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國→影→及】擁抱未曾擁抱的他

#单向注意,主線國→影

#还穗香的点文,不好意思写成了这样……




哗哗水声掩去几分啪啪声响,雾气在你和他之间缭绕,将你绕回五年多前的时光。

那时也是在合宿地点的浴场,坐在你身旁冲澡的他,颊上未尽退的婴儿肥显得稚气,骨骼尚未长开,肌肉线条也未深凿,你的视线驻留,看着水流不断从他泛红的身上滑落。握在莲蓬头上的手时松时紧,唇部几张几阖,你想着:真少见,分明是有话直说的人。

你关上水,作势起身,意料之中听见他急急叫住你。

「那个......」他停下来深吸一口气,仍压不下眼底的困惑与慌乱,手指微微颤抖指向下体,吶吶问着:「国见你.......脑子比较聪明,我想你可能会、知道......为什么尿、尿的地方.......会流出白白浊浊又黏黏的东西?会影响我打球吗?」

你愣怔片刻,回过神才明了为何他会这么欲言又止的不安。

虽然这个年纪进入青春期是常态,但满脑子只有排球的笨蛋也进入青春期,还是让你受到了一点冲击。身为同班同学,你明白他在课堂上昏昏欲睡的程度并不亚于你,卫教课肯定也没听进老师教了什么,才会连这么点常识都不知道。

你正想开口解释,他又补上一句:「我前几天梦到及川前辈,早上起床就变成那样了。」

霎时间,你意欲出口的话语回堵入心,重压出一个低洼。

明明我才是他朝夕相处,几乎时时刻刻在一起的人。

为什么会是及川前辈?

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变?

你不断想着,情绪汇聚成黑色的急涌,溢往从未平复的洼地,激成螺旋状的漩涡。你加大进出的力道,将他卷进涡流,尽管你知道,他身处的漩涡是紫红色的情欲,和你的完全不同。

从一开始就不同。

「国见......摸摸我下、面。」

他带着喘息要求,背部抵着墙支撑使不太上力的身体,双手环绕在你颈上,一条腿被你定在腰间,抽不出手抚慰他膨胀的欲望。

你瞟了一眼,没有回应。


最初的不理智就是从抚触开始──你直接以行动取代言语告诉他那是什么,不顾他的闪躲,不甚熟手的搓揉──其实你手淫的次数也寥寥可数──,但他在清醒时刻的第一次,还是射在你的手里。

你不是没想过要修正这个错误。但每当他过了一段时间后才迟钝的意识到你的疏离,你总会因为他失落的眼神而心软,周而复始,直到及川前辈毕业。他拼命的想追上、想超越那个人,始终没有意识到超出憧憬的感情,将全副的心力放在排球上,不再对你刻意划出的距离有所反应。

你和他的关系从朋友变成单纯的队友。

以身为队友的立场,曾经语带不满的反抗他在球场上的意识,但已不再紧密的关系,你选择不再多费劲的袖手旁观,看着他在球场上逐渐成为被孤立的王者。

你以为这样就能跳出循环,直到高中时与乌野的高个子搭上联系,忍不住地探问他还好吗?才发觉你只是停住脚步,始终没走出那个循环。你以得到的回复:「除了课业外都很好」为契机,再次和学习不佳的他搭上线,踏入更深的境地。

从抚触、贴合,再到交接的慢慢蚕食,他没问过你和他这算什么,但你知道排球已经占去他太多心思,他其实什么也没想,仅是因为信任,单纯的跟着你的节奏顺性而为,再多的,没有了。

你也不期待有,所以从未认真去争取。

你以为你是这样想的,却被趁着黄金周回到宫城,特意前来青城与乌野合宿地点的及川轻易推翻。

他看着及川的神色一如当年的执拗与炽热。

而你始终摸不透、拿不准心绪难测的及川在想什么。

及川像是讨厌他,对后辈与生俱来的才能感到恐惧与焦躁,却又不断撩拨,要他追随。你不信洞察力一流以及收过无数告白的及川,会不懂那样的目光与态度表明什么,却又对他飘忽不定的若即若离。你不在乎他和及川之间的追逐与胜负,只是冀望跑在前头的人,别一再回望落下的人有没有跟上,别无意间就让情感破土而出。

他冒险抽出一只手,危危颤颤的想纾解勃发的欲望。你知道他想早点结束这场性事,今次他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只是因为身体的弱点被过于熟知,他抗拒不了,只能顺着欲望。

你想说服自己并不在意及川以请吃饭为由引诱他放弃自主练习,却在他提前沐浴时尾随入内将人压在墙上操干;你想说服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占有,却情不自禁在他颈侧黑发掩盖不住的地方烙下吻痕;你想说服自己根本没有说服不了自己,却在黑色漩涡中越陷越深。

你刻意摩擦他的前列腺,他抖着身体缩回手,紧紧攀住你的背部,将身体挪向你近的几近贴合,让硬挺贴在你腹上磨磨蹭蹭。

这姿势简直就像是在拥抱一样。

即使你很清楚你从未拥抱过他,他也未曾拥抱过你,仍这么想。

END

后记:


第一次尝试用第二人称,希望不会太突兀.......全篇没用上飞雄的名字,仅用他代称,暗示国见站在理智面,从头到尾对飞雄都是采取第三人称的疏离,但情感和理智不能调和而难以淡定。

这篇的设定背景是在国影高三的黄金周,因音驹的猫又教练退休,新来的教练用人脉另找其他学校合宿,于是几年中的宿敌加距离又近的青城和乌野就合宿了。

本来是就着飞雄梦遗的情节在构思另一篇及影,结果国见就跑出来抢戏了,我真的不懂国见为什么要抢这样的戏分.......总之以后看到类似的桥段请别意外,我懒得再更动情节了orz

写文难得开BGM,歌名挺符合内文的,虽然歌词不搭XD
BGM:NELL -〈第三人称的必要性(3인칭의 필요성)〉
(说来奇妙,这首我听了无数遍但脑中始终只有开头和副歌的旋律,还会自动接到另一首歌……可能是太少听韩文歌了?)

 

 


评论(24)
热度(59)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