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臭小鬼

#從友人的五十字挑戰,衍生而成的短打
#喵星人出沒,差點寫成貓咪科普文,趕緊砍掉重練


手机对准爬上大腿的小黑猫按下拍摄键,及川看着成品嫌弃着:「臭小鬼黑成一团不上相,和我真是两个极端啊。」另一手阻止小猫力争上游的勾坏上衣。

小猫不屈不挠的喵呜抗议,及川轻轻扒下牠抓在掌心,被一手掌握的小毛团使力扭动。

「乖──别乱动,模糊的照片已经拍得够多了。」低声诱哄,用拇指摩娑着猫下巴,感受到喉间传来震动,小猫不再挣扎,反而开始发出呼噜声响。

「喂臭小鬼你矜持点啊,这么容易就打呼噜!」

小猫舒爽的瞇着眼,及川抓住时机又拍了一张,随后拇指恶作剧的移向猫肚。遇袭让小猫如梦惊醒,惶恐的小脚使劲踢呀踢,及川忍不住放声大笑,缓过来才停止录像将小猫放到床边。

重获自由的小猫自顾自的玩起来,及川点开手机相簿,缩图连成大规模的黑。即使抱怨黑猫不上相,相簿中仍有海量小黑猫吃饭、喝水、玩耍、睡覺等的照片和影片。他边看边删掉拍糊的照片,被各式卖萌犯蠢的模样逗乐,直到突然想起最初拍这些照片的目的。

送养。

意识到这件事,及川点开其他相簿转换沉甸甸的心情。屏幕上的往日回忆一张换过一张,变换的画面,因跃入眼帘的黑发男孩而驻留。

男孩抱着球睡在体育馆地上,柔柔的黑发因窗投的光线镀上一层光辉。

那时是抱持着什么心情拍下这张照片,及川记不清了。

从国中到大学,几度换了手机,这张照片却一直存在手机里。

小猫再次攀上身,及川对着小猫的蓝眼,想起当时决定暂时收留臭小鬼,就是因为黑毛和蓝眼睛,让他联想到另一个「臭小鬼」──即使影山的瞳色是墨蓝,但眼神对着他闪闪发亮时,简直和小家伙一模一样。

恍神一段时间后回归,及川看了眼没进入休眠状态的手机,再转眼无奈的看着小黑猫。

「越来越放肆了喔,小飞雄。」

「.......喵呜。」

睁开半边蓝眸,猫儿咧嘴打了个哈欠,重新蹭蹭人类温暖的肚腹。

柔软温暖的触感从掌心传来,软得及川心里一蹋胡涂。

「臭小鬼算你好运,及川大神准许你留下来陪我。」

抛开阴郁的心情,及川的手搁在猫背上,不久后和腹上的臭小鬼以及手机内的臭小鬼,一起静静的睡着了。


END

友人的五十字挑戰,我點的主題是放肆

原本的內容是這段

「越來越放肆了喔,小飛雄。」
「……喵嗚。」
睜開半邊藍眸,貓兒咧嘴打了個哈欠,重新蹭蹭人類溫暖的肚腹。


感謝友人貼心的投我所好,又成功的煽動我補完,雖然只有片段,有機會再把相關內容寫完整一點。其實本來是從初遇開始寫但感覺廢話太多囧,補充一下,黑貓的虹膜不是黃就是綠,而奶貓的虹膜大多是藍的,我親眼見過一次可惜照片弄丟了........


评论(3)
热度(5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