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散步記事】路途中的豔遇


散步於我而言如泡夜店,往往期待著一場(或多場)豔遇。

在這個前提下期望豔遇的對象是貓,那麼必須先做好人長得醜行為過於猥瑣會搭訕失敗的心裡準備(當然和貓的天性有更大的關連),總之被我嚇跑或尾隨失敗連根毛都沒碰上的貓不計其數。

起初勾搭不上多少有些沮喪,但長年下來早已看開,畢竟人心剖測,街貓們還是警惕些為妙。而我也學會稍作試探即知無法碰觸的貓就不強求,讓他們留著體力過活吧。(儘管試探會讓多數貓咪緊張,但我還是難以克制……)

住家這帶是個小村莊,村內很多街貓,粗估散步路線可以遇上二三十隻貓,有些貓有居民固定餵養,因此比較不怕人。在這一帶生活久了,熟稔之下發展出幾位固♂炮(好忐忑這個詞會被和諧但止不住作死的心),以下簡單介紹其中有拍到照片的幾位,手機黨請注意流量。



這隻是我最早認識的固炮,小花,目測是放養的家貓。經常在門口周遭遊蕩,弄得我每次想去摸他都得探看門內有人否,活像背著對方家長想約女友約會的男孩。

小花一般不會主動接近,有時我靠近的方式不對會被拒絕。攻略門檻不高,但是每次接觸都要重新刷一下好感值。第二張圖是兩年多前拍的,一副沉醉在我高超愛(?)撫的姿態,好似能撿屍帶回家為所欲為。

和小花接觸還有一次印象很深,她不知怎麼地突然趴地像毛毛蟲緩行向我蠕動,加上他那一身毛就是活脫脫的貓貓蟲啊XD



也是認識多年的貓,名字未知,我暱稱他為蹭蹭。蹭蹭非常難拍(所以沒有正臉照,拍糊了好幾張,沒什麼適合的照片能放),因為他如暱稱所示的非常愛磨蹭,總在身邊蹭個不停而難以找到拍的時機。

蹭蹭是這群固砲中毛況最好的一隻,摸起來相當舒服。在夜晚的燈照下,他後半的黑毛會如星子閃爍般發亮。估計這麼愛撒嬌又愛說話應該挺吃得開,曾經見過別人在餵他。

蹭蹭非常主動,現在見到我(有意要摸他)十之八九會從高處跳下來磨蹭。但估計親人的蹭蹭挺兇。有次摸蹭蹭摸到一半,我注意到對街有隻狗路過,看見蹭蹭後還特意靠內走,但過沒幾秒蹭蹭發現了,追狗揚長而去不回頭,留下蹲在路邊一臉懵逼的我……



他的頭很大,所以我叫他頭大大,應該也是家貓。這隻嚴格來說還算不上固砲,但是昨天拍到就放上來了。不常遇見頭大大,可能是固定時段出來放風吧?印象中他一開始有點怕我,試了幾次後才卸下心房。

頭大大的活動範圍和蹭蹭高度重疊,曾見到頭大大對蹭蹭意圖不軌,但就我的觀察,頭大大可能是個不會把妹的傻大個,點蠟。有幾次我在摸蹭蹭時頭大大也在旁邊,我三心二意地享齊人之福,一手摸一隻,好忙,體會一王二后很有成就感但真心累。可惜好景不常,這種情況往往以蹭蹭去打頭大大收場。(雖然對不起頭大大但那個場面好好笑,我總是笑完才阻止)

名字未取,近半年認識的貓。相當親人,見到我蹲下甚至只要對上眼就會立刻跑過來撒嬌,還會躺在我的鞋上。這張照片就是他窩在紙箱上休息,看見我就動身要過來。拍這張時是第一次在白天見到他,才發現身上有傷,他在的那區貓多,大概競爭很激烈吧,唉。

最容易找到他的地點是某戶門口(門側有放盤子用餘食餵貓),於是出現了勾搭小花時類似的尷尬……有次摸得太忘我了,沒趕得及在住戶注意到前撤離就閒聊了幾句。在小村莊被老人家逮住是件可怕的事情,他們總想把祖宗十八代問了個遍。嗯,有點社交障礙的我,只想靜靜地當個STK……


最後偷渡一張汪星人!

初見他是在某個傍晚,昏暗的街邊矮牆突然出現一顆狗頭,還好我的膽子不算太小,不然大概會被嚇破膽吧。不知為何,他迅速又愉快地認定我是可以一起玩耍的小夥伴。

我不怕狗,但我怕一切過於熱情的生物。所以我們之間隔著一道矮牆簡直是最完美的距離。不過當他情緒太亢奮時,我有點害怕他會當場表演何謂紅杏出牆,幸好從未發生。



還有一區的貓聚集在小市場,也算親人,但是他們的目的性很強就是為了討食。摸過兩次就不敢碰了,一次被五六隻貓尾隨卻沒什麼可以給,招惹不起啊。曾經有隻黑貓走得離我太近被踩到真是抱歉……

奇妙地在散步過程體會到約(空格)砲的哲學。遇見貓,緩近試探貓沒跑,伸手讓貓咪鑑定,合格,約約約。約久了成固砲,彼此脾性合,你情我願,各取所需,享受彼此帶來的溫暖與舒爽。

而小市場那區的貓,深感為什麼有些約419的人只要那一夜,大概就是只要爽快不要糾纏,因為你要的我給不起。


今天的我,依舊勵志約約約!

评论(7)
热度(11)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