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學園祭

#及影交往設定
#感謝 @醒末言凉。 提供日常梗,雖然我寫到中途才驚覺這根本不日常XD

A大一年一度的學園祭。

延綿攤販融入校園,吆喝的叫賣與笑語構成另種風情,A大平時不對外開放,盛大的學園祭是校外人士得以參觀的佳機。道路熙來攘往,影山在湧動的人潮中四處張望,循著印象找尋及川他們的賣咖啡和輕食的攤位,眼神一一過濾攤位名。

行街至底,一無所獲。

影山站在盡頭看著水洩不通的街道,開始埋怨起及川不直接講明攤位和地點。他找了好幾間類似的攤位,都沒看見及川的身影,偏偏手機打了又沒人接,只能再次擠入人群,憑著身高優勢逡巡目標。

一心一意的搜尋斷在突來的驚嘆,影山望向騷動的位置,眼界內一位目測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頭頂綴著白巾的女僕被人群簇擁著拍照,連帶攤販的生意都火熱起來。

──好高!這身高不知道有沒有打排球?

影山也跟著驚嘆,但感想仍不離鍾愛的排球。他本來想上前一探究竟,但又想到如果A大有這麼高的女性打排球,及川前輩應該會提起,從沒聽說,大概沒打排球吧?如此猜測後興致立刻降下幾分。

在原地等了好一段時間,凝聚的人潮才漸漸向外擴開,不再窒礙難行。影山趁機走過,忍不住好奇多看一眼。來不及打量,女僕的栗色瞳就迎上,他心臟突了一下急忙迴避目光,眼角掃到女僕朝他揚手揮了揮。

影山愣了片刻後左右探看,發現不是在向他身旁的人打招呼,以為是向身後的人,立刻往旁邊退開,但是視線並沒有隨著退讓而離去,反而離他越來越近。他回以疑惑的神色,赫然發現栗色眼眸中浮現熟悉的笑意。

「飛雄你來了,應該沒迷路吧?」

影山難以置信的猜想,在眼前人喊出熟稔的稱呼中碎了一地。「及川前輩你......這是什麼鬼模樣?」

「飛雄你太失禮了!」及川霎時被氣到生笑,沒意想到特地準備的驚喜,會得到影山「見鬼」似的表情。他從這副打扮亮相開始,雖然不免被人揶揄,但大多是收到都是驚艷的目光和溢美之詞。

及川戴著褐色的長捲髮,搭配一身粉色打底的短洋裝,滾著荷葉邊的白色圍裙在身後打上大蝴蝶結,領口也綴上蝴蝶結,袖子刻意設計成寬鬆的喇叭袖遮掩健壯的肌肉。黑色大腿襪和短裙構成引人遐思的絕對領域,收縮及轉移人們對於結實小腿的注意力,再搭配粗跟高跟鞋拉長視覺效果,乍看之下難以辨認這身動人的打扮,竟是一位體育系男子構成。

及川在影山面前轉了一圈,回歸正面時在臉頰旁比出剪刀手。「今天的我雖然穿女僕裝,但可是女神別級的唷。好看吧好看吧?」

「好看。」最初的衝擊過後,影山覺得及川那張即使上妝略有不同的臉,還是很好看。

得到首肯的及川勾起得意的笑,隨即聽到同學在呼喊他去幫忙。「飛雄,現在幾點?」影山看表回答,「快十一點。」

「飛雄你比約定的時間早來啊,我大概還要再半小時才能脫身和你一起逛,你先跟我來。」及川領著影山到充當咖啡廳的教室,靠到角落從肩包拿出平板提供影山打發時間,也有遏阻其他女孩子藉機接近的意味。

然而及川還是低估女孩們的戰鬥力,他忙完的首要任務,就是解救被一群姐姐包圍著問東問西,弄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影山。

「小飛雄年紀太小又死板沒情調,各位美女還是找沉熟穩重又溫柔的男性靠譜多了。」及川貼在影山後背,下意識的環住頸間做出宣示意味。

「但是戲弄起來很有趣耶,而且影山君好認真,感覺會對感情很專一呢。」髮長及肩的俏麗女子拋去媚眼,方才她刻意問了好幾個刁難或是無聊的問題,影山即使面帶困擾和糾結還是一一回答,雖然有些回答直白得讓人驚愕,仍不失博取好感。「我還單身喔,來交換手機號碼吧。」

「那是因為飛雄尊重長輩不敢造次──」話語尚未完結,及川就被挨上一記拳頭。

「誰是長輩啊!再怎麼算最多也只是前輩好嗎!臭及川!」

「抱歉抱歉,剛才是我口誤,美艷動人的小星野請原諒我,並放我帶餓得半死的飛雄去吃東西好嗎?」及川掩飾著敷衍的歉意,後面那句才是重點。

「快去快去,別餓著影山君。」星野手一揮,就轉身加入幫忙的行列。

「及川前輩不用去幫忙嗎?」

「最初就講好我只需要幫忙兩個小時,下午再參加個活動就沒事了,及川女神的出場費可是很高的唷。這麼一想,天生麗質也挺好的嘛。」

影山沒聽出及川的言外之意,及川也不打算解釋。當初決定學園祭內容時,及川因參與比賽不在校,回來就被告知要他辦女僕拉抬人氣。事後探聽,得知提議者是從大一就看他不順眼的男同學,而看好戲的損友跟充滿期待值的同學們一同附議。他都不知道是他做人太成功,還是太失敗。

算了,反正也挺好玩的。

適應力良好的及川很快就接受,反正木已成舟,就順流替吃虧的自己討些福利,得以排出空閒和影山一起體會學園祭的熱鬧。

及川原本就惹眼的外貌,在刻意裝扮之下更吸引目光,一旁的影山忙著吃東西,沒有察覺他人關注的目光。兩人看到想吃的就點一份分著吃,沿路下來也吃得有點撐。填飽肚子,影山想起先前好奇的疑問,才剛抬眼望向身旁的及川,神色很快就轉為彆扭。

及川一眼就知曉影山的心結所在,「飛雄別在意,就算我脫掉高跟鞋,還是比你高。」調笑的意味,讓影山立刻不甘示弱的回應:「我還在長高!」

「我也還在長高啊!是說,飛雄你本來想說什麼?」

「及川前輩你的打扮,為什麼和其他人不一樣?」影山在店內張望時,就發現其他人的女僕裝都是黑色打底的短洋裝,只有及川的是粉紅色打底的。如果他對服裝的敏銳度在高一些,會發現及川身上那件做工特別精緻。

「因為其他人的是統一購買,我的是專門訂做的。班上有位玩cosplay──」注意到影山一臉問號,及川換了個詞,「玩角色扮演的女同學,她特別幫我做的,還另外做了一套執事服,但那個就是條件交換了。」刻意隱去同學得意的展示成品時,他訝異的詢問為何是粉紅色,得到對方特別真誠的回應──經典的黑白配撐不起及川同學的騷包。

「對了,飛雄吃了那麼多東西都是我付錢,下午的活動就幫我一個小忙吧。」影山上下打量及川,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搖頭拒絕。

「放心,不會要你也穿女僕裝,只是要你換個衣服──是男裝,陪我上台表演才藝,幫個小小的忙嘛。」

在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常情下,影山不明就裡的跳進及川刻意設下的圈套──以來者是客的名義,阻止影山分攤食物的費用──,答應幫忙下午的活動。

及川繼續帶著影山在校園裡閒逛、看表演,餓了再繼續吃,消磨到下午兩點回去為活動做準備。及川衣著不變,一手包辦造型的女同學簡略幫及川補妝後,拿了一套衣服交給影山去換,影山確認是男裝才徹底鬆下戒心。

更衣後,略顯正式的服裝讓影山覺得綁手綁腳不太自在。白襯衫搭配修身西裝背心,領口繫上黑色領結,黑褲搭配黑皮鞋,襯得影山身形更為挺拔出眾。

「看起來很帥呢!衣服也很合身,影山君沒試穿過讓我有點擔心尺寸不合。」女同學雙眼放光,對於自己的作品,穿在出色之人身上相得益彰十分滿意。

「衣服當然合身。」及川憑著常抱的手感抓出影山的尺寸。「飛雄果然是人要衣裝,雖然應該是我穿起來更適合啦。」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機拍了好幾張。

「這身是什麼衣服?及川前輩等等要參加什麼活動?我該做什麼?」

「不是吧?及川你什麼都沒說就直接把人拉來了?」女同學對影山滿腹的疑問感到訝異。

「總是要留點驚喜才好玩嘛,再者現在說也不遲啊。飛雄你身上那套是執事服,說的通俗點就是男僕裝,和我的女僕裝是組合。我等等要參加校園美女的選拔,你只要在台上配合我就行了。」

「『美女』選拔?」影山瞪大雙瞳,一臉不可置信。「及川前輩是男的吧?」

「有什麼關係,及川先生的美可是不分性別的唷。」及川撥撥長捲髮,語氣簡直勝券在握。影山看著及川岔腿跨坐在椅子上,豪邁得粗廣的姿態,只能無言以對。

A大每年都有校園帥哥美女的選拔賽,一向是學園祭活動的最高潮。及川在大一那年就被推舉參加,入選全校十大校草,選拔的效應直接體現在tTwitter的關注人數,還有比賽時應援團的擴增。

下午三點,選拔賽如火如荼的展開,大批群眾擠在看台前參與。及川拉著影山在後台做準備,時不時遇上來和他打招呼,甚至是刻意來挑事的人,都一一被及川帶著笑臉看似圓滑實則暗損的打回。

「及川前輩,這樣沒關係嗎?」影山皺著眉一臉不悅,有些嘲諷直白到他數度想罵人,都被及川壓下。

「沒辦法,樹大招風唄。沒有人能討好所有人,就這樣吧。飛雄這麼關心我,真是太感動了。」及川狀似隨意的說著。面對長得帥的困擾,他一直以來都調適得不錯,但得到喜歡的人的關愛,仍讓他欣喜。

兩人東拉西扯到主持人唱名登台,及川親暱的挽著影山的手上台,瞬間全場注目。不少遊客都是專程衝著帥哥美女選拔賽而來,自然沒見到在校園內遊蕩已久的及川,忍不住驚嘆這個身形高顏質更高的參賽者。

女主持人站在穿著跟鞋身高超過一百九的及川身邊,顯得更為嬌小。她早就知道及川這身裝扮並且讚嘆過,現下她對及川身旁的帥哥更感興趣。「請問及川同學身旁的護花使者是誰?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嘛。」

男主持人也跟著搭腔,語帶幽默繼續活絡氣氛,「要護這麼大一朵嬌花的強者,必須介紹給大家認識認識啊!」

及川俏皮的眨眨眼,「秘密唷。」

台下一陣暴動。過於高挑的身形讓不少民眾猜測這可能是男扮女裝,只是極為精緻的面容,又讓他們覺得是男性不現實,但及川的男中音昭示性別。及川熟門熟路的自我介紹後,活動進入才藝表演的環節。

「及川同學要帶來什麼樣的才藝表演呢?」主持人照例詢問,節目單上沒標明及川的才藝表演,而及川看似也沒額外帶東西登台,只帶了個人,他揣測及川是想用他們一身的打扮,表演個短劇之類。

及川遞出麥克風交給主持人,沒有正面回答。「飛雄,接下來就麻煩你啦。」

「要做什麼?」影山從上台到現在都在雲裡霧中。

「走到我前面來,側身站好。」

影山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就定位後,及川一手繞上影山腰側上方,微蹲將另一手搭在影山膝後,腰部使力,現場群眾立即被眼前的畫面震了一下。

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的帥執事一臉驚慌,被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美女僕公主抱在懷裡。

「喂──放我下來!」影山的抗議聲被淹沒在群眾的歡呼聲,他用力掙扎,台下的觀眾發出爆笑聲,這一看就是沒事先套好招的場景,帶來一股歡樂感。

及川凝視影山,那雙栗色的眼眸帶笑耀動光輝,眼角被眼線勾出魅惑,逼得影山不自覺屏住呼吸。「再動,我就當眾吻你喔。」

調笑般的話語讓影山驚得不敢動亂,手不知該往哪擺。及川鬆口氣,他如果不出言威脅,可能會落得兩個人一起摔跤,畢竟腳踩粗高跟抱人難度係數頗高。

片刻後,影山心有餘悸的重新腳踏實地,主持人調侃道:「及川同學的才藝表演真是別出心裁。」

及川正要接過麥克風回答,突然雙腳懸空驚呼一聲,一旁的主持人瞪圓眼張大口,台下的觀眾再次發出爆笑聲,台上的組合仍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模式──這次換成身美女僕一臉慌張,被帥執事抱在懷裡。

冷靜下來,及川嘴角一勾,雙手順勢環住影山的頸肩壓低聲音,「我亂動的話,飛雄也要當眾吻我嗎?」

及川還沒得到回應,台下騷動著:是藍色的!女僕怎麼可以穿四角褲,太不敬業了!諸如此類的哄笑,及川才意識到他穿著裙子,而影山肯定沒注意抱起的高度會讓他春光外洩。他不是很在意裙底走光一事,嘴上仍說著:「及川前輩的美色要被看光光啦,快放我下來!」

「再等一下!」影山又堅持了幾秒才將及川放回地面。「我抱得比較久,是我贏了!」臉上滿是得意的神色。

好勝心強的傢伙真可怕。

及川在心裡感慨的同時,女主持人聞言噗哧一聲,並增添內容轉播給大眾:「帥執事表示他抱的時間比較長,的確有能力護住這麼大朵的嬌花!感謝護花使者辛勤的付出!接下來有請下一位參賽者上場。」

即使女主持人仍想多看幾眼帥哥,但是流程必須掌控,以免活動超時。

下台後,及川和影山被圍堵拍照,影山緊繃著臉嚇退不少人,及川藉機拉著影山回教室,讓替他們製作服裝的同學盡情地拍個夠,活動也告個段落。及川不負眾望的拿下人氣王並獲得女神稱號──不是早上他自稱的,而是名至實歸。

事後,專心沉浸排球世界的影山,自然不知他和及川在學園祭的照片,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


END


後記:
涼涼說的梗是及川女僕裝,飛雄男僕裝和公主抱,想來想去大概就學園祭文化祭這樣的名目適合吧。本來只想想個兩千左右的短篇消磨時間,結果逼近五千字還拖了兩三天.......結尾倉促見諒,該寫的都寫了我也想不到還有什麼能寫了(雙手合十)


评论(8)
热度(76)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