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共傘(排球only無料釋出)


#今天排球only,谢谢跑跑提供空间让我放无料,还帮我推广!也谢谢今天的各种投喂!(只带着行李和无料到会场的我无比羞愧orz)還有在場上看到一位影山性轉的coser,漂亮到我太激動,以至於去問合照時像癡漢真是不好意思......


#可独立阅读,时间线接在〈探病〉一文之后

绵密的雨下了大半天。

社团结束后,体育馆内仅余及川和岩泉,两人分别走向两侧,将窗户一一落锁。及川扣上最后一扇窗的锁,漫不经心的停下脚步,眼神投向糊在阴雨中的景色,视野中突入雨幕的身影攫获他的注意力,立即开窗大喊:「臭小鬼你给我回来!」

先行一步巡查完毕的岩泉走来,探问及川方才在雨声中显得突兀的叫喊。

及川甩窗上锁,语气不善的回答:「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臭小鬼!」

岩泉顺着往窗外看去,依稀可辨认身形的后辈正顶着侧背包,沿着屋檐走回体育馆门口。「影山又没带伞?他感冒不是才刚好没几天?」岩泉想起影山上周重感冒请了三天假才归队,忍不住皱眉。

「是啊!欠揍的臭小鬼!」及川额角爆着青筋朝门口走去,岩泉随后跟上。

影山怕踩脏地板,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神色带着显见的疑惑看着眼前的前辈们,正要询问为何被叫回来,头上突遭重击打回他的问句,出口的只有吃痛的闷哼。

「小岩你干嘛!」及川被岩泉突来的出手吓到,不自觉伸手抚向刚挨揍的头顶。

「揍不爱惜身体的小鬼,你不也觉得欠揍?」岩泉折折手指,神色清楚写着你问这什么废话。「是很欠揍没错,但没让你来啊!」

「你出手还是我出手,有差?」岩泉瞟了及川一眼后,正色对影山说:「别淋雨,会感冒。」影山见状,先点头后摇头,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及川打断。

「当然有差!小岩你打人超痛,没人比我更明白了!」及川哼声,避开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差异是──这个人只有我能揍──的想法。「你揍人也不会轻到哪去吧。」岩泉不以为然,虽然及川身为二传手,但攻击力在队上不见得亚于王牌。

「我才没那么暴力!」及川严正抗议,得到岩泉一句淡淡的:「最好是这样。」及川语塞,他明白岩泉是在暗指他之前心绪不稳,差点失手揍了影山那件事。

「影山,你刚才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完全在状况外的影山被这么一问,答道:「点头是指我知道淋雨会感冒,摇头是我没带伞,这样不能回家。雨不大,用背包挡着应该不会感冒。」

「那我送你回──」岩泉话未完,就被及川急切截断,「我来!」宛如在场上抢球的气势让岩泉愣怔,及川才惊觉他的反应似乎太过。「咳、飞雄家我去过,知道怎么走。」

「不用了!」影山连忙拒绝,不愿意麻烦前辈。另外,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这么倒霉,再次染上风寒。

「及川你今天很反常啊,净说些废话。」岩泉对于及川抢着要送影山的解释,翻了个白眼。这种情况下送影山回家,等于影山会领路,知不知道路该怎么走,根本没有差别。

「及川先生再正常也不过了!觉得我反常的小岩才反常吧?」岩泉揍了及川一拳后停顿几秒,「或许你的反常已经变成一种正常。」

他忆起影山请假的那三天,第一天没有人跟前跟后问着发球诀窍的及川乐得一派轻松;第二天的及川开始有些心浮气躁;第三天居然按捺不住焦躁,亲自到影山家探病。即使乐见竹马对后辈的尖锐态度趋缓,但及川会躁动到登门探病,现在还抢着送人回家,让他倍感诧异。

毕竟及川曾对拥有天赋的后辈,无限的焦虑着。

事态似乎在他训斥及川后好转,虽然对后辈还是满口的讨厌死了、笨蛋等等,也依然不答应后辈的请求,但是行为举止始终不像是真正的讨厌──至少没有刻意的冷淡与置之不理。总是挂在口边的讨厌和笨蛋等用语,比起实质意义,更像是耍着人玩。

而影山对及川的执着追问,即使在差点被揍后,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或许,这两人的关系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岩泉思忖片刻,决定把人交给及川。「就让及川送你回去,如果你又因为感冒而请假,这个人会很烦。」食指指向及川,立即被及川拍掉。影山歪着头不明细故,当时他在病中对及川的反常一无所知,只觉得来探病的及川如梦似幻。

「别在路上又欺负影山。」还是不太放心的叮嘱。

「及川先生这么善良,才不会......嘶──」睁眼说瞎话的及川又挨了岩泉一拳。「好啦小岩你先走,灯和门我来关。」

事情已成定局,影山也只好向及川行礼表达谢意,再转身和岩泉道别。岩泉走远后,及川锁上门撑开伞,语气略带凶狠的说:「听好了,路上不准问我发球的事,敢问我就把你丢在途中!过来!」

「喔......」影山即使不情愿也只能答应。依言进入伞下空着的另一边跟上脚步。折迭伞下的空间不大,两人共伞显得勉强。影山虽然习惯追着及川询问发球的窍门,但在被限缩的范围内,他保持着礼貌性的距离没靠太近,直到发现伞倾向他这边,及川的肩侧被雨水打湿。

「怎么了?」及川问突然停下脚步的影山,得到一句:「抱歉失礼了!」他还在不明所以之际,突然被侧身拦腰抱住。「哇啊──小飞雄你放手!」及川顾不得形象大叫,心跳瞬间飙升。

「不放!」尚显稚气的嗓音有着不妥协的坚持。及川用空着的手,使力掰开环抱在腰上的双手继续喊道:「快放手!别想趁机吃我豆腐!」

「吃豆腐?」影山不解,但缠绕的手依然死守在及川腰上。

「你抱住我的腰就是吃豆腐的行为!」

影山皱眉,手在及川腰侧掐了掐,惹得及川一颤。「及川前辈的腰才没有豆腐那么软,而且及川前辈不能吃。」墨蓝瞳中满是认真,及川一时之间竟无法反驳。「总之你放手!到底想干嘛啦......这样很难走路欸!」

「及川前辈的肩膀都湿了。」影山抽不出手,仰起下巴对着及川的肩侧示意。「我侧身站这样空间比较大,及川前辈可以站进来一点,才不会淋雨。要是及川前辈感冒,我会很困扰。」

「耶?」没意想到后辈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身体突来一小股电流缓淌,惊吓过后平复的心跳又开始微微加快。「要不是臭小鬼又忘记带伞,及川先生根本不用和臭小鬼挤同一把伞!」及川掩饰着方才的感动,原先试着扒开腰间的手,转向用力戳着影山圆润的脸。「而且你困扰什么啊?」

影山一边闪躲一边答道:「我去学校的动力,就是可以打球和看到及川前辈。及川前辈如果因为感冒请假,我当然会困扰。」伞面遮去大多数的光线,即是如此,及川仍清楚看见,那双离他很近的清澈眼眸里,有光跃动。

雨势骤然加大,打在伞面上啪啪啪啪啪的急促,和他的心跳较劲似的比拚。他掩面意欲遮掩脸颊涌上的热度,却欲盖弥彰的引来影山关切。「及川前辈不舒服吗?」

意外的生理反应的确弄得及川不太舒服,但听见几乎是「我去上学的动力,就是可以做喜欢的事和看到喜欢的人」这样的发言,让他在心理方面得到微妙的满足。影山得不到响应,擅自拉开及川遮掩的手,泛红的颜面落入眼底,语带急切的问着:「及川前辈发烧了?」

「才没发烧!」脸红被发现让及川恼羞成怒。「小飞雄是笨──蛋、笨──蛋!到学校就要好好学习,到时考不上高中可别哭鼻子!」

「我们快点走吧?雨变大了。」影山的心思放在越来越大的雨,把及川的话全然当耳边风。

及川被这么一提,才感觉到除了加大的雨势外还起风,雨斜着打进伞内沾湿衣物,寒感已经开始渗透入体。「嗯,走吧。」一把览过影山,肩膀撞在一起,让影山的心也随着震了一下。「这样我们两个都可以挤在伞内了,你之前那种方法根本不好走!用跑的,跟上!」

影山顺势将手搭在及川腰际,两人跑了一段路,雨势渐歇转停,但及川没有收伞,各自搭在身上的手也没有收回。脚步不自觉的放缓,及川看到影山家的门时咦了一声,明明上次来觉得路程不短,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到了?

「谢谢及川前辈。」影山对着还在困惑中的及川弯腰行礼,「趁现在没雨,及川前辈请快点走。」影山起身看到及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问:「怎么了?」

及川甩甩头,「快点进去吧,弄湿的部分擦干,最好把衣服换掉,臭小鬼别感冒了!」

「及川前辈也是,明天见。」

「明天见。」

及川目送影山进门才转身离开,开始觉得岩泉说他反常,似乎是对的。他原本想提醒影山别再忘记带伞,但话到嘴边,却突然觉得像这样一起撑伞回家的感觉挺好,就神使鬼差的没说出口。

他抬头看着伞骨,想着最初觉得多一个人共伞很壅挤,现在却觉得一个人撑一把伞很空。

END




后记:
「想想场上的及影势力!」跑跑(三垒跑者)这句话成功戳到我的软肋,让犹豫不决的我决定北上参场。这份无料的催成跑跑当居首功,也万分感谢跑跑义气的让我寄生在摊位上。

想着推广性质的及影该写什么才好,最终决定从及影的起点下手。这篇文的时间线接在约十个月前写的〈探病〉一文,囿于篇幅将其简化成背景略提,〈探病〉中对及影感情线的描述较多,如有兴趣欢迎到我的部落格阅读。

另,中文圈的影山受好冷啊,如果有同好也喜欢影山受,请来北极圈和我团抱取暖。其实这篇文才刚头,我就被小岩对影山那句:「别淋雨,会感冒」苏到把及川遗忘在大明湖畔;苏到看见及川对我摆出尔康手,体会到原来人物太苏也是会卡文的。但及影终究是本命,我还是回去了XD

若是有人因这份无料而对及影产生兴趣,那将是我莫大的幸福。谢谢您的索取阅读。

 


评论(16)
热度(127)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