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月/ABO】抑外(上)

#久没写文+题材不熟+不擅长写篇幅较长的文,文感生疏请见谅。
#ABO题材,设定不周有bug请见谅。
#本文为及影←月,不能接受及影、月影其一者,有缘再相见。

續篇:(中) (下) 〈再見初戀〉

01

馥郁酒香涌进鼻腔──不够、还是不够,完全不够。

泛着热潮的身体,猛力钻进扶着他的前辈的怀里,不得要领的拼命磨蹭,热度不降反涨。他无助的抬眼,正好看着前辈的嘴唇张张阖阖。

那里、就是那里──

疯狂叫嚣的意识盖过应该入耳的话语,他意欲顺应本能的垫起脚尖,双颊突然被掐住上抬,一个湿软的物体贴上。还没反应过来两唇交接这一事实,舌头已迫不及待的探出热切纠缠,汲取唾液舒缓体内的燥热。情潮一波方平,另一波又紧接而起,反复数次后,燥热急涌感渐渐化成暖暖细流,但他仍舍不得抽回发酸的舌根。

对方突然抽离的落空,肩上被重咬的痛感阻断他的抗议,恍惚的神智刚被拉回就听见前辈说着:「抱歉,我不能正式标记飞雄,只好咬肩膀转移想咬后颈的欲望。」

那一瞬间他觉得很冷,冷到刺骨椎心的痛。

影山被不是梦的梦冷醒,却发现身体在发烫。勉力支起上身,神智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发情。

原来身体觉得不舒服、不是、晕车……的关系,而是、发情前的症状?好热……这种情况吃药片大概、已经没用,还是注射、特效药好,我应该有、带…….吧?

不断涌上的热度干扰思考,影山浑浑噩噩的将靠墙的行李勾过来,手巍巍颤颤的翻出注射器注射,缓缓推进的冰蓝色液体淌进血管。针筒见底时拉门刷地一声被拉开,猝不及防的惊吓让他狠狠的扎痛自己,又急忙拔起针筒塞到身后试图隐藏。

影山一连串的动作徒劳无功,站在门前的菅原已看得分明。

菅原话在舌尖欲言又止,他从来没想过极为优秀的后辈居然会是Omega,只是伪装成Beta,这个不太现实的事实摆在眼前,带来巨大的震撼。影山整个人不安的紧绷全身,面上于事无补的强装镇定,看得他心底起了一股酸涩,再混入些许的苦。

近一二十年医药有突破性的进步,和优生学双管齐下,Omega的体质大为提升,进一步提升Omega的社会地位。以往明令禁止Omega参与的事项也逐渐松绑,像排球这样的团体竞赛已不在规范之列,但实际上各校招收入队的成员,仍以Alpha和Beta为主。

人的价值观与思想转变的速度,跟不上医学的进展,还是有不少传统派的人歧视、排斥Omega,认为其发情期的存在扰乱社会秩序。这样的风气下,让为数不少的Omega仍选择伪装成Beta自保安全,毕竟生理先天就处于弱势。或许是这样,大多影山才会选择隐瞒自己是Omega。菅原为自己有些不甘心的感觉苦笑──身为Beta的自己被Omega夺取首发球员的位置,才知道其实自认的思想开放,根本还不够。

菅原犹豫片刻,打消想装作没撞见的念头,尽可能用正常的表情和语气开口。「抱歉,我会保密的。」踏入室内,鼻腔吸入未散去的信息素,菅原皱起眉头连忙跑去开窗,疏散室内残存的气味后,坐到离影山有段距离的地方。

虽然Beta对Omega的信息素没那么敏感,但菅原仍受到些许影响。他难得疾言厉色的训斥:「你怎么会这么大意没吃抑制剂?还好大家都出去了,温泉旅馆也只有我们这一组客人。」一想到如果回来找影山的人是队上的Alpha,影山就此被标记的机率极高,心里止不住发寒。

即使有药物的抑制,仍无法彻底消抹本能的存在──Alpha渴望标记,Omega渴望被标记。

「我应该有吃才对……」影山拧起眉一脸凝重,他一向都很注意可能影响他打球的变量,再加上吃药三年,早已养成习惯。

「总之你要多加注意,千万别忘了!」菅原一脸担忧,运动相关社团的参与者Alpha的比例比常态分布值还高,而Omega周围的Alpha人数越多,越容易引诱发情。他毕业在即,影山看样子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属性,万一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也不知道影山该如何是好。

「嗯。」影山因为特效药的副作用开始晕眩,看不清菅原忧虑重重的神色,草草说了自己不舒服想再休息一下,就躺回床上歇息直到晚餐才无精打采的出现。

「哇啊──影山你的神色也太惨了吧!」日向对着影山惨白的脸大叫。

「原来王者的身体,娇贵到无法负荷山路啊。」月岛在一旁讪笑。

「吵死了…….」影山有气无力地瞪了两人一眼,副作用除了头晕目眩外,还让他吐了好几次。毫无气势的反驳让日向和月岛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大地连忙阻止。但影山难得虚弱到没有反抗之力,日向和月岛还是时不时的损了几句,间接活跃起晚餐的气氛。

电视播着晚间新闻,下方跑马灯闪过【倡导】未被标记的Omega 谨记按时服用抑制剂。菅原的心突了一下,身旁的大地注意到异色开口关切,他总觉得菅原自从下午折回查看不舒服的影山后,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菅原撑起笑容说没事,食之无味的在心里盘算着和影山同届的日向和月岛是Alpha,山口是Beta,那么……..有些事应该是他可以在毕业前做的。


02

四月,新生进入校园,各个社团卖力的招收新生。

「今年新生变多了啊!有强豪的感觉,嘿嘿。」

「而且Alpha的比例颇高,六个人里面就有四个Alpha。」

「啊,这个名字我有印象!」

排球部的成员除了月岛外,都围绕在新任主将缘下的身旁,七嘴八舌讨论着收到的入部申请书。缘下收起申请书开口,「好了加紧练习,新生加入,首发位置可能要重新洗牌了。」语落,几个热血单细胞立即散开去做暖身运动。

自从春高取得佳绩后,练习赛的邀约纷沓而至,新生加入后的新阵容得以试验效果。

月岛扶了一把踉跄的影山,影山还没来得及道谢月岛就先开口:「没体力就把机会让给后辈,练习赛而已。」

从第二局中场开始,月岛就发现影山状态不太对劲。在外人眼里,或许影山的托球完美无缺,但月岛明显的感受到,影山的托球精准度一直在下降,而且练习赛的对手并非强敌,影山的上衣却整件被汗水浸湿。

「我还有体力!」影山忿忿推开月岛,抹去不断滑落的斗大汗珠,拒绝力不从心的事实。

月岛若有所思地看了影山一眼就不再多说。从练习赛开始,他就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朴质木香,气味是他可以接受的类型,却莫名搅得他心神不宁。方才扶住影山和被推开时,他蓦然发现那股味道,似乎就是出自于影山身上。

那个闻起来像是信息素的味道,是错觉吧。

王者是比Alpha还有威吓感的Beta,是Omega也太荒谬。月岛的理智笃定的回答,但影山靠在身旁拦网的气息,让他直到赛后点评结束,脑中仍思索着影山是Omega的可能性。

社团活动结束,轮到山口和月岛当值打扫,山口正要进储藏室拿清扫用具,突然被影山不太自然的截住。「山口我、我明天有事,今天想和你换值。」

山口担忧的看着影山双颊泛着潮红,误以为是发烧的症状,出于好意的提出解决方案。「明天我可以替你轮值,身体不太舒服还是早点回家休息比较好。」

「我、」影山被山口的一片好心噎住,开始浑沌的脑袋,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单独和月岛相处。

「山口你先回去,我有事要问影山。」

「可是影山……」山口还想帮影山争取一下,后续话语就被月岛锐利的眼神割断。「好吧……那麻烦阿月注意一下影山。」月岛点头,山口就着对月岛的信任,放心的离开体育馆。

月岛迎向影山,影山残存的理智想退后,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前。

木香不再似有若无,浓郁的香气在体育馆大肆漫开。

月岛觉得这真是荒谬到可笑,但现下的情况已不能否认影山是Omega的事实。

「帮我、短期标记……」

影山艰难的开口,已经顾不上唯一可以求助的对象,是他处不来的人。热流在体内横冲直撞,月岛身上闻起来清冽的信息素没有丝毫镇定的效果,反倒撩拨那股热流冲击理智的闸门。

他双手揪住月岛的衣领,不愿意看月岛的眼睛。

「这就是王者有求于人的态度?强迫人可不好。」月岛扒开影山热得发烫的手,仰起下巴睥睨一笑。虽然他受到影山信息素的引诱,身体本能的跟着发热,但相比影山的失态,显得游刃有余。

月岛抽离影山的手,也抽走影山最后的理智。

热涌恣意的冲破闸门,影山不管不顾的掐住月岛的肩头,直接用力踮起脚尖将嘴堵了上去,下一秒双方牙齿猛力撞击的痛感与沾染的唾液,消散了好几分发情带来的暧昧。

月岛掩住生疼的唇齿,不发一语冷冷地瞪着影山。

回神的影山深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愚蠢至极的事,但时间无法回朔。「堆、堆对对──对不起。」心虚看向一旁闪避视线,口齿不清又咬舌的忙乱道歉,手脚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月岛突然笑了。

一半是被气笑,另一半是影山那副像是孩子般做错事的神情,与平常高傲的姿态成极大反差给逗笑。

笑声让影山头皮发麻,浑身绷得更紧。


「王者真不愧是王者,不顾他人的意愿就为所欲为,道歉也毫无诚意。」月岛止住笑意,即使不承认刚才那个突来的撞击和接吻沾边,仍用力的抹了抹嘴唇。

「我又不是故意的!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影山咂嘴,事态失控让他无比焦躁。

「身为加害者还这么嚣张,反正你欠我一次,不好好服用药剂是你的错。」月岛明白那种本能式的突发状况,在没有药物可抑制的情况下,短期标记是最佳选择。但被影山硬上的感觉,不爽这个词不足以概括他的情绪。

「我每天都有吃药!甚至连特效药都注射了!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药剂突然失效!我又不是自愿生成Omega的!」

不甘、懊恼、委屈、害怕随着怒吼一齐宣泄而出。

影山没办法形容他有多惶恐。

比赛一结束,他连忙找借口拖着身体回到社团休息室注射特效药,却发现热潮不退反增。那一刻他的脑中空白了好几秒,随后惊慌到产生绝望。

新进的后辈中有一位出色的Alpha也是二传手,影山虽然有不被取代的自信,但加上自身属性的变量,他忍不住悲观的想着──在崇尚Alpha的体育界中,身为Omega的自己,还能走多远?

还能打多久的排球?

仰头阻止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滑落,忿忿说着:「可恶,就和菅原前辈说了我不想找你帮忙……」语尾难以自制的哽咽。


月岛惊愣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抓狂的影山是见惯的。
怒吼的影山也是听惯的。
但是脆弱到要忍住眼泪的影山,大概没有人见过。

温热的指腹抹过眼角溢出的液体,影山满脸讶异的看着月岛僵硬的收回手。

「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哭了。」

月岛装作一派自然,将方才神使鬼差的出手归咎于Alpha对Omega本能的保护欲。

「才没有哭!」

影山倔强又恼羞的神情,让月岛反射性的想调侃,但墨蓝瞳中的泪光,让他话到舌尖转了个弯。「Omega在发情期时情绪会比较脆弱,很正常,不用在意。还有,菅原前辈知道你是Omega?找我帮忙又是什么意思?」

「去温泉旅行那次突然发情,注射特效药被菅原前辈撞见。后来菅原前辈交代我,如果有突发状况,就找你帮忙,因为你很冷静也很理智,可以压抑本能。」

「原来是这样,难怪菅原前辈在毕业那天,特别嘱咐我如果你有需要,请我务必帮忙。」这么一来就能解释,菅原前辈那时为何会语重心长,向来温和爽朗的态度突变强硬。「等一下,你说温泉旅行?那你这次发情距离上次,还不到一个月?」

月岛皱着眉头,一般Omega的发情期是三个月一次,发情天数因人而异。但这么推算下来,影山未满一个月就再次发情,频率显然异常。

「我──唔……」热潮如急涌袭来,比先前的都还要猛烈。影山看着月岛的眼神很快就从慌乱变成迷蒙,身体不受控制的蹭向月岛,双手也环上月岛的颈肩。

「帮我……好难、受…….」

木香直扑月岛,月岛心理仍排斥构成短期标记的接吻,但影山的状态已是箭在弦上,在不做处理,难保不会有还在校内的Alpha受到气味的引诱而来。Alpha的本能也开始侵袭月岛的理智,权衡之下,月岛决定保有理性的顺应本能,接受不美好却是最适宜的选泽。

月岛抬起影山的下巴吻上,他记得构成标记的主要因素是体液的交染,仅有唇相贴合大概无法抚平发情期。才刚启唇,影山的舌就迫不及待的钻过来纠缠,月岛舌间使力压制那条窜动的舌,僵持片刻后交融的唾液抚平影山的躁动,月岛便将人推开。

两人间的氛围满是尴尬,影山琢磨很久后吐出了一句:「抱歉。」想了几秒后又补上:「谢谢。」

「王者的感谢,代价真是高的让人难以承受。」

「你!」影山气恼,但也没立场多说什么。注射药剂的副作用开始发作,影山强撑着晕眩带来的不适,径自拿了清扫用具打扫。

「不舒服就不要勉强,把事情丢给庶民做,对王者来说很理所当然吧。」

「我可以做!」

影山脸色发白的说完,喉头抑制不住急急涌上的恶心,吐了一地。

月岛静默了几秒,「去旁边坐好,别添乱。」

「对、不──」影山难堪的道歉被截断,「别说,我听腻了。」

最后月岛独自清扫整个体育馆,并且将虚弱的影山送到家门口。

月岛在归途中倏忽意识到──影山的突然发情,是建立在有注射特效药的前提,代表药效根本没有发挥,但副作用却一样也没落下。再联想到不正常的发情频率,心底浮上不安。

他揉揉发疼的太阳穴,但愿是他想太多。


03

「阿月,你和影山昨天是怎么了吗?」

山口抓抓脸颊,平时月岛和影山的相处谈不上和谐──大多是月岛单方面挑起,但影山往往怒火过了也就算了,像今天这样刻意闪躲的模样,显得特别突兀,就连托给月岛的球都失误连连。

「大概是有人理智回来后,觉得做了羞耻的事。」

羞耻?影山?

山口侧头满脸困惑,但见月岛没有再说的意愿,只能压下好奇心不再追问。

月岛故意悄声接近在擦汗的影山,目光在黑发遮不住的后颈停驻。

Omega的腺体在后颈,Alpha在那里留下齿痕,是永久标记的方法之一。

影山一转身,就看到站在身后沉默的月岛,狠狠吓了一跳,表情如见鬼。

「不要别站在别人身后不出声!」影山恶狠狠地说着,因惊吓而失速的心跳,再对上月岛茶色的瞳孔后,简直要跳出心口。

「王者今天特别高高在上,直到到现在才舍得施舍一个眼神给庶民,和昨天那种有求于人的样子反差真大。」

影山闻言浑身一僵的反应让月岛勾起嘴角,心情好了不少。

一早遇见影山,那个避之唯恐不及的反应让他觉得有趣,但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刻意无视,心底缓缓升起一把无名火。

「午餐时间来找我,有事问你。」



午餐时间影山不情愿的忐忑赴约,想到又要面对月岛的嘲讽就止不住心烦。月岛顾虑到影山是Omega的事情要保密,特地选了隐密处谈话。

「温泉旅游那次发情,你有按时服药吗?」

「有,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发作了。」

「注射特效药有用?」

「有用。」

月岛眉间起折,迅速把已知的讯息做统整。

「一般而言,Omega的发情频率和强度,会随着身边的Alpha数量而增加。东峰前辈那届只有一个Alpha,这届的新生有四个Alpha,再加上昨天的练习赛有外校的Alpha在体育馆,高密度的Alpha聚集,可能是诱发你提前发情的因素。」

「但我不认为,这能导致发情期的间隔时间出现这么大的误差。而且,昨天注射的特效药没有发生作用。推估起来,不是你的身体出现问题,就是药剂出现问题。」

迎来的不是月岛的嘲讽而是详尽的分析,让影山十分懵懂,但该听的话没有错过。

「所以,我该去医院做检查?」

「去做检查是个方法,但万一真的检查出异常,你要做好可能不能继续打球的心理准备。放任一个不能控制发情的Omega上球场,风险太高。」

「失去理智的Alpha群起争夺一个Omega,那个画面会很难看。尤其争夺的是一个身高一百八,又长得凶神恶煞的Omega,画面就更惊悚了。」

影山无暇理会月岛又发作的嘲讽,心思全被「不能继续打球」盘据。

不能打排球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手脚发麻、

胸口闷痛、

窒息一般的绝望。

影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月岛意识到影山可能是因为压力过大和恐惧引起过度换气,连忙压住影山的胸部上方,引导他做腹式呼吸。「听我的指令,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如此反复数次,影山的呼吸才渐渐恢复正常。

「你冷静一点,我还没说完,应该有应变方法。」平淡的语调带上安抚的意味。

「什么方法?」影山急切的拉住月岛。

「先听我说完。这几周以来,新闻下方的跑马灯一直在宣传要Omega按时服用抑制剂,再对照你的情况,我怀疑──背后可能潜在Omega无法控制发情期的隐忧,却只能先将疑虑推到不按时服用药剂这一点。」

「你可能不是唯一失常的案例。虽然只是臆测,但不排除是药剂出现问题,只是规模还没大到浮上台面。但不管是你的身体异常,还是药剂问题,暂时靠短期标记都是可行的方式。」

但观察一段时间后确认不是药剂问题,无论如何还是该去医院检查。

月岛没说这句话,以免再次诱发影山过度换气。

月岛也没将永久标记列入考虑,即使永久标记是最简便的方法,可以稳定Omega的发情期,并且让Omega只会对标记者发情。但以他们的年纪来说,谈永久标记言之过早。

「短期标记……」影山垂头呢喃,月岛一开口就单刀直入重点,让他忘记早上回避月岛的缘

由,被这么一提,昨天的记忆又回笼。即使是本能的躁动与个人意志无关,但和月岛唇齿相接仍然是事实,再者那种失态的感觉太糟糕,求助于人的方式又是亲密得难堪。

短期标记…….能找谁帮忙?

菅原前辈是说找月岛帮忙,可是那种让人火大的感觉,讨厌。

日向不能在考虑范围内,菅原前辈特别交代过不行,被正式标记的风险太高。

那,到底还能找谁?

脑中恍恍惚惚闪过那个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人。

──不,那是最不可能的选项,而且那个人,已经去了东京。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影山如梦初醒的回神,「啊?」

面对茫然的表情,月岛压下不耐又说了一次:「我说,有什么突发状况打我手机,这段时间尽可能别离我太远,尤其是外校来进行练习赛的时候。如果药剂有问题,你离下次发情期应该不会太久,毕竟非性交的短期标记,时效性最长只有一周。」

影山双瞳放大,「你的意思是……要帮我?」一脸你是不是吃错药的神色。

「我答应过菅原前辈会帮你。」掩去当时只是在前辈凝重的神色中,回了个,喔。就草草带过没放在心上。「还有,你缺席队伍就不完整,IH在两个月后就来了。」

影山想想觉得挺有道理,而他也别无选择。

果然是单细胞,这么容易就相信。
这家伙,大概为了排球什么都肯做吧。

月岛看着影山一脸纠结的说出:「接下来就麻烦你了。」不禁在心里感慨。

其实,帮忙短期标记,也不过就是把本能的欲望和感情做切割,就像井水不犯河水。昨天觉得不愉快,大抵是来自被强迫的不满。实际上,本能似乎并不讨厌那一的感觉,而且看到王者那样的姿态,很新鲜也很有趣。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看过?

或者,被其他人短期标记过?

想起昨天影山直接揪着他的衣领扑上来,动作看起来像是知晓接吻可以短期标记,但是撞到牙齿,又全然是业务不熟的表现。

「影山,昨天是你第一次被短期标记吗?」

「不是……」

影山别开视线,一副不想再多谈的表情。

「说明白。」

不只影山被月岛突如其来的强硬感到惊讶,月岛也对自己的异常不解。

胃里有被翻搅的异样感,质地黏黏稠稠,甩不掉的难受。


或许,是传说中Alpha对Omega与生俱来的占有欲?

真是不可理喻的本能。

「说出来,有助于我分析现况,越详细越好。」

影山咬牙挣扎着,可以的话,他其实很想忘记那一次的标记。偏偏那已经成为时不时就会窜出的噩梦。不论是梦到或无意识的回想起来,又痛又冷的感觉总是如影随形。但是月岛都帮到这个份上了,他犹豫到听见月岛咂嘴,才硬着头皮回答。

「第一次被、短期标记,是在我国一快要升国二的时候。因为还没开始吃抑制剂,就在送毕业的前辈时,突然发情。」

「没想到王者这样的单细胞,居然这么早熟。换算下来,你大概十三岁就第一次发情,在Omega里面是少数。」

教科书的记载突然浮上月岛的脑袋。

Omega的初次发情落在十二岁到十八岁的青春期之间,实际上好发年龄集中在十四到十六岁,约占八成。十二到十三岁和十七到十八岁,迎来第一次发情各占一成,后者往往是发育迟缓,前者则大多是有外因引诱,例如饮食习惯、遇到动心的对象等。

国一、前辈毕业、发情,动心的对象。

炙热的眼神、追逐的执念、唯一的恐惧。

几条线索在脑中穿梭,模模糊糊的纺织出图腾的形样。

「你说的前辈,是及川前辈?」

影山没有回答,但被看穿的慌乱直接出卖了答案。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那么早发情,可能是因为喜欢及川前辈?」

「啊?怎么可能?及川前辈只是我想超越的对象!」一脸你说这什么蠢话的神色。

「我也就只是推测而已。因为喜欢的前辈要毕业了,但你不想他离开,所以情绪诱发Omega的本能发情,想让前辈标记你。一般Omega想被标记的本能渴望,比起接吻会更欲求性交,欲求能传承后代的生殖。」

「王者虽然反感自己是个Omega,但运用Omega的天赋,倒是挺得心应手,虽然是一点也不靠谱的方式。Omega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但Alpha可以标记好几个Omega──像及川前辈那样能力优秀,皮相又好的人,想被他标记的Omega,大概能从体育馆门口排到坂之下商店吧。」

月岛仰起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影山面上浮现难受的神情和僵直的身体,莫名有一种愉快感。

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月岛越过影山身旁离去。

当他被路过的训导主任训斥上课钟声响起还不回教室时,脑中还回荡着月岛擦身而过时抛下的话语。

「像及川前辈这样的Alpha,劝你放弃比较好。」


TBC



 


评论(23)
热度(257)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