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岩影/小岩生快!】篇名待定

#過了大半小時才校完稿,篇幅長些的裸稿果然很可怕,如有看到未修改版的同好們,有空的話煩請再看一次QAQ另,篇名未定

@A.O 給親愛的北極熊夥伴的應援,在小岩生日時趕著出產岩影的我們,簡直就是在北極圈過著平行世界呢XD

#內文與生日無關,我可能還需要向小岩懺悔(雙手合十),祝小岩過生日也長身高。




01

岩泉拉开遮廉走进房间。一眼就看见盘据大多空间的king size床上,身高超过一百八的黑发青年侧身缩在床边,留下一大片空缺。

这副景象,让他想起影山最初来他这里小憩片刻,也是这个姿态。

约一年多前,岩泉从国见那边得知,影山也到他所在的城市就读。在国见有意无意的提起影山除了排球外一无是处,不太善于与人交际等,思量影山初来乍到,身为前辈带他熟悉一下环境也好。虽然他们真正相处的时日并不多,但他对这个上进又对前辈有礼的后辈,还是存有好感。

于是他通过手机联系,约到眼带黑圈,走路有些飘忽的影山。

关切之下,得知影山住进学校配给的宿舍,室友经常通宵打游戏严重影响睡眠,练习带来的疲惫得不到充分休息,和室友争过几次每每不欢而散,弄得他身心俱疲。再者,宿舍离校区通勤又远,他不得不早起才能赶上练习,接连几天下来精神已逼近极限。

岩泉立即取消原定行程,拉着推辞不了的影山回家补眠。

那时领着影山进门安置好后,出门买些原先计划要买的东西返家,看见影山战战兢兢的睡姿愣了片刻,活像受虐小媳妇的睡法让他叹了口气。他俯近试探性的低喊一声,响应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岩泉小心翼翼的将影山扳回正面舒展四肢,就像现在做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当时影山近乎昏死的任他搬弄;而现下被碰触,宛若触电似的一跳。

「惊醒你了?」岩泉没意想到会惊醒影山,「抱歉……」

「没、没关系,闭着眼睛休息而已。」影山垂着眼,莫名的不敢看岩泉的眼睛。

「今晚早点休息。」岩泉思忖着影山返家洗完澡后就直接回房,大概是练习太累。错过影山的异状,伸手揉揉黑发,泛着湿气的触感让他皱眉。「就算累也要吹干头发,我来帮你。」

「行了──小岩妈妈待会是不是还要把晚餐端到房里,一口一口的喂着小飞雄吃啊?」及川倚在门边,一脸受不了的神态。「好了,难得及川先生来访露一手厨艺,快点出来吃饭啦。」

「露一手厨艺?」岩泉额角绽着青筋,想起方才在厨房添乱的人弄得他兵荒马乱,忍不住反驳:「是露一手如何烧掉厨房的艺术吧!」

「烧掉厨房也是一种才能嘛。」及川大言不惭的说道。在外求学三年多,住宿地点没有厨房,再加上吃饭时总有人约,以至厨艺技能近乎于零。

沸水外溢的声响阻断岩泉接续的驳斥,瞪了及川一眼,急急跑去关交代过及川该关却没关的火。

影山起身,猝不及防撞上及川意味深长的目光。他读不懂那目光的深意,但连结上在洗完澡尚未出浴室时听到的话语,蓦然感到心慌。


02

及川趁着大四课少的闲暇,来到竹马就读的城市游玩并借宿。

一入门,从玄关旁鞋架上多出的鞋子,就昭告这里和他两年前来时,已然不同。屋内许多日常用品从形单影只转为成双成对,充斥着另一个人的生活痕迹。

「及川前辈。」坐在客厅的影山点头打招呼,立即站起接过岩泉去接及川的路上,顺道采买回家的日用品和食材,并且迅速的归位。

接着两人就讨论起午餐要吃些什么,完全将他晾在一旁。

「哈啰,我还活着唷。」及川夸张的挥挥手,彰显存在感。「你们的待客之道真是太糟糕了,我不辞千里而来──」目光落在靠窗的大床上,两颗枕头却没有占据各半,而是紧邻在床中间,话语霎时间被回忆梗住。

他想起最初岩泉提起影山搬过来一起住,脑中浮现那间只有一张大床的公寓就顺口揶揄:「你们这是当室友,还是当床伴啊?」

该不会当时的戏言,成真了吧?及川善于思考的脑袋停顿片刻才重新运转。

小岩不是那种会找床伴的人啊,飞雄这么单纯也不会,莫非……及川看着岩泉和影山随意的接续谈着家居相关的话题,自带将他屏蔽在外的气场,开始猜测这两人,或许已经不是室友关系,而是同居人。

虽然好友屡次在通话中提到后辈,但从未听闻好友提过这事,他一时之间拿不准到底是什么情况,决定先按兵不动的观察。下午,影山随同岩泉,带着及川走访上次赶不及寻探的景点。夜晚,及川提出要去夜游,影山原本习惯性的想跟,但被岩泉以熬夜一天,会严重影响身体和练习状况劝阻。

影山紧绷着脸站在玄关送即将出门的一对好友,压不下被丢下的感觉,也就压不下脸上的不悦。

「那就麻烦你顾家,门窗记得锁好,早点睡。」岩泉揉揉影山的头发以示安抚。「等我回来。」

「汪。」

岩泉的手僵在影山头上,和影山一起眼神诡异的看向及川。

「及川你有病?干嘛学狗叫?」

「你们刚才的对话和神态,就是狗狗依依不舍的在门口,企图挽留要出门的饲主,而饲主也放心不下狗狗自己顾家,但有事不得不出门。啊──不过这只狗狗比饲主高了几公分呢。」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岩泉被踩了身高的痛脚就直接开揍。「痛──小岩你不能因为我说实话就生气啊!」

及川掩着被打疼的地方重重叹了口气。他经过大半天的观察,得出的结论──这两人彼此喜欢却都没有自觉。相处自然的氛围没有恋人间的热浓重黏,却有伴侣的温淡轻甜。

飞雄是个单纯的排球笨蛋,应该不懂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小岩只交过一个女朋友,经验值也没多少,可能也没发现已经越过前辈对后辈的关切。

这两人,大概是习惯成自然,对于中途发生什么变化一无所知。

及川犹豫了一下,想起谚语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打算撒手不管,但又随即想到──不行,不管的话就是『自然弯』了!

为什么出来旅游,没达到放松的效果还要这么纠结啊……及川有些胃痛的跟着岩泉出门。

隔天傍晚,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哩香,及川抓准了邻近厨房的浴室水声止息的时刻开口,「小岩,你和藤井分手后,就没有其他交往对象了?」

「没了。」岩泉头也不抬的回答。

「虽然小岩长的没我帅──别拿锅铲打人啊!」及川急急躲开,「但还是有女孩子向你示好吧。」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刚毅的脸庞、健壮的身形、可靠的气息、细心的体贴──除了总是对他暴力相向,还有像老妈子的个性以外──,具备了许多好男人甚至是好老公的特质。

「有是有,但我没有想交女朋友的打算,而且我没空。」

「你一个单身汉,为什么没空啊?」

「上课、社团、偶尔打工,家里休息。」

「假日有空吧?还有下课后没有打工的夜晚,答应女孩子的邀约总行吧?」

「假日和飞雄去爬山或冲浪,平日晚上要回来做饭,没多余时间。」

说到底就是因为飞雄啊小岩你有点自觉好不好!及川在内心翻了一圈的白眼,脸上却还是故作深沉的说,「我们大四了,都说校园里的爱情比较单纯,小岩你好好考虑一下。」眼神瞟了一眼迟迟没有打开的浴室门,内心觉得愧疚,但又逼不得已。

「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不想改变。」岩泉专心投入食材的料理,没再搭理及川抛来的话语,也没发现径自回房的影山。

晚餐料理的差不多后,及川尾随岩泉站在门口,在岩泉提出要帮影山吹头发时连忙介入。

餐桌上,及川察觉影山食欲不振的不想动筷,知晓他故意说的那番话,应该是被放在心上,但这副景象让他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担忧。

岩泉接过影山的碗,从锅里多搯了几块猪肉放入,再打上绵滑的温泉蛋才递回影山手上。「快吃吧,都是你喜欢的。」

影山眼底的阴郁,顿时如朝阳冲破乌云冉冉上升的灿亮。

好友笑得一脸温柔的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后辈,及川觉得遭受一万点的暴击。

为什么出来旅游,没达到放松的效果还要看人晒恩爱啊……及川沉痛地看向天花板,随后又略带忿忿地看着单纯的吃货已经将心烦事抛到脑后,抛掉他处心积虑的提醒。

眼看自己又要被两人气氛隔绝,他连忙出声抗议:「小岩!为什么我没有温泉蛋!」

「冰箱里只剩一颗蛋。」

「来者是客,而且飞雄是后辈要懂得敬老尊贤啊!虽然我不老但是可贤了!」

「闭嘴!我有另外炒几样合你胃口的菜,快点吃!」岩泉做了影山喜欢的猪肉咖哩温泉蛋,也没对及川顾此失彼。晚饭就在吵闹的氛围中渡过。

再隔天傍晚,及川收拾行囊,但收拾不了忧虑准备离开。走了一段路后,及川突然惊呼:「啊──名产我放在玄关忘了拿!小岩可以回去帮我拿一下吗?」

「不是跟你说了出门前要再检查!」岩泉还特地替及川巡视屋内一圈,看有没有东西落下,没想到最后出门的及川还是落了物品,更没想到那是刻意为之。

「麻烦小岩了,谢谢!」双手合十的请求状。岩泉瞪了一眼后,就小跑步回家。

确定岩泉离他们的距离已经听不到谈话,及川才对站在身旁帮忙拿行李的影山开口,「飞雄……」难以出口的话语让他顿了一下,那双专注听他说话的墨蓝瞳色让他胃里翻搅,仍艰困的吐出话语,「你啊……要学着让小岩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话头出口,接续就顺畅许多。「这样小岩才有机会认识其他的人──尤其是女孩子。虽然这大多是小岩习惯照顾人的个性造成的,但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太依赖小岩了。」

放手吧,这样对小岩比较好。

及川忍了忍,终究没将这句话说出来。

他知道这仅是他的私心。

好友对于后辈而言,是这一辈子再也找不到这么适合的对象。但是后辈对于好友而言,却不是那么美好。过于严肃的认真、一根经的不知变通、情商不足以应对人情世故等等,虽然也不是没有优点,但是这些优缺点加加减减,一旦含入社会风气对于同性恋爱的尚未全盘接受……

无论原先的数值为正为负,转瞬间都只能呈现负值。


私心不想至交好友和关注已久的后辈落入窘境,却又明了他于他们而言,无论是什么身分,其实都无权干涉太多。

他终究不是他们两人中,可以做定夺的谁。

拉回飘远的思绪,入目是拧起的眉和迷茫的神色。他想:话说到这里,飞雄大概隐隐意识到什么,却还是不懂。

及川深吸一气,惯用的笑脸收敛成严肃,「飞雄,你喜欢小岩,所以我和小岩去夜游你没去会不舒服;我提到小岩的前女友你会不舒服;煽动小岩去认识其他女孩子你会不舒服。那个,不单纯是后辈对前辈尊敬般的喜欢,而是想成为情人那样的喜欢,懂了吗?」

太阳西沉的光辉映在刷白的脸上,及川将双手压在影山肩上,彷佛不这么做,眼前的人就会融进昏黄的夕照里消失。

啪达啪达的脚步声接近,岩泉疑惑的看着两人的动作,发现影山的脸庞白的不正常,立即质问及川:「喂,你是不是又欺负影山?」在北川第一时,及川没少干过这样的事被他遏阻。

「飞雄肚子不舒服。」及川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岩泉一听就立刻转移注意力。

「我先陪你回家,再送及川去乘车还来得及。」岩泉当机立断,想伸手扶人扑空。

影山向后退了一步,「我没事……自己走就可以了。岩泉前辈你们先走吧。」已无最初的失态,但脑中仍被及川灌入的大量讯息塞满,难以消化。

岩泉再三确认影山可以自行返家,交代晚上他会晚一点回家,记得煮些清淡点的东西吃对肠胃比较好,如果还是不舒服的话一定要打电话联络等等琐项,才放人离开。

及川的目光停驻在影山的背影想着──在海面上掀起一阵风浪,船到桥头会自然直还是自然弯,还是要看航行者怎么操控方向。

03

黑夜掩月,熄灯的房间失去光源。

岩泉侧身躺在床中央的分界旁,即使在伸手难见五指的夜中,他仍能清楚辨认影山睡在床边的背影,那个背影他一连看了三天。

他终于肯定,影山在回避他。

回溯着这几天的记忆,影山似乎是从及川离开那天开始不太对劲。

那晚他送走及川,去赴社团聚会的约,但心里始终惦记身体不舒服的影山,没待到散会就先行离开。回家时,发现影山没有留灯──他在影山晚归时惯于留灯,久而久之影山也养成在他晚归时留灯的习惯──,推想大概是身体不适,所以没留意到细节。

打开光线柔和的夜灯,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探看,人已经睡下,但保险起见他还是将人唤醒,确认身体有无异状才放下心来去盥洗。躺床休憩时,他将枕头拉到回原来的位置,泯灭因及川来访睡在两人中间的距离,才意识到影山还睡在床边没有挪回。

他看着影山的背影,恍惚中想起一年多前影山刚入住的模样。

没有第一次来时那样憋屈似的缩在床边,但睡在靠床边,一翻身就会滚下床的限缩,像一只误闯陌生环境的猫那样警戒。影山醒后,他再次重申把这当自己家后就没再多提,以免反而造成压力。但日常生活中的举止,无形中带着影山融入他的生活。

他看着让影山从最初一副惊扰到人的不自在,到会躺在沙发上看排球月刊的恣意,睡姿也从绑手绑脚到懂得睡开一些。他的观察,影山的睡姿势算是规矩,不会在睡到半夜就大施拳脚、三百六十度翻转。两人各占一半的床各自为政,相安无事。

直到当年第一波寒流来袭。

那天他超过三十个小时没阖眼,就为了赶教授临时增加的考试范围,结束下午的考试返家简易沐浴后,从柜子中拖出厚被就昏睡到半夜被肿胀的膀胱逼醒,再次回房间才看见影山穿着厚外套蜷起身体,盖着保暖度不够的被子。

他估计是开学时已入春,所以影山忽略该带厚被。

他俯身看着影山的睡颜,不禁感慨着:真傻。

虽然前后辈的关系还在,但他们明明已那么熟稔,分被子一起盖也只是小事而已。他摇醒影山,影山睡懵完全自理不能。他一边解释着:你穿着外套睡,早上醒来体温变低容易着凉。一边脱去外套,突来的寒意让影山醒了几分。

「睡过来一点,被子拉不到那么远。」岩泉将两人的枕头往中心挪,掀起一半的被子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影山过来。影山迟缓的思考来不及告诉他这样过于踰越,就不敌睡意和被子上的余温,再次沉沉睡去。

醒后的影山觉得尴尬,但寒意比尴尬难受,不久后影山就习惯这样亲昵的睡姿。时序从冬走到春,春进入夏,夏转往秋,被子的厚度随着季节而变换厚薄,但两人在床上睡觉的位置已成定性。

所以及川来访,硬生生睡在他们之间,让他极为不习惯──身旁不是熟悉的气息,不是熟悉的体温。但及川离开后,被拉开的距离像失去弹性的橡皮圈,无法弹回原先的位置。

就连日常的诸多交集都开始断线。

影山一向因为晨练而早出,但一般晚上除了偶尔的聚会都会家中,但一连两天都有约,还拖到超过平时的睡眠时间才回家,他根本找不到空隙问到底怎么了。

岩泉看着自己不知不觉伸出的手,决定在去问及川前,先和影山好好谈一谈。

早晨,岩泉在影山准备出门时,在门口叫住他。「今天晚上应该没邀约,会在家里好好吃饭吧。」应该上扬的问句,成了下坠的肯定。

「我……」影山语塞,其实前两晚根本没邀约,他是故意在外游荡加找資料,才会那么晚回家。紧紧抓住横过身体的背带,「好。」影山想着,今天本来就是说这件事的最佳时机,只是下意识的,还不太想面对。

影山转身,手搭上门把时脱口而出:「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语气已经没了先前的严肃,转换成关心的柔和。

影山蓦然鼻头一酸。

用力扭开门把,影山想着下次再说出:我出门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夜晚,简朴却溢香的菜式摆在餐桌上,岩泉思量着饭后再来谈比较不会影响食欲,但双方无话的凝滞让他觉得手上的筷子如千金般的沉。

影山草草扒了几口饭就搁碗,忐忑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也顾不上岩泉还在进食中就丢出发语词。「那个……」岩泉放下碗筷,专注的盯着影山竖耳聆听。

笔直的目光简直要逼回影山的语句。他垂下眼,吶吶说着:「我我、我……已经在找房子,明天、早上参加合宿,会顺便把行李带去队友家放,这段时间……谢谢岩泉前辈的、照顾。」

岩泉呼吸一滞,收紧拳头,比想象中的还要冷静的询问。「为什么突然要走?」

「我离开对岩泉前辈比较好。」影山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但语气显得理所当然。

岩泉猛然起身,木椅和盘子的撞击声混在一起,他用力的揪起影山的衣领吼着:「开什么玩笑!别擅自决定怎样对我比较好!要走给我一个具体的理由!」

影山被怒目相向的神态吓到,同住一年多他还没见过岩泉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走了,岩泉前辈就不用管我,我也不会妨碍到岩泉前辈交女朋友。」影山三言两语就交代完具体的理由。

「我没有想交女朋友!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非常好。」岩泉咬牙切齿得无比烦躁。先是及川后是影山,接连和他提到女朋友一事……他猛然意识到,影山会这么说,是受到及川的影响!他瞇起眼,质问影山:「是不是送及川离开那天,他私下和你说了什么?」

影山终于抬起眼正视岩泉,瞳里燃着烈焰,「及川前辈说我喜欢你,然后,我发现及川前辈说得没错──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影山把语末的这四个字咬得很重很重,瞳里的火把灼热得刺目。岩泉一时无言以对。

「对不起。」影山再次开口。

对不起你把我当后辈看待,对我这么好,我却喜欢上你。

「对不起,明明性别相同还喜欢你,被男人喜欢很恶心吧……」

影山不自觉的说出这几天从旁人那边听来的话语。他想过,意识到那是喜欢后他认真的想过,为什么及川前辈要试图劝阻,最后得出的结论,因为他的性别不是女的。他不明白为什么性别不同,就不能存在那样的喜欢,但是问过周围的人大多都这样说,好像连及川前辈都这么觉得……

「喜欢和性别没有关系,为什么要说恶心!」

影山点头,其实他隐隐知岩泉前辈应该不会介意这个,但是他不想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这么好的岩泉前辈。眼内跃动的火光逐渐黯然,「对不起。」影山又说了一次,「但我不觉得我有错。」这句话宛如一阵风瞬时煽动火花持续,语落却熄灭了最后的星火,坠了一灰烬。

影山覆上岩泉还搁在他衣领上的手,感觉不出他们两个人是谁的手比较冷,停顿几秒后,将岩泉的手甩开。

影山对着楞楞的岩泉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转身就去收拾行李。

岩泉默默看着影山收拾。他想说些什么,却顺不出能说些什么;想挽留,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立场,事情来的太突然他毫无心理准备,还拿不准他是怎么想的,不能贸然行事。

给人希望又拒绝,如飞上天堂又坠入地狱。

影山的东西不多,但生根似的经年累月之下,物品比他当初简便的行李增加许多,行李箱容纳不下。其实他本来以为这些东西,可以等到合宿后确定找到房子再慢慢整理,一件一件的丢,但没想到自己最终耐不住性子,摊牌摊的这么彻底。

最后他只拣选必要的物品带走,支支吾吾的麻烦岩泉帮他把那些东西丢了。岩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看得他发毛,那道目光直到他收拾完毕站在门前要离开,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出门了。后面三个字在影山舌尖跳跃了好几秒却跳不出嘴唇,他深吸一口气,扭开手把。「我出门了。」

启门,迈步,头也不回。


04

岩泉躺在沙发上,环视屋内一圈。

这间小公寓,是父母熟识的朋友得知他在这边求学,主动租借的。租金便宜很多,空间摆了一张king size的床仍显得宽敞,但当时一个人住惯了,影山刚来住时,他明显感受到领域变小,适应了一段时间才习以为常。

如今影山离开,却变得比他入住前还要空荡。

离那天的坦白已经过了三天,影山遗留的东西他一样也没动。这间房已经够空了,禁不起再丢弃任何东西。

食欲尽失、低落、空虚、心痛。

这些他曾经历过的感觉再次来袭,他已经不用去想他对影山的喜欢是不是对等的喜欢。

升大三时,和他交往近一年的藤井提出分手,就是那样的感觉。他也才恍然,当时他陷入难以自拔的低潮,刚好这个时候接到国见的消息,除了关照后辈的心思外,多少也带着想转移注意了考虑。

只是他没想到会陷入,双方都是。

最初只是觉得影山被室友严重影响睡眠问题迟迟没有改善,这样很糟糕,才会邀影山一起住。当室友后才发现影山的生活真如国见所说,除了排球外极度匮乏,他就硬拖着影山四处走走晃晃,一来二去两人越来越熟。当他三个月后听到藤井有交往对象时,他已经能一笑置之给予祝福。

影山决绝离去的背影不断在脑海回放,他有预感,如果他不追──去他的性别不同!

他拿起手机拨打及川的电话:刚接通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开口:「及川,我决定了,这次不用你插手。」

「看来是我多事了。」
「但这多事是好事还是坏事,是我决定的。」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谢了,保重。」
「你也是。」


五天的合宿结束,影山带着休息不足的疲累拖着身体走出体育馆,一眼就看到岩泉。他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揉揉眼睛彷佛想验证这是眼花,然而那个人却走的离他越来越近。

「呃、岩泉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即使还不知岩泉的来意,影山的心脏止不住加速的鼓动。

岩泉的笑意柔化平时显得严肃的眼神,打从影山看见他的身影眼睛就发亮那一刻开始,他知道他没有做错决定,他清了清喉咙,极为慎重的说道。

「我来接你一起回家。」

END

 

後記:

真的真的寫得太匆促了,走感情線拉長篇幅真是硬傷.......
不過好處就是@殤傷(居然無法@.......但推估殤傷應該會看到吧orz)之前點的岩影大學同居我會寫的比較有底氣,點文拖了快一年真是不好意思.......

啊,總之,希望岩影這個CP能再多點能見度,最好能有糧QAQ

评论(6)
热度(106)
  1. Fuera del Mundo云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uera del Mundo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