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OO圍裙

#无照+疲劳驾驶,路途安全及舒适度一概不予保证,请乘客斟酌是否搭乘。

及川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手中的遥控器快速的换过一台又一台,终于听见细碎清脆的撞击声止歇,眼神等待了片刻后落在刚从厨房走出的影山,一眼就看见灰色T恤下摆被水溅成深灰。 
 
「衣服又弄得那么湿,你还是不穿围裙洗碗啊……」及川对于劝说多次仍无果,有几分无奈。 
 
「没那个习惯,麻烦。」影山被这么一提,才察觉衣湿贴身不太舒服,顺手拧起湿掉的范围,挤出水滴坠落地面。 
 
「湿掉不是更麻烦吗?围裙明明是个好东西啊。」身为一家之煮,围裙已成及川不可或缺的好伙伴。 
 
棕瞳突然往右上方转去,又切往左上方,两人眼神再次对上,及川眼内突现的玩味让影山有不祥的预感。 
 
「这么一说,还真的没看过飞雄穿围裙,好想看啊!」 
 
「穿围裙有什么好看的?」影山皱着眉,一脸不以为然。 
 
「当然好看啊,飞雄不就曾经看我穿围裙的样子看到入迷吗?」及川双眉挑高,闪动的眸中满是笑意。某天他站在流理台前处理食材,告一段落后才发现不知何时返家的影山,站在厨房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神态,如今还历历在目 
 
「那不一样!」想起那次的失态和及川满是得意的神色,影山窘迫的得一如当时。 
 
他口拙的无法解释那时的入迷──虽然不可否认部分的原因来自及川认真的帅气──,但主因是看到穿着围群忙碌的及川,让他顿时无比深刻的意识到「这个男人,是我的;这里,是我的家」的强烈悸动与归属感,一时之间内心被胀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飞雄穿嘛──」刻意拖长的尾音带着耍赖的意味,「就当看在我煮饭菜那么辛苦的奖励?」 
 
影山思忖着他只会简单的料理,加上回家的时间较晚,掌厨大多都是由及川来,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就点头答应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求。 

「那我拿刚洗好的给你!」及川兴味盎然的跑进房间,不一会儿又跑出来。影山接过蓝色的围裙,有点意外拿在手里的重量比目测重些,但仍利落的系起绕颈的绑带。 

「等等──」 
 
影山闻言停下动作,眼带疑惑看过去。 
 
「我的意思是只穿围裙!」 
 
影山愣了片刻,顿时想起先前不祥的预感,心想直觉果然是对的。「只穿围裙是什么鬼东西,我不穿了!」立即将围裙解开塞回及川手上。 
 
「飞雄好过分!明明都答应了,我这么相信你,你却欺骗我,真是让我太受伤了!」 
 
「我倒是看不出来及川前辈哪里受伤了……而且我没答应你只穿围裙!」 
 
及川据理力争,「最初你也没拒绝我只穿围裙啊!」却只得到影山满脸不想再理会的表情,连忙现出被小块疤痕盘据的手。「你看!上周被油喷到的地方留疤了……」语调掺着可怜求安慰的讯息,「就连前几个月被削刀削去手指侧边的伤,疤痕到现在也还没全退,啊还有──」 
 
「都跟你说在厨房要小心点了!」影山忍不住打断及川的细数,想到那些伤就觉得烦躁。没留意到及川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 
 
「我很小心了,但出入厨房难免受伤嘛。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嗯?」语尾上挑带着引诱,最终动之以情的策略奏效,影山皱着眉,从他手中抄走那件围裙。 
 
「穿就穿!」 
 
及川溢满的笑意让影山脱衣动作不太索利,及川见状揶揄:「飞雄害羞了是吧?那我先转过去好了。」说完就径自转身,隔绝影山的眼刀。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影山不解地问着。他只是觉得单穿围裙很奇怪,毕竟都已经是可以坦承相见的关系,没什么害羞的情绪。但不用看到及川异样的神色,让他的行动顺畅许多,三两下就系好围裙,将脱下的衣服搁在沙发上。 
 
亚麻材质的围裙穿来舒适,但是大幅裸露的地方凉飕飕,再加上及川回过身后的目光,都使得他不自在。及川眼捷手快的抓住影山要松开带子的手,顺带岔开话题。「飞雄,说好的饭后水果呢?我要吃葡萄!」 
 
「洗完碗就忘了,我现在去弄。」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仍想解开带子,依旧被阻止。「洗完葡萄再脱嘛,穿围裙就是要站在厨房啊!」 
 
及川见影山神色松动,才放手让人去洗水果。 
 
及川尾随影山进入厨房,倚在门边将眼神绕在倾身站在流理台前,试图专注清洗葡萄却又对他在意得无比复加的影山。他轻笑,目光更加放肆的缠缠绕绕,终于惹得影山扭头,「及川前辈,请你先到客厅等我,很快就好了。」 
 
及川没有依言离开,反倒是走过去将头靠在影山肩上。「我来监督你洗葡萄,不然等到葡萄又变成葡萄汁就来不及了。」刚同居时,影山因为不懂怎么洗葡萄,以搓衣的力道拧烂好几颗葡萄,被及川讪笑好一段时间。 


車門開啟


隔天晚上,影山在饭前看见及川左手食指的第一指节上缠着OK绷带,关切到了嘴边成了责问:「不是说过在厨房要小心一点吗!」

「今天做了猪肉咖哩加温泉蛋喔,昨天答应飞雄的,你先帮我端到餐桌上。」及川岔开话题,不想说切伤手指是想到昨晚在厨房的情事,不小心太入神才切到,所幸伤口不深。

收尾工作做完,及川走出厨房,发现餐桌上只有他的餐盘显得孤伶,而影山拿着自己的餐盘坐到沙发上去。及川凑到影山身旁问着:「怎么不去餐桌上吃?」

「感觉很奇怪……」影山诚实答到,刚刚走到餐桌前,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天在餐桌上做的事。及川的笑声让他别扭的红着脸撇开头,及川搂着他的肩膀说:「习惯就不会奇怪了。走啦我们去餐桌上吃。」

及川心情愉悦地推着影山到餐桌,至于他所说的习惯究竟是指,习惯在做过亲密之事的餐桌上用餐,还是习惯在餐桌上进行亲密形式的用餐,就是另一回事了。


END

后记:

如前言是疲劳驾驶,写太得累又不想再拖(这辆车引擎热了一个多月但油量不足,这两天才灌油启动,没想到路途如此遥远),就没仔细校稿了,请见谅。果然开车这种事,还是交给有驾照的司机来吧,还是乘车看风景比较愉快……

p.s特別感謝開車這段時間,替我準備補給品的心之友

评论(31)
热度(157)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