐融入前往神社的人潮,此时他已经迟到近半小时。

匆促间眼角不期然在人海中捕获一抹熟悉的身影,及川顿下脚步端详,确认被两个穿着浴衣的女孩包围的黑发少年是影山,那张清冷的面容因不耐烦而绷起显得不善。及川见状想着,面对女孩子这副表情真失礼啊,却又因这个态度暗自放心。

自从一月份在全国播放的春高之后,影山出众的外表加上精湛的球技,使得他成为关注焦点,甚至有了粉丝团的存在。粉丝专页是及川无聊时在浏览器搜寻影山飞雄时意外觅得,他还特地申请新帐号加入,只为了留言:这家伙除了排球外,可是个一无是处的笨蛋哦?

接着他收获的留言如:「笨蛋就由我来守护」、「技能全都点在排球上,其他部份笨可以谅解」、「胡说,笨蛋除了排球外还有脸蛋啊!」、「哎呀长着一副聪明样居然是个笨蛋吗反差好萌!」之类的迷之发言。当然也有人质疑他是来踢馆的黑,但最后不知怎地被总结成是个别扭的粉丝。于是他安然在粉丝团中存活下来,并且时不时吐槽,致力唤醒这群不明就理的人,却得到「粉到深处自然黑」的评价。

根据及川几个月下来的观察,粉丝专页目前为数不多的成员大多是女性,他料想未来随着飞雄在球场上的活跃与日渐帅气的外表——虽然远远地比不上他迷人的样貌——,大概会获得更多注目就觉得不爽。

及川往影山那边靠了过去,「飞雄,我们走吧!」熟稔地搭上影山的肩,被突袭的影山僵了片刻,墨蓝双瞳在认出来人后亮起随后转成疑惑, 「及川前辈我们要——」去哪?的疑问被及川踩一脚而吞回。

「抱歉,我们先走啦!」及川举起左手唇贴食指关节,眨眨眼向两个女孩致歉就径自将人带走。影山随着及川走了几步后才表态,「我在等人。」

「等谁?」及川佯装漫不经心地追问,起初他就觉得影山不会主动来逛祭典,仍搭在肩上的手不自觉收紧。 「排球部的伙伴。」影山说完,口中的人其中几人刚好到场。

「耶?大王?」即使已不是场上的对手,日向还是警戒地向后退了一步。 「大王?听起来好酷!」日向身旁高一颗头的少年发出惊叹,感兴趣的目光直直投在及川身上,及川猜测这位眼生的人应该是乌野排球部新进的后辈。

「可以解释一下大王这个称呼吗?」及川被勾起好奇心,印象中日向也曾这么称呼他。

「影山的发球和扣杀都是模仿你,影山是王者,所以及川前辈是更上一层的大王者!」日向热心地解释着,引来后辈的惊呼:「比影山前辈的杀人发球更厉害?好猛!」

「当然!影山在春高预选对上白鸟泽时,甚至说出『对我来说没有谁能比及川前辈更恐怖』这样的话。别看影山平时在球场上很沉稳的样子,去年对上还是青城队长的大王,他的表现就不太正常,总之影山在意大王在意得不得了啊!」日向在好不容易找到在后辈面前挫挫影山锐气的机会,就彻底将影山的底朝天翻,换来一顿恼羞地暴怒。

意外得到这些情报的及川还来不及反应,手机就再次响起让他心惊的来电,草草道别就匆匆前往约定地点,被久候的岩泉、花卷及松川削了一顿。及川认命地请客、跑腿以示赔罪,他在排队人潮中滑手机打发时间,看见影山的粉丝专页有新讯息。

在祭典捕获野生的影山! (*´∀`)~♥去问合照好紧张啊,谢谢影山的好人队友们,没有他们的帮忙就没有这张合照ε٩(๑> ₃ <)۶з。

配图是影山看起来浑身不自在,身旁站着一位近的快贴上身,脸部打码的女孩。

及川觉得不舒服。酸感不再是看见影山被女性围绕时在表面滑动;不再是听见影山表明在等人时的渐层渗透,而是侵入内心蚀成一个又一个的坑洞。及川没有余裕去思考关于那些酸蚀造成的荒谬空虚,他一边拎着热腾腾的章鱼烧,一边飞快地搜集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在路过游戏摊位时灵光一闪,便将食物、道歉及背影留给友人们后,在涌动的人群中找到目标人物。

「嗨,乌野的各位好久不见。」及川笑着打招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从容,「我有事找飞雄,人就先带走啦!」乌野排球部如监护人的大地和菅原已毕业,及川畅行无阻地直接将影山拉走。

「什么事?」跟在及川身后一头雾水的影山问着。 「我们来决胜负吧。」及川领着人停在摆成阶梯状的摊位前停下,「就用这个。」

「套圈圈?」影山眉头一皱,套圈圈的游戏他脱离童年后就再也没玩过,「为什么是这个?」

及川听出语气中的不满,他解释道:「可别小看套圈圈唷,套圈圈是要考验空间认知的,用空间认知来作为『二传手』之间的对决很适合吧?」语音刻意着重,影山如他意料一样的被挑起胜负欲,立即询问规则。

「很简单,一局十个圈圈中,想套什么东西随意,看谁套得多就赢,如果第一局没人中就继续下一局,以此类推。输得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要求。」

双方付过钱后开始竞赛,及川的目标放在距离较近的小公仔,丢了几个落空后抓到手感,最后套中三个,影山瞄准靠后的猫布偶一无所获。失利的挫败在不甘心的催化之下,影山忿忿地接续挑战下一局,及川见影山有不拿下不罢休的执拗,阻止第四局的展开,以免白白送钱给老板。

「飞雄如果野心别那么大,挑近一点的,三局里面应该至少可以套中一个吧。」及川说着,他从一开始就将目标锁定在容易中的区域以提高胜率。再者,套圈圈讲究的不仅是空间认知,还有身体的顷斜角度、手势、力道等等细节,这些都是他隐而未言的技巧。

「不套自己想要的有什么意义!」影山反驳的同时,跟在及川身旁转入神社内幽静的小径,远远甩离喧闹的氛围。

「玩套圈圈着重趣味性嘛,飞雄你太认真了。」及川肯定影山认真到忘了他们之间还有输赢这回事,「总之,飞雄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影山拧眉,他猜想根据及川恶劣的性格,提出的一定是不正经的要求。而他如预期地听见不正经的要求,只是幽径旁的路灯将那张脸的神色映照得很正经,正经得令他错乱。

——在我找到对象之前,和我交往吧。

影山思绪空白了好几秒,最后神色不悦地认定及川在整人。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是要求,不是玩笑唷。」

「为什么啊!」影山手指内曲成拳,事态发展无比失控,他急需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舒缓焦躁。

「因为飞雄输了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啊。」及川四两拨千斤。 「我——」影山接续的追问断在及川堵上来的唇,轻触即离。 「感觉怎么样?」及川近在眼前的笑容眩目得让影山如实回答:「软的。」尔后混沌的脑袋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吻。

影山的脸部神态,从紧绷内缩的焦躁到因吻而扩张的惊愕,再到松弛的迷茫转为欲盖弥彰的羞赧——像是寒地突然怒放的红玫瑰——,及川忍不住拉开影山遮住下半脸的手又一次吻了上去。不同于先前仅为了转移说不清的疑问,及川探舌在唇瓣滑动,推入有隙可趁的牙关,舔弄敏感的上颚……绵密的纠缠让今日才初吻的影山快站不住脚。

「感觉怎么样?」及川捧着影山的双颊,心跳与气息紊乱的又问了一次,得到的回应和之前一样是两个字。

「……很好。」

及川得到满意的回覆后,带着影山回到套圈圈的摊位套走那只猫布偶。



——晚点回家,你先吃。

——为什么要晚点回家?

及川用通讯软体送出询问,等了一段时间仍无下文,直接打电话过去,只得到「买东西」这样简短的回应就被同居人结束通话。他有些忐忑有些委屈,猜想影山大概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

他的异性缘一向很好,尽管多次表明已有交往的对象,仍止不住少数特别积极的异性进攻,新进的同事就是典型的例子。昨晚的欢迎会,他躲不过借酒贴上的新同事,不慎沾染香甜的气味回家。

及川深感前人总结的名句是真谛——自作孽不可活——,影山会变得对此类事件敏感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尽管正式交往后,及川能从影山的肢体及神态读出喜欢的讯息,但是「我喜欢你」的话语却从未出口。因恋爱而降低的智商与缺乏安全感的双重夹击之下,他的脑门被夹得使出假装与第三者暧昧的烂招来试探。

粗线条的影山一次两次没感觉,终究在一次次的试探中察觉有异。双方说开后及川如愿地听到告白,但消磨的信任要如何累积回来成了漫漫长路。昨晚影山表明想一个人静一静,抱着枕头和棉被独自窝到沙发过夜。及川额角抽痛,第无数次觉得自己太有魅力是种困扰,连带丧失进食的欲望。他盘算着等影山回来后再好好谈谈,脑袋组织着好几套看似可行的说辞。

接近晚上八点,及川终于听见开门声响,立即跑到玄关迎接。他仔细观察影山的表情,决绝得像是要做出了断的神态令他提心吊胆,完全无暇关注影山的动作——从小提袋拿出绒盒内容物,强硬地拉过他的左手——他回过神来无名指已被套上圈。

影山端详折射光线的指环,尺寸合适用不着再多跑一趟去更改戒围,这样很好。他的右手钻进及川的指缝紧紧扣住,双眼炯炯地宣告:「及川前辈是我的了!」

「飞雄你——呃、我……」从怀疑影山要提分手的惊惧到宣示求婚的惊喜,巨大的转折让及川一时间组织不出流畅的话语,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

他想起七年多前的夏夜祭典,刚意识到他可能是喜欢那个讨厌得要命却又可爱得要死的后辈,而危机感逼得他没有时间去细想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情急之下先下手为强,用了套圈圈这样利于自身的手段将人拐进圈套,同时设下留有退路的条件——限缩影山和他交往,而他仍保有继续寻觅对象的空间。

他不知道影山有没有意识到这样不对等的恶劣条件。假期结束离开宫城后,他验证似地参加联谊,也和几位感觉不错的人尝试更进一步,然而总是在和对方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鼻息时宣告结束——那一刻他的脑中自动回放着和影山接吻的情景。

第三次无果后,他忍不住溢满的心情在深夜搭车回到宫城找影山。他记得意外见到他的影山,墨蓝瞳内亮起的光芒像夜空闪动的星子,在他刻意说出「我找到对象了。」的那瞬间碎成一地的玻璃。他原本只想戏弄影山,然而那样的神情另他心脏却抽痛得再次证实——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人。

他曾经想过理想的对象应该是像花一样的人,就算没有美丽的外表至少也该有迷人的芬芳。而影山是一片无趣的沙漠,直到走进中心才知晓内里埋藏绿洲。他拥有足以挑选的资本,依然决定放弃花丛选择绿林。

诚如深知他们之间曲折的岩泉所言:「你这种渣到骨子里的家伙,影山一直没放弃算你幸运。」尽管他不太愿意承认前半句,也不得不说岩泉不愧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

及川看着指间那枚银色的戒指,想起在他设下圈套的那天,影山说的「不套自己想要的有什么意义!」,此时此刻他体会这意义有多么深远多么重大,止不住眼眶发热。

「飞雄你这个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干嘛?」影山用纸巾擦拭及川滑落的涕泪,不解及川的连环骂是什么意思。

「哪有这么不顾对方意愿又随便的求婚啊!就算没有打动人心的创意求婚,至少也该有老套的烛光晚餐、鲜花和单膝下跪!搞成这样你当在抢劫啊!一点诚意也没有!」

「啊?」影山面对及川一连串的指责觉得火大,他好歹也在珠宝饰品专卖店耐心地流连许久,才挑中一个感觉及川会喜欢的戒指。 「谁想得了那么多啊,我只想着及川前辈!」

「可恶——」及川永远抵抗不了平时不说爱与喜欢的影山,却往往会无意识脱口而出飓风等级的告白。 「我是绝对不会把戒指还给你的!这个就直接当成结婚戒指!」他考虑着省去订婚戒指的花费,飞国外结婚的费用会比较宽裕。 「飞雄怎么突然想到要买戒指啊?」

「昨天及川前辈在抱怨什么『男未婚女未嫁,有些人就会不管不顾地试图破坏交往关系』之类的,所以我想戴上戒指应该会有一些作用吧,像是标示『这个人已经被占走了,不可以乱来』这样。」

影山一脸认真让及川失笑,随后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戒指你只买我手上这个对不对?」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及川忘了胃还是空的,迅速入内拿好皮夹和手机以及披上大衣,就拉着才刚回家的影山出门。

及川也顾不得求婚该如何又如何,他现在满脑子只想用圆圆闪闪的圈套将彼此套在一起。

Fin

free talk(同收合本內)

首先感謝主催太太促成這次的茶會和參與的各位,我們及影也是有茶會的CP了好開心!能走到這一步真是太不容易了,大概能被歸成有生之年系列吧(拭淚)。

關於〈圈套〉這篇文,最初想到套圈圈這個梗,是出自很久以前飛西啟畫過一張及川在套圈圈的圖。那時激發的構想是「及川用套圈圈將飛雄引入圈套」,近期受到某部動畫的啟發才想到戒指也是圓的!因而往後衍生成「最後及川即使滿口抱怨,仍情願走入飛雄的圈套」,所以究竟是誰先套住誰也很難說呢。

回顧及川的聰敏與洞察力、機動性等等,真的可以體會松川說「不想和及川當朋友,會被抓住弱點」的感受,飛雄親媽如我一度寫到中途不想把兒子交過去,但是飛雄這孩子對及川實在是太執著了!執著到我縱使覺得及影在感情穩定前容易走虐,仍深深地愛著這個CP。但也同時堅信著決定要長相伴的及影,應該會過著時不時吵鬧,卻又不失溫馨的生活吧?大概就是那種跋涉過崎嶇的山路,終會走到宜居的平原那樣。

最後,受邀加入這本充滿愛與紀念的合本深感榮幸,各位一同促成本子誕生的太太們辛苦了!料想收到合本後,應該可以暫時從貧民升級為上層階級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吧~再次謝謝大家用愛澆灌及影這個CP!





评论(17)
热度(11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