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護唇膏


#看完琅琊榜和大振,才意识到快一个月没出产,文笔复健中请见谅,先写短篇练手。
#護唇膏容易撞梗,但總不會構思全撞吧?另外還有一個相關梗先存著備用!
#同居設定。

及川出色的五官中,除去神采飞扬的双眼,影山最喜欢的就是那双轮廓明显的唇。或许是勤于养护的关系,即使唇型整体偏薄,视觉效果仍有着丰满感,让人产生碰触的欲望。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刚擦上护唇膏,泛着一层润泽在灯照下熠熠生辉,像极接吻后残留的水亮。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双唇相贴的温软,唇舌交缠的湿热,舌扫上颚的酥麻......霎时间想接吻的渴望涌上心来。


才刚闪过这个念头,带笑的语调就传进耳里。「小飞雄想接吻了?」


影山本想坦承,但目光上移与满是调侃与得意的棕瞳交接,话到嘴边立即背道而驰。「才、才没有!」


「那飞雄一直盯着我的嘴唇看,是什么意思呢?」


及川勾着嘴角刻意问着。影山想接吻时,会不自觉嘴唇微张做出暗示,再加上方才胶着在他嘴唇上的眼神过于炽热,想忽视都难。


视线被及川逮个正着让影山显得焦燥,但提问又让他松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跟你借护唇膏!」

影山如实回答,最初仅仅是想等到及川涂完护唇膏,再借用罢了。会看到入迷是意料之外。


啧,真是嘴硬,肯定是觉得承认就输了,好胜心还是这么强。

及川决定先放过这点,现下他更关心一向不在意这种细节的影山,怎么会突然想擦护唇膏。「不是嫌麻烦?改变心意了?」


「还不是你嫌我嘴唇太干吻起来不舒服!」

影山忿忿的抱怨,及川才忆起前几天被磨得不太舒服时,确实是随口抱怨过,但完全没想到这点小事会被放在心上。

「飞雄这么为我着想真是──太感动了!但话说回来,飞雄就是想接吻嘛!」

「都说了只是想借护唇膏!」

加大的音量震得及川耳膜有点疼。

思考了0.5秒,决定不点提想借护唇膏的根本缘由就是和接吻有关,以防影山真的恼羞成怒就不好玩了。卻又不想放弃这个戏弄的机会。脑中迅速转了个弯后接续:「但那也是想接吻的意思唷。」

及川抢在影山反驳前,举起还搁在手上的护唇膏,指着还未上盖的圆头。「你看,这里刚刚擦过我的嘴唇,你借去之后再擦,不就是间接接吻了吗?」

影山盯着那管护唇膏思绪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么说也没错……但他本来就只是想借个护唇膏,不懂为什么及川非得一直纠缠在接吻上。烦躁的拧起眉,「不借了,我自己去买。」放弃沟通想转身就走,脸颊突然被强而有力的手定住。

「没说不借啊,我来帮你擦!」

熟悉的面容迅速在眼前放大,惦念的双唇随即贴上磨磨蹭蹭,夹在其中的液态稠感,他意识到及川這是用嘴帮他擦护唇膏。灵巧的舌头撬进口腔舔弄,起初还能想着──把护唇膏吃下去了会不会有问题?这般无关紧要的问题。

急进节奏带领之下,影山很快就被吻得没有分神的余裕,彼此唇舌交勾,几经纠缠才气息不稳的抓到说话的空隙。「及川前辈、才是想接吻的那个吧?」

回应是又堵上来的唇。

如同影山坚决不认想接吻,及川也不想坦承从影山盯着他的唇看开始,就想吻上去。

END


春节将至,敬请小伙伴们为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屯粮。

及影催粮委员会关心您。
祝新春愉快!

 

p.s補私設,飛雄的嘴唇會變的那麼乾,除了天冷之外,還有及川過於頻繁的輕咬和舔XD另外,嘴唇乾別舔喔,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的!

评论(34)
热度(8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