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飛雄生賀/及影】冬至


冬至出生的你是寒夜降临。

❄   ❄   ❄   ❄

01

视线扫过刚交上的合宿报名表,目光落在生日栏目上写得歪斜的12/22。

「小飞雄是冬至出生的吗?」

「嗯,我出生那天刚好是冬至。」

「真适合啊。」

讨厌的后辈在冬至出生,再适合也不过。
身为天才的你如一柱冰锥,让我体会椎心刺骨的寒。


02


我坐在板凳上垂着头,没看代替失常的我上场的天才后辈在练习赛中有何表现,也听不见任何有关练习赛的喧闹,唯一回荡在耳际的只有汗水打在地上的声响。

啪、啪、啪、啪、啪。

汗水持续滑落,我却觉得身坠冰窖。


03

抛球──我要更努力。
    起跳──我要打败白鸟泽。
        击球──我要赢下去。

抛球──我要胜利。
    起跳──我要走向全国。
        击球──我不能输。

抛球──现在的我根本赢不了白鸟泽。
    起跳──天才后辈又紧紧追在后面。
        击球──为了胜利我只能练习练习再练习。

抛球起跳击球、
腿和手沉得像铅块,好重。

抛球起跳击球、
即使大口喘息,空气还是挤不进肺部,几近窒息。

抛球起跳击球、
我不能停不能停不能停不能停不能停……

「及川前辈请教我怎样发球。」

熟悉的声音响起,承载冀望的脸庞跃入眼底。

后辈代替我上场的雀跃──
牛若俯视我落败的姿态──

意识有一瞬间入魔,我差点失手揍了后辈。

「无论对手是天才一年级生还是牛岛,总是『六个人』的那方更强吧笨蛋!」

刺在心上的冰锥碎了,小岩的头槌果然天下无敌。


04

隔天,飞雄还是努力不懈的追在我身后讨教发球诀窍,丝毫没有退却之意。

明明差点挨揍,这个笨蛋真是──

「真讨厌呢,笨──蛋、笨──蛋!」我转身正对后辈做着鬼脸拒绝。

墨蓝双瞳的闪烁,宛若夜空星光映在我眼底,那样的景象应当泛着冷意,但后辈盯着我的眼神却炙热得宛若烈阳。

我当时以为那仅是对排球的无比狂热。


05

大概是视线过于灼热的缘故,那股在我身上残余的寒意一点一滴的被驱逐殆尽。

放下对飞雄的成见后,我注意到飞雄的头圆圆的像颗球,猜想可能是满脑子排球才会变成这样。顶上的黑发和我随兴翘着的发不同,柔顺得令人火大,总让我忍不住一揉再揉的泄愤;而脸颊的肉则是不论是戳还是捏手感都很好。

我习惯飞雄总是追在我身后跑,时不时的以捉弄他为乐。

飞雄习惯被我一再拒绝后又被任意揉捏。

小岩习惯训斥我别欺负一年级的。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习惯成自然。

所以当惯常的自然被破坏,违和感就无比强烈。

「影山过来一下。」

二年级的村田叫住飞雄。

「来了。」

跟在身后的脚步声往反方向远离。

「小飞雄──」我扭头喊了一声,脚步声马上又往我的方向靠近。「怎么了?」

看着飞雄一脸的不明所以,我扭过头哼着小曲继续给他背影。

优越感什么的,才没有呢。


06

入冬后天色暗得越来越早,但我和飞雄还是一样的晚离开球场。更衣后收拾物品,正巧看到飞雄手上拿着两个疑似是礼物的东西,觉得疑似是因为其中一个被包装得蛮奇葩的,完全不像我从女孩子那边收到的那样精美。

「飞雄,你手上那个是礼物吗?」

飞雄点头。「国见和金田一给的生日礼物。」

奇葩的那个肯定是金田一给的。
等等──「今天是你生日?」

啊啊,难怪昨天家里出现一堆柚子!冬至要泡柚子澡的习俗我怎么就这么忘了……翻了翻侧背包,真糟糕,现在手边又没东西可以送。

「哼,臭小鬼就算又长了一岁还是臭小鬼啦!」

「及川前辈可以教我发球的诀窍当生日礼物吗?」

「主动要求礼物也太厚脸皮了吧!才不要,笨──蛋!」

真是──脑袋中有一刻忘记排球是会死吗?

飞雄的脸上满是失望,真讨厌啊……明明已经看习惯这样的表情,今天却觉得特别于心不忍。但是我没有笨到会去培植日后会威胁到我的家伙啊!

目光落在飞雄将礼物抓更紧的手,意外发现指甲长过指缘的白色的部分,糟得像被狗啃过一样,我灵光一闪。

「你有带指甲剪吗?」

「有,及川前辈要剪指甲吗?」

我接过飞雄从袋子中掏出的指甲剪。「身为二传手,指甲却剪得乱七八糟的真是太不象话了!好心的及川前辈可以教你怎么剪指甲。」摊开腿席地而坐,拍拍腿间的空地要飞雄过来。

飞雄正对着我坐下。「不是这个方向啦,转过来。」

「这样?」

飞雄转了一百八十度背对,我伸手将人圈在怀里,执起他的手开剪。

飞雄突然开始躁动,我用空出的那只手敲了他的头训斥:「喂!别乱动!会剪到肉!」

「可以换个姿势吗?这个动作我不太习惯……」

「少啰嗦!我都是这样帮外甥剪指甲的。」

臭小鬼,都替你服务了还这样挑三拣四!谁理你啊。

「不要就算了。」

视线向下,满意的看着飞雄僵着身体不再乱动。

欸!耳朵怎么红了?

掐住飞雄的脸颊再往后上方提,飞雄猝不及防的撞上我的目光,立即带着慌乱别开眼,但面上的泛红没有一同离开。

哦──原来是害羞,还蛮可爱的。

呃、等等……我刚刚产生了什么恐怖的错觉?
太可怕了。

我松开捏颊的手不自然的假咳几声,强迫自己专心的剪飞雄的指甲。

指缘的线条明显向下超过边界,一看就知道这是指甲剪太短的痕迹。「指甲别剪太短,举球时球的重力是先向下的,如果太短指甲和肉会分离。」这种切身之痛我体会过几次。

「难怪剪完指甲后的几天托球都会痛。」

飞雄一脸恍悟,看来是痛的非常有经验,果真是个笨蛋。

「真是的,给我记好了!还有剪得时候要慢慢修剪,从右到左剪个六到八次,你仔细看我的动作。」边讲解边示范,眼角余光可以看见飞雄垂着眼,状似认真学习的模样,不短的睫毛没有任何颤动,大概是看的目不转睛吧。

双手都修剪得差不多后,扳开指甲剪上附有的磨甲刀。「剪完后要把边缘的线条磨的柔顺一点,诀窍是磨甲刀要和指甲垂直。」

磨甲颇费时,当我慢慢处理完后,飞雄已经靠在我怀里入睡。

「小飞雄、小懒猪起来啦,就这样睡会着凉啦喂──」

轻声叫了几句,飞雄还是没有反应。我将音量放得轻如呢喃:「臭小鬼生日快乐。」

「及川……前辈……」

突来的叫唤让我呼吸一滞,发现只是单纯的梦呓才松了口气。

连作梦都梦到我啊这小鬼。
梦境中的我是什么样子呢?大概还是缠着我要讨教如何发球吧。

脱下外套反盖在飞雄身上,起鸡皮疙瘩的寒意让我立即将手躲进外套中抵挡寒意,顺势将手贴在飞雄的腹上。

递来的温度让我恍恍惚惚地想着,觉得冬至很冷,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07

国中的最后大会,我们首次从白鸟泽初中部拿下一局,而我获得了最佳二传手奖。接过奖状后,我下意识地抬头迎向北川第一所在的看台位置,果不其然又见到灼灼的目光,我扬起得意一笑,在这个阶段是我赢了。

即使我将攻手们的力量发挥到最大值,最终还是没能赢过牛若,带着遗憾引退的我们,誓言要在升上高中后击败他。在第二名的颁奖典礼前,我转身对另一个对手放话:「虽然不知道你将来的去向,要是有再战的一天,我要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给我记住了!」

虽然那时就可以肯定飞雄为了想和我一决胜负,两年后绝对不会选择青叶城西就读。但之后和就读乌野高中的飞雄碰头,还是会忍不住想着──要是当时没有说那番话就好了;要是飞雄在青城就好了……

飞雄的才能因新队伍再次运转,团队的氛围也逐渐改变飞雄过去独裁的坏习惯。挑战并击败强敌让人亢奋,却也恼火。

和飞雄合作无间的小不点。
原先与飞雄不对盘却渐有默契的高个子。
还有教导飞雄进行综合性判断的爽朗君。

学会信赖他人的飞雄,身上被添上一笔又一笔属于他人的痕迹,还真碍眼。


08

陪着猛到儿童排球教室却意外碰见飞雄,惊吓感真大。

「及川前辈你在做什么呢?」
「陪外甥玩呢。」
「社团呢?」
「青城一般是周一休息。」
「一周休息一天吗?好可惜……」
「『休息』和『偷懒』是不一样的喔,拜拜了。」

啧,飞雄说话的方式还是那么直接到白目的程度。

「及川前辈那个……」
「讨厌死了!笨蛋白痴!」

才不想和白目的对手说话!

飞雄一再请求我听他说话,甚至是九十度弯腰的低头。最终拗不过这么恳切的态度还有优越感,我把在一旁的猛叫过来,帮我拍下飞雄对着我抬不起头的样子。

「说吧,什么事?我可是很忙的喔!」
「你不是说被女朋友甩了很闲嘛!」猛大声说着。
「猛你给我闭嘴!」

臭小鬼!不管是交女朋友还是被甩,这两件事我一点都不想被飞雄知道!不过飞雄看起来很专注在他的问题上,对这个消息没什么反应,我松了口气又有点不甘。

解决完飞雄与小不点间在进攻上的问题后,我的心情相当好,飞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没用。这样就不会那么快追上来,继续看着我的背影吧。

继续看着我吧。

哼着小曲检视着猛拍下的照片,发现照片里只有我的身影模糊成一团,好心情被扣了好几分,猛的拍照技术真是烂透了可恶!

帅气的我模糊成这样简直不能忍,这种照片是不能存在的!

但我没有删掉这张照片。


09

晚上七点多,夜空已如墨色。

走上坡道到乌野高中的门口,询问驻校警卫排球部的人是否离开了。如预想的得到否定的答案真是太好了。我倚在校园门口,目光探往校内,还有几盏尚未熄灭的明灯,从这里看不见体育馆,但那里一定是灯火通明的加紧练习吧。

毕竟一月初的比赛已迫在眉睫。

乌野在春高代表决定赛杀出重围,甚至赢了有全国八强实力的白鸟泽前进东京,说不羡慕忌妒肯定是假的。明明青城也有那个实力,可惜战术和白鸟泽相克,而乌野进化的速度又无比惊人,事情已成定局,就算是再遗憾也无济于事。

人总是要向前走的。

等待的时间久了,冷冽的空气不断窜进鼻腔带来痛感,我拉起围巾阻止冷空气的进犯。时近八点,应该快结束了吧?我开始活动筋骨取暖,实在是不想因为等人这种事情感冒啊……

身体稍有暖意之时,远方传来渐近的嚷嚷喧闹。

「大地前辈说要请包子!」
「包子──包子──」
「我想吃肉包!」
「月你要吃红豆馅的对吧?」
「日向你个呆子别又偷吃!」

啊啊,听到飞雄的声音了。

「及川?」走在最前头泽村先看到我,全员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到我身上。我扬扬手打招呼。「嗨,乌野的各位好久不见。」

「来找影山的吗?」

队长果然是聪明人。

「嗯,有点事找小飞雄唷。」

「影山你的包子我会请商店帮你留着,记得去拿。」

泽村交代完就将人带开,真识相。

「留影山单独和及川在一起真的没关系吗?会被欺负吧……」
「影山很容易被及川摆布呢……」
「明明平时是个对人颐指气使的王者,在及川面前就变个人了。」
「影山在及川面前的确会比较气势不足呢。」
「大王者的气势比王者更强是正常的吧!」
「还是我折回去监督一下?及川欺负影山我就揍他!」
「应该不用担心,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

喂你们这群家伙,音量这么大当我耳聋了吗……真没礼貌!还有大王者是怎么一回事啊?

「及川前辈你怎么在这里?」飞雄打断我的疑惑,望向我的墨蓝眼底再次浮现闪闪星光,但热度和国中时相比,并没有退去的迹象。

升上高中后,向我告白的人比国中时更多,多到我能辨识出飞雄看我的眼神,除去想追上我的好胜外,其实与那些人相去无几。

若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飞雄的目光比其他人都还要灼热、认真还有执拗。

真讨厌啊──被这样的目光看着,心跳的速度没办法控制。
飞雄这个没自觉的大笨蛋!

「咳……飞雄你的围巾真没品味!」

我答非所问,飞雄手上的礼物比在他在国一时多,看来是跟现任队友们相处得不错,啧。虽然那个数量完──全比不上人缘极佳又受女孩子欢迎的及川先生就是。

「……我觉得围巾没有什么问题。」

「都起毛球了啊。」我指了指那条素面的深蓝色围巾。

不给飞雄反驳的机会,我跨步向前,引来飞雄一声惊呼:「──及川前辈你干嘛!」

飞雄身子向后闪了闪,试图躲避我的手。

「别动,很快就好!」

解开缠在飞雄颈上的围巾,我将它收进袋中,再拿出另一条棕色格纹的围巾戴上。整理好后我仔细的看了看,很好,和飞雄很搭,真不愧是我的眼光。

而且有这个人被我圈起来标志的感觉,挺好的。

「你就戴这条吧,放心,及川前辈的品味比笨蛋飞雄好的多!」

「是吗……」

影山默默想起之前在商圈买东西时,巧遇穿着私服的及川,及膝的格纹裤还有占据小腿一半的袜子,让人不敢恭维。他低头看着新围巾,看起来还可以,反正他对衣着没什么想法。再者,围起来的触感细致柔软又不失保暖,就没再动手拆下来。

「越晚越冷,我们走吧,别忘了你的包子。」

「所以及川前辈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飞雄你个子长了不少但没长脑子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个笨蛋大概要等到留围巾标签上的字样,才知道这是什么吧。
也或许永远不会注意到。算了不说了,反正我的心意已经到达。
祝你生日快乐,也祝你多长点脑。


10

四月份,大学生涯展开。

大学生活比高中有弹性,但我比以前忙碌。除了学业外,社团、打工、各种推不掉的邀约与联谊,以及更加复杂的人际关系占去大多的时间与精力。即使应付起来还算游刃有余,但长期下来,难免有些过曝的沙漠化倾向。

于是单纯又笨的飞雄成了我的心灵绿洲。

离开宫城前和飞雄交换联络方式,日积月累的联系,我敢打赌就算是飞雄的母亲,都没我那么了解飞雄的作息与生活琐事。

充实却又被侵蚀的两年,就这么悠悠晃晃的过去。

盘算着打完春高的飞雄,应该也差不多有学校找上门了。按下手机的快捷键,想没几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闲扯了一段时间,我切入正题。

「飞雄,有哪些学校给你推荐函了?」

「目前有A大、T大和Z大。」

啧,都是排球名门的学校,真讨厌啊。

「还在考虑要去哪一间?」

「想去Z大,毕竟是历史悠久的排球名校。」

「Z大的确是排球名校,但是历史悠久的缘故比较容易守旧,球风保守不适合你。去T大吧,虽然成校时间不长,但是成绩却很出色,教练也是国内知名,再者他们的打法比较多元……」

我将其中的利弊都分析了一遍。但飞雄已经有他的考虑在,例如队友也会去那里、离家比较近、长期累积的资源比较丰富等等。大概只有排球相关的事,他才会考虑的这么认真,我费了一番唇舌还是没说动这固执的家伙。

「小飞雄应该没忘记我们之间的一胜一负吧?」

「怎么可能忘记!」

「如果你选择Z大,同地还有另一间强豪S大,Z大并不是每年都能拿到代表权。我再两年就毕业,错过这两年,后来会怎么发展我就不能预测了……而T大和我在同一地区,你再考虑看看吧,我有事先挂电话了。」

过了几天之后,飞雄的响应是要去T大。

我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

T大离我只要几站的电车,而不再是东京与宫城的距离。


11

叮咚、叮咚、叮咚──接连的讯息提示音打断我们的对谈。

飞雄说了声抱歉,皱着眉头查看LINE的讯息。

「飞雄刚上大学就很忙嘛。」

我托腮撑着笑脸,对这些干扰觉得不太愉快。

「上次被前辈拉去和一堆人吃饭,好几个女孩子要了我的LINE,前辈给出去后就一直很吵。但及川前辈和球队也会用LINE联系我,不然我就不想用这个了。」

没有察觉被拉去联谊了啊,异性缘很好嘛,哼。

细数才发现,我从国三到现在,已经和飞雄认识五年了。认识的太早,总会不自觉的还把飞雄当作那个追在我身后的孩子,现在都已经快要十八岁。虽然长得没我帅,但如果不曝露本质,那张脸和身形还可以骗骗女孩子。或是蠢到激发女性母爱什么的……

「你不会封锁吗?」

「封锁?」

「手机拿过来,我教你。」

我一连帮飞雄封锁了六名女孩,至于这样会不会得罪那些女性,就不在我的关心范围内了。

这天碰面结束后,我开始有意无意的不主动联络飞雄、漏接飞雄的电话、不常回复来自飞雄的讯息,持续了半个月左右。

「及川前辈最近……很忙吗?」

手机那端传来的声音低低闷闷的试探,听起来有些委屈的意味。

「最近有可爱的女孩、很有气质的女孩、美艳型的女孩、邻家型的女孩还有斯文型的男孩在追求我,能不忙吗?而且要是和其中一个人交往,大概就没时间和飞雄聊天还有见面了。」

「不要!」

音量之大刺得我耳膜好痛。

我揉了一下耳朵。「飞雄,为什么不要,凭什么不要,你好好想明白,有答案后再和我联络。」

挂掉电话后,飞雄的音讯就断了好几天。
是想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或是想明白后不想明白。
明明知道飞雄没那么复杂,绝对只是想不明白而已,但还是忍不住多心。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真糟,赶紧给我那句你早该说的话语吧。

一周后,我在租屋处的门口看到坐在地上的飞雄。

「及川前辈我想明白了,我喜欢你。」

「那我们在一起吧。」

我一把抱住飞雄,听着我们的心跳如庆典的鼓声。


12


挂在墙上的木制时钟,短针指在十一和十二之间,长针落在数字五的位置,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了,飞雄到底什么时候要回来啊!我缩在暖桌下,第十二次瞪着飞雄留在桌上的手机。

「以前养成手机随身携带的习惯,是因为怕会漏掉及川前辈的讯息和来电,现在我们住一起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实在是不该在飞雄某次这么说后,就纵容他不带手机的!找不到人真是太折磨了──尤其在这一天!而且飞雄也没有戴表的习惯,到底会不会在十二点前回来啊……

我的躁动终于在长针移到七时得到喘息。

刚进门的飞雄,手上的礼物看起来又比高中时多了一点。

「你去哪了啊?连个纸条都没留真是太过分了!」

我接过飞雄手上的物品放到桌上。

「我有留,怕飞走就压在手机底下。及川前辈没看到?」

……你把整张纸都压在手机底下连个角都没留,我怎么会知道底下有留讯息!

「队友说要帮我庆生,我就去了。」

「生日这种重要的日子要和重要的人一起过,难道你不知道吗!」

「及川前辈又没事先和我说要约,我怎么会知道!前几次的生日也没约啊。」

臭小鬼,居然还敢顶嘴!前几次是你刚好都没安排,我以为这种基本常识是人应该都知道的!你这个粗线条的笨──蛋、笨──蛋!

「我果然最讨厌小飞雄的生日了!」

脱口而出后,飞雄愣了一下。
糟糕,气到口不择言了。今天的时间所剩无几,我不想把生日气氛弄得这么糟啊,得想办法──

我的思绪被飞雄突来的话语袭击得一片空白。

「我倒是很喜欢自己的生日,如果没有这一天,我就不会遇见及川前辈了。」

啊啊……飞雄就算不打排球改打棒球,应该也是棒球界的天才投手吧,每次都投这种直击心窝的强力直球,我根本接不住啊!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讨厌啦……」我帮飞雄脱掉大衣还有我高中时送的那条围巾,在他的额上亲了一下。「不过有阵子很讨厌倒是真的。」

「是我国一的时候吗?那时有一段时间,觉得及川前辈好像讨厌我,但那种感觉后来就没了。」

原来飞雄有发现啊。
不对,没发现才可怕,那时我都想揍了人啊。但即使如此还是一直追着我跑也是勇气可嘉,如果不是这样,我们现在大概也不会同居吧。

「就是那时。牛若挡在我前面,你追在我身后,我又一心想赢,心态或多或少就走偏了。当我知道你的生日是冬至那天,就觉得你的生日对我而言,是名副其实的冬天来临。

而且冬至是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和那时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总会想着如果没有你诞生的那天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打从心里发寒,也不会有快要被漫漫长夜吞噬的恐惧。诸如此类的奇怪想法。」

飞雄静静听我说着,紧咬着下唇,松开唇上明显刻下一排齿印。他张嘴欲言又止,反复几次后吐出:「对不──」起字还没出口就被我打断。

「都过去了,追根究柢也不是你的错。后来仔细想想,排球是团队运动,要从中彻底分出单人的胜负,不是那么容易。就算大学时,我们的球队输给你们,但我不觉得我就此输给你。你有你的天赋,我有我的才能,我们都有彼此无法超越的地方。

高中时不想被你超越,大概多少还是对你的才能感到恐惧与忌妒,但想明白后,才知道其实我恐惧的是──你超越我之后,视线再也不会驻留在我身上。以前总希望你一直追在我背后就好,但是后来才了悟我真正想要的,是你和我并肩而行。」

我说完后,室内陷入一片静默。
呃、我刚刚、是不是、倾泄了、一大堆、真心话……?
原来刚才飞雄的直球不是打在心窝上,而是脑子吗……

「飞雄你聚餐一定吃的很饱那么蛋糕就留着明天吃吧还有南瓜汤也是!噢对了我还准备了柚子等等我们去泡柚子澡吧啊还有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快拆来看看!」

我一口气把话快速说完,试图盖过早些前的话语以掩饰丢脸与尴尬,也连忙将准备好的生日礼物推过去转移注意力。

我送的是一个上翻的咖啡棕牛革上翻短夹。飞雄手上那个皮夹从大学用到现在,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

「及川前辈是不是很喜欢棕色……高中时送我的围巾也是棕色的。」

飞雄在我们交往之后,才注意到留在围巾标签上的生日快乐。

「因为棕色是个美好的颜色嘛!」

就是要你看到这些和我的发色、瞳色相近的颜色啊笨蛋。

「这个短夹可以上翻,飞雄快翻!」

飞雄依言将垂坠的夹层上翻,然后眼神呆了一下。

「怎么样,很棒吧!生日快乐!」我得意的笑了笑,夹层上翻后是透明证件夹的位置,我贴心的将自己的帅照裁成适合的大小放进去了。

「……谢谢。我想去洗澡了。」

「等我一下,我去拿衣服!」

影山趁着及川离开的空档,将原先的皮夹内的东西移到新皮夹,他在证件夹那格手指顿了一下,最后决定不把那张比着YA的灿笑抽出,但还是将原本放在旧皮夹内的合照压在上面。

❄   ❄   ❄   ❄   

冬至出生的你是寒夜降临。


END

#冬至是活日,落在12/21~12/23之間,但古館老師的人設採飛雄生日當天是冬至。

#05中飞雄被他人叫走又被及川叫回来的梗非原创,借用P站id= 47554690的内容

#此文捏造有,bug請見諒。
#日本的冬至习俗是喝南瓜汤还有泡柚子澡。

#我爱小飞雄、小飞雄还有小飞雄!這份愛體現在我爆炸的字數中!

 

评论(19)
热度(176)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