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愛稱

#珍爱时间,远离刀男
#文感抓不到又涉及苦手内容,节奏混乱请见谅
#同居设定

岩泉临时出差到东京,试着在空档约居留在东京的故友和后辈聚聚,恰巧及川休假,而影山刚结束为期一周的集训返家还不到一个小时,正好时间搭得上,就简便约在及川和影山居住地附近的家庭餐厅。

岩泉随意搅动手边的饮品,冰块撞击杯壁发出清脆声响。

「你们都同居好一段时间了,影山还是喊你前辈啊。」岩泉目光向着前往洗手间的影山,再转回到及川身上。

「纠正过了,习惯难改。」及川松开被咬皱的吸管回答。

及川忆起那段试着说服影山喊他名字的时日。他明白影山并非那种会亲昵喊着伴侣的类型,所以昵称什么的不可能出现,因此特别坚持直呼其名。但纠缠了好一段时间,换来的还是影山拧着眉逸开视线的回嘴:「不要。好奇怪,不习惯。」

影山因侧头而显露的耳朵泛红,满脸不自在的神情让他猛然意识到──即使再亲近的称呼,仍可能流于表面的形式,实质在内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想明白后便不再纠结这一点,但人还是挂在影山身上随口抱怨:「我的名字多好听。飞雄就算当作爱称来喊也好嘛,真是的。」

岩泉继续无意识的搅动饮品,「听起来还是有前辈与后辈的上下关系,感觉有点微妙。」

「还好啦,飞雄对我的态度早就没那么拘谨和客气。再说,我和飞雄仍然是『上下关系』啊。」特别加重音的意有所指,岩泉反应过来后,立即挥拳揍人。

「不要连这种事都要欺负影山!」

「痛──小岩怎么还是那么暴力!才没有欺负,明明是疼爱好吗!啊,说到疼爱,飞雄有时候还是会喊我的名字,像是......」

「像是?」岩泉对友人未完的话语表示疑问,及川眼神飘了一下轉而發出問句:「小岩晚上还有空吗?」

「有,怎么了?」

「突然想起和飞雄有件急事要做,我们晚上再约。」及川合起双手一副抱歉的姿态。

「好,再约。」

「那就晚点见啦。」

及川语落,就抓着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影山往外跑,岩泉微皱着眉目送两人离开。及川的行为举止看起来确有急事,但被带走的影山却一脸茫然。

及川出店门后,就拉着影山狂奔,无暇顾及沿途路人投来的目光。而突然被拉走的影山一头雾水,提速跟上及川的脚步,在他身侧问着:「为什么我们这么快就离开?」拉在一起的手没有松开。

「因为我们该回家。」

「啊?就这样丢下岩泉前辈不好吧?」

回家是在平常不过的事,但岩泉却是难得来一趟东京,于情于理影山都觉得不该中途就突然离开,而且还是个这么奇怪的理由。

「虽然对小岩不太好意思,但我确认过晚上还可以约,反正飞雄晚上也没事吧。」回到小公寓的楼梯宽度不足以让两人同时上楼,影山退到后方让及川先走。

「没事。」

影山尾随上楼后,看见及川掏着口袋,有些手忙脚乱的翻找钥匙,他默默从口袋中拿出钥匙,拉开及川将钥匙对上锁孔扭转。

分明出门前还说过不想带钥匙,让我一定要记得带,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及川前辈似乎不太对劲。

影山边入门边想着,突然一股力道从身后压上,毫无防备的他踉跄几步,站稳后耳边有熟悉的湿滑感,敏感点突然遇袭让他些微脚软,立刻肘击身后的人,但只用了五成左右的力气。

及川长腿一勾,门碰的一声关上,随即用右手将人还住,左手护在影山脑后,一个转身就将人压在门上。

「喂!别得寸进尺啊!」意识到及川的意图,影山开始挣扎。

「你不想我吗?」

及川刻意放低声线在影山耳边说着,已经起反应的下身故意磨磨蹭蹭,影山没有回答他,但是手搭上他的肩,让彼此的双唇贴合。

勾缠的唇舌、热切的抚触、

沿途散落的衣物、一同倒向共眠的床铺。

及川前戏和扩张做得还不算是充分,就听见影山带着微喘叫唤:「彻......进来。」

及川将影山的腿岔得更开,顾不上扩张不够充足,直接将下身挺进,连结处传来的痛感让影山倒抽一口气。「忍耐一下。」迎上那双探前索吻的唇。

及川循着记忆直向熟悉的点,酸胀至麻的感觉让影山不久就挺过最初的不适,室内除了啪啪声响还有彼此的喘息,喘息中夹杂着影山各种形式的呼唤──

彻......绵长的,如丝的愉悦在进出之间逐渐编织成网。
彻、 催促的,本能渴望更多的欲求。
彻──攀高的,缩起脚趾让意识飞往天际。

及川随后也跟着释放,缓过来后,一句有气无力的「我补个眠。」直接打断他的意犹未尽。心有不甘的扯了影山的脸皮,「下次加倍给我啊。」

清完发情的产物,无所事事的及川再度上床,枕边人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及川戳着影山的脸颊,力道由轻微渐次加重,见人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自讨没趣的收回手,暗暗抱怨着既然只能做一发,就别一直喊名字啊!

弄得像是很想我很爱我,很难踩煞车啊笨蛋。

及川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影山喊他名字,是在某一次的性事中,彼此都还没进入状况时。

影山迟疑的、试探似的喊了一声。惊喜来的太突然,及川直接停下手边动作,「飞雄怎么突然开窍了?」

「你说想要爱称。」

及川花了几秒才连结起这之中的关系,推估是影山将爱称误以为是做爱时的称呼之类,才会阴错阳差造就目的达成。深谙打铁趁热的道理,他半诱半哄的引导,再历经多次特意的调教,终于让影山在没有自觉的情况下养成习惯。

而及川到今天才知道,他居然会因为影山喊他名字这么单纯的事,轻易的被撩动欲望。他原本是想顺势在岩泉面前夸耀自己教导有方,但是他除去突涌的情欲外,还倏忽意识到──

就算是亲近如小岩,也不想分享这么可爱的事情。
这种亲密的爱称,彼此知道就好。

及川的思绪在惬意氛围下变缓,伸手抱住入眠的影山,熟悉的气息与手感让睡意开始蔓延。

长达一周空了一半的床,他也需要好好补个眠。

END
前几天幽灵说到及影最近都没粮,本来就饿被这么一提瞬间更饿了,只好再来自产了囧
下一场考试明天开始报名,代表接下来三个月又要进入备战期……还没还的点文今年大概写不完了不好意思,行有余力会尽量产的orz

 


评论(9)
热度(94)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