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帶不走的行李

#及影日快樂!希望及影tag能在今天邁入900大關!

#原文收錄於及影小料《一生的故事》,時間線是脫離高三的及川和即將邁入高二的飛雄


和式房中,书桌上少了几本书、柜子里少了几样杂物、计算机屏幕旁少了头罩式耳机,挂在墙上的制服已经收起,敞着的衣柜门不见那几件常穿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角落多了两个箱子和一只行李箱。

空荡感从视觉向下延伸成感觉,在影山的左胸口聚集成空虚。

影山收回逡巡的视线,「及川前辈的房间一下子变得好空。」挣脱来自背后的拥抱,他突然很想好好看着及川的脸。明天他必须去上课,只能把握今晚。

「毕竟明天早上就要离开,再不收就来不及了。」提及离别氛围霎时间凝滞,几秒过后及川佯装轻快,语带玩笑似的说着:「小飞雄别太想我喔!」

影山对于及川那种像是离不开他的口吻恼怒,近乎反射性的回嘴:「才不会想!」

「臭小鬼给我好好地想啊!电话没接到记得回拨,LINE的讯息不准不读不回和已读不回,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记得和我联络!」手指戳着影山写满「好麻烦」的面容,「笨蛋飞雄,你到底知不知道及川先生非常——受欢迎啊?你不好好多用点心,我可是会被抢走的喔!」

「及川前辈已经是我的了!」影山不满地抓住在脸上作怪的手。

「嚣张的臭小鬼!」及川收回手,重重叹出一口气。明天他就要远赴外地就读大学,即将展开的远距离恋爱,让他感到不安。

从春高结束后才开始的交往至今未满三个月,尚未进入稳定期就要分隔两地——不能在彼此有空时就约出来见面,不能直面对方情绪的高低起伏,两人之间的联系被身体距离拉开,会不会久而久之连心的距离一并远离?

偏偏影山又表现得若无其事,相对之下为这件事感到焦虑的自己,简直像个笨蛋一样。及川心有不甘的想着——从外在条件来看,相貌出众人缘又佳,从小到大身旁最不缺乏的就是女孩子的围绕。何况,大学是个多彩缤纷的地方,要感到忧虑的人明明应该是飞雄才对!臭小鬼到底知不知道远距离所带来的危险性啊!

及川无意识地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及川前辈,」及川迎向那双墨蓝色双瞳坦率的直勾,「请等我两年,我会追过去。还有,请不要让别人抢走你,你已经是我的了!」影山神色严肃,语气慎重的又重申了一次。

棕瞳闪现讶异,影山主动意识到两年的时空差距让他略感意外。

「把我刚刚说的那些做到,我就等你两年。飞雄你听着,经营感情和打球是不一样的。就像好一段时间不打排球,重回球场后,失去的手感可以再逐渐练回来;但感情不一样,感情不碰了,很有可能就此淡了甚至没了,再怎么努力都找不回喜欢的感觉。」及川试图用最浅显的譬喻,让影山将重点放在「情感经营」上。

影山的神色显得困惑,将及川的话在脑中转了几圈才开口:「我不会不打排球,同样的也不会放弃及川前辈。」

在影山的观念里,只要没有意外,他就绝对不会放弃排球。而及川是从国中就开始存在眼底心里的人物,就算是誓言要超越的强敌,也无法舍弃好不容易才获得回应的情感。

及川愣了一下,不只因为这个回答,还有突然抱住他的影山。

「真是的,飞雄这个回答超展开了唷。」及川用力回抱,虽然回答没有切中他刻意引导的要点,却实质弭平了不安。在心里满是排球的后辈的眼里,他是可以和排球相提并论的地位,足够了。而且,固执笨蛋的拿手绝活就是纠缠,这点没人比他更能切身体会。

两个人静静的感受彼此的气息与体温好一段时间,影山才猛然想起他是为了什么过来。「及川前辈还有什么需要帮忙收?」起初,就是及川一通电话打来表明:「飞雄快过来帮我打包行李!」他才会草草结束晚餐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不想收了……收不完。」

退散的不安,没有将分离的惆怅以及无尽的牵挂一同带走,无从收拾。

「明天早上就要乘车了,不赶快收不行!」影山替及川着急,「不过及川前辈到底打算带多少东西过去?看起来已经打包得差不多了?」

「飞雄你这个笨蛋。」及川将头埋在影山的颈肩蹭了蹭,该收的早就收完,要人过来帮打包是想见面的借口。及川压制影山的挣扎,又说了一遍,「反正收不完也带不走,飞雄你就乖乖地让我抱着就好。」

「那样不行——」影山的劝告被及川用吻堵住。

绵长的吻过后,及川蹭在影山的肩颈上想着,飞雄果然是笨蛋。

——我想打包带走的,只有你啊。

END


去年出本時請朋友幫忙校稿,才發現原來我的得地不分的情況有多嚴重,感謝出小料時阿階特意幫我校過這些錯誤,謝謝!辛苦了!

 等到三心二意結束後,再來好好琢磨前段時間掉落的梗......

评论
热度(89)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