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FHQ/及影】bull's eye(4)

#拖了九個多月的續章,力爭這個月完結。下一次更會將前面的篇章統合在一起,全文放出。
#附圖為此章片段劇情,請閱讀完文章再行觀看,謝謝。
【FHQ/及影】bull's eye(1)
【FHQ/及影】bull's eye(2)
【FHQ/及影】bull's eye(3)

勇者一行人等到影山身体恢复正常后,再次前往魔领之地。

走在最前端的岩泉停下脚步,深呼吸后转身发话:「接下来,才是考验的开始。」

他想起几百年前,和当时的队友们首次踏入魔领之地,因为对魔地的认知不足险些丧命,历经千辛万苦才攻入魔宫,但沿途的历练还是不足以让他们击败魔王。如今这支队伍的素质比当年高上许多,况且......他不忍再往下想。

仅能希望事情别发展到不乐见的地步。

魔物较一般的怪物还要强大,时不时还会出现更为高等的魔兽,即使队上有两个熟悉此地情形的成员,初入的勇者一行人还是疲于奔命了两个月左右才逐渐习惯这样的步调。

高压的历练直接导致众人的能力快速攀升,甚至练出了必杀技。加上彻底融入团队的影山,让整体的攻击更加犀利,就算是群聚的魔兽也能取胜,他们开始对上出自魔宫中等级更高的魔。

踏入魔地已有半年,岩泉看着重伤倒地的魔忍不住感慨:「又一个旧识啊......」迎战的对象从仅有几面之缘的魔,到交谈过几句的魔,再到有空会一起聚聚的魔,见到的故魔越来越多,心中的感思也越来越杂。

「岩泉前辈,我们离魔宫不远了。」影山用肯定句的语气,他能感受到那个魔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但表情却是疑惑。岩泉点头后影山接续:「但是,出现的魔停在这个等级的强度好一段时间没有往上升,这样不正常吧?」

其他人也被影山的问句引起疑问,齐齐看向岩泉。 「放心,没有诈。宫中已经没那么多高阶的魔。」

「为什么?」

因为它们触了及川的逆鳞,活该被歼灭。

虽然理智明白不该这么想,但情感上他并不排斥及川这样的作为。即使因签订血契而活了几百年,情感逐渐变得麻木,终究留有属于人性的一面──亲疏有别,怀有私心。

但那是魔王面对人类不该有的。

岩泉转开话题覆盖影山的问句。 「估计这个阶层的魔也快到底了,接下来可能会遇上弓箭团,你要有心理准备。」

「嗯。」影山握紧手上的弓箭。

如岩泉所料,不久后箭雨来袭。

勇者们已先行做好足准备,再加上影山曾为弓箭团首领,对它们的战术颇为熟稔,虽然损伤难免,但无大碍的顺利退敌。这一次他们没有赶尽杀绝,大抵是察觉影山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因而没有直击要害。

影山看着受伤的金田一和国见,心情有些复杂。在宫中时,他的生活范围不大,除了弓箭团外,甚少与其他魔相处,前面几波的战争都是他眼生的魔,所以没什么感触。虽然一直和弓箭团的成员处得也不算和谐,但总归有三年的情谊在。

「我们继续走吧!」日向大喊,他的蓬勃朝气在阴沉的魔地显得格格不入,却又让人觉得就算是魔地,也不过如此。

岩泉和影山并行压队,身旁一直紧锁着眉若有所思的影山,让岩泉不禁担忧──仅是金田一和国见就让你心里激起涟漪,那见到及川会掀起何等巨浪?

他想对影山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能说些什么。

历经长久的沉默,影山被遇上故交影响的混乱脑袋,总算爬梳出理智解读为何国见和金田一的出现,会有强烈的违和感。

那场叛乱,他仅是被误认成背后的策动者就遭到放逐,那为什么国见和金田一身为实质的领袖,却反而晋升成弓箭团的首领和副首领?

影山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时,岩泉突然停下脚步凝视远方说道:「已经可以看见魔城了。」众人将目光放远,在雾气缭绕中隐约可见雄伟的建筑。

影山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加入队伍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再到那里去,但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这些时日以来堆叠起的心理准备还是不够。

──我的伙伴们很强,不会有事;那个魔有不死之身,更不会有事。

影山不断对自己信心喊话,指间仍止不住泛冷。



入目所及,多是大量雕像和壁画刻划描摹俊美无涛的身影。

贵气的红毯,闪耀的水晶灯,镶满宝石的黄金王座刺得人眼睛生疼,极尽奢华之能事的宫殿,与外在阴森古堡满是违和感。

「才离开没多久,这种碍眼又碍路的东西怎么又变得这么多了!」岩泉挥拳抱怨着,一尊石像应声碎裂。

王座上,空无一魔。

「魔王呢?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到了这里,该不会就这样被魔王放鸽子了吧?这算什么啊?」日向逡巡了一圈确定目标物不在此处,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断线。

「翔阳你冷静一点,说不定这是欺敌战术。」研磨仍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不敢松懈,方才遭遇到的黑尾在战败后,站在朋友的立场告诫他,要多加提防诡计多端的魔王。

日向烦躁的抓抓头,边转身边问:「岩泉、影山你们怎么看──」日向的话语嘎然而止,过了几秒才艰难的问出:「影山......人呢? .」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队伍成立之初,不是没人质疑过这个阵容五个人中,有两个人曾是和魔王关系密切的人物,加入队伍是不是另有所图?但历经重重出生入死的关卡,一年多中凝聚起来的团队力量早就打消这般疑虑。

如今影山突然消失,日向、研磨和青根,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聚焦在曾为魔王左右手的岩泉身上,并且警戒着。

岩泉一脸深沉,目光坚定的回应那些存疑却又不敢置信的目光。 「就像你们所知道的,我是及川的左右手,但你们不知道的是──我和及川也是朋友,站在这个立场,我希望他活着──」他看着伙伴们,握紧了自己的武器向后退了几步,心往下沉。

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却也希望他死去。确实,最初加入队伍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已经和你们一起站在这里,无论如何,都会和大家一起奋力迎接终局。至于影山,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以致对及川的态度一直含混不清。」

事实上,方才那场通往宫殿的混战确定胜利时,岩泉和影山一样感应的到,及川并没有在王座上等待他们来临。所以影山悄悄脱队时,他没有阻拦。

「但我能肯定,就算他在这时确定无法对及川下杀手,也不会反过来攻击我们,毕竟是大家让他再次重拾『信任』是什么,以及教会他『伙伴』的意义。我能感知到及川的存在,如果还......信任我的话,大家可以稍作休息,及川接近时再备战。」

岩泉环视目光各异的队友,心沉往谷底,他独自一人走向角落,靠墙缓缓滑坐在地,闭上眼掩去沮丧的神色。

原来不被信任的感觉,如此难受。

手抚上心口想压抑刀割般的疼痛,却只有盔甲的冰凉。他蓦然想起入队伍不久后,影山对他说:「及川前辈很信任岩泉前辈……如果及川前辈也这么信任我就好了。」

发觉自己不被从小大到亲近的对象信任,影山那孩子一定觉得很痛吧。

及川彻你真是个残忍的家伙。

良久,细碎的声响打破沉寂。岩泉疑惑的睁眼,看见伙伴们围坐在他身旁时,眼眶有些发热。

日向尴尬的抓抓脸,支支吾吾好一段时间还是拼凑不了话语。一旁的研磨接过话,「如果队伍中没有你和影山,我们早就葬身魔地,不会来到这里。」看向身旁的日向,让他再把话接回。

「对啊!如果没有你们,我们应该进来不到三天就死了!但是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影山突然不见,真的让人很混乱,很难不起疑啊!」日向坦率的说出自己的感想,沉吟片刻又开口:「但是你身上那份可靠的感觉以及刚才的宣言,有令人信服的力量,况且我们现在除了相信外,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对吧!」

虽然日向话语中带些保留,但脸上的真诚的笑容逐去猜疑的阴霾。

岩泉盯着伙伴们的面容良久,抑郁感随着长呼一气吐出。 「会怀疑很正常,没关系。」脸上浮现释怀的笑容,「这种鲜明活着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岩泉你和我们年纪差不了多少吧,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像是老爷爷的感慨啊?」日向歪头一脸不解。

「我忘了除了影山,你们都不知道我已经活了几百年这件事。」

「什么!岩泉你不是人类吗?」日向惊呼,研磨和青根也面带惊愕。

「活这么久,应该不能算是人类了。」岩泉苦笑。 「只要及川不死,我的时间就会凝结在和他立血契那一刻。」想到血契,岩泉的愧疚又涌上心来,
「影山会在这时离开,是我该说对不起。」

「岩泉请你把这个道歉收回去,在这种关键时刻临阵脱逃,要道歉也是影山那家伙自己来说!」提到突然消失的影山,日向一肚子火。

「影山不是临阵脱逃,而是去面对。」岩泉的视线投向窗户,然而不论他将目光放的再远,都看不见让他挂心的靶场。



影山悄悄退离战乱中心,出宫迈往后庭提步狂奔,风声咻咻刮在耳边,绿色的披风鼓在空中飘飞,尔后因跃入眼帘的黑色披风坠落。他的双脚瞬间如被绑上铅块,每一步都沉得难以前行,却坚持拖着脚步。

一步、两步、三步惨绿草木宛若如昔。

四步、五步、六步挺拔背影宛若如昔。

七步、八步、九步棕红瞳色宛若如昔。

「唷,小飞雄好久不见。实际看果然和水晶球上投射的不一样,你长大了呢!」及川面容轻佻,手持和影山同款型的弓箭悠悠走近来人。

影山顿下脚步,用手遮住眼前的景象。

──你长大了呢。

──是啊我长大了。

惨绿草木早已随四季更迭,挺拔背影不再让他追随而是抛弃,棕红瞳色中的讯息变得复杂难解。一切的一切,早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都走到这里了,还想自我欺骗什么呢?

「看你这一年多来和伙伴们过得很愉快嘛,小飞雄很感谢我当初把你赶出去的决定吧?哎呀──小飞雄难得来一趟,除了随身的弓箭外居然双手空空的来见我,带个伴手礼是基本礼貌吧?好歹带些魔界没有的──」

影山移开手露出的神情,让及川调笑般的话语碎在嘴中,剜在心上。

「为什么不相信我?」眉头蹙着,咬着下唇垂着嘴角,钴蓝瞳中过于浓烈的受伤坦露无遗。

及川别开眼,转身面对靶场,面对他开始教影山练箭的地方。手持弧,目视弓箭准心,面带笑意说着:「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不相信小飞雄唷,因为国见和金田一会叛乱......」及川稍屏呼吸,放箭。

「是我指使的。」

箭矢以厘米之差落在靶心旁。

影山突然觉得呼吸困难。

从鼻尖吸进的空气挤不进肺部,胸口仿佛被巨石重击,双脚的力量逐渐被抽空。影山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被放逐之后,国见和金田一没有遭到惩处反而还位高一等,但他不明白,刻意指使部下叛乱再栽赃到他头上的及川,等于是变相的逼他离开的及川,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影山脸色发白,艰难的将问句挤出喉间。

「因为──」及川再次拉弓,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瞄准靶心。 「我讨厌小飞雄啊。」

放矢,正中红心。

to be continued

附錄為室友大大開點圖時,我又厚著臉皮去蹭室友沒看過的作品,特別感謝室友大大成全我的私心,將這一幕全畫而非單圖!閱讀順序為右到左。



评论(19)
热度(55)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