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FHQ/及影】願你永遠不要長大


#絕望的標題廢
#FHQ设定,魔王及川X人類小影山
#私设有,详细在另一篇缓慢进行的点文中,但不影响观看


雷声轰轰作响,朵朵乌云凝在空中。

快下雨了啊──及川跟影山应该可以赶在下雨前回来吧?岩泉正这么想着,就听见及川哼着小曲接近宫城门口。

「影山呢?」岩泉没见到那个常常尾随在后的小小身影,不禁皱眉。「你们不是一起去森林?」

「哎呀,飞雄真的没有跟回来呢!」及川佯装惊讶,做出四处逡巡的动作。「笨蛋飞雄这么大了还会跟丢,果然是笨蛋啊!」摇摇头叹气。

岩泉额角爆出青筋,直接劈了及川一掌,「影山才八岁,还只是个孩子!」

「还只是个孩子?昨天可是有个臭小鬼对我喊着:『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和及川前辈一起睡了!』」

及川想起这件事就一肚子气。昨天影山抓着被子和枕头,站在门口义正严词的表示后,就头也不回的撤出房间,连晚安都没说。

「幼稚川!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和影山闹脾气!」

「这哪是小事,飞雄明明从还是婴儿时就是和我睡的!到底是谁趁我不在时乱教的!被我抓到绝对要他好看!」

在魔宫内把玩着水晶球窥视门口的黑尾嘴角斜勾。「我可没乱教。成天说着影山是臭小鬼,又那么溺爱,真是个矛盾的家伙。」虽然逗弄这个魔宫内唯一的人类小孩很有意思,但身为大王的亲信,他也觉得魔王和人类如此亲近不是件好事。

昨日早上他在魔王的房门外巧遇刚睡醒的影山,带上亲切的笑容打招呼:「早安,亲爱的影山小朋友,需要我拿『奶瓶』装牛奶给你当早餐吗?」

「我已经不用奶瓶很久了!」影山鼓起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大声说着。

「抱歉抱歉──」黑尾摸着后脑勺,「但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和大王一起睡,我一直以为你没长大,还是那个需要用奶瓶的小朋友。」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用奶瓶了!」影山依旧气鼓鼓的说着。

「喔?那我等你证明,先从和大王分房睡开始做起吧。」黑尾摆摆手,临走前又补了一句:「我还是会交代厨房替你准备奶瓶的。」

因此影山才会对及川说出那番宣言。

岩泉抬眼看向已被乌云攻占的天空,催促着:「快下雨了,快点去把影山接回来。」

「才──不──要──!」及川负气撇开头,径自走过岩泉身旁进入宫内,但走没几步就突然往回望嚷嚷着:「小岩你还愣着干吗?快去接飞雄回来啊,他的身体没我们强壮,淋雨会生病的!」

岩泉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砸向及川。随即将魔王的哀号声抛在背后,趁着大雨来袭前奔往森林接人回来。


夜晚接近就寝时间,及川留出一半的空位侧躺在床上翻着书籍,但心思全在注意门口有无动静。没等多久就听见期待中的敲门声。

「我睡着了,什么都没听见。」

敲门声变得更加急促。

「不用陪臭──小──鬼的及川前辈,很快就睡着了!」

叩叩叩的声响变得更响也更加执拗。

这样敲手会很疼吧?及川心疼了一下,正想改口时,突来碰──的声响,房门被踹开让他楞了一下,同样愣住的还有站在门前的影山。

「混蛋川你烦死了!」岩泉将影山塞入房间后,用力甩上已经坏掉的门,立刻就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留下及川和影山对视。

「已经『长大』的飞雄来这边干嘛呢?」及川移开书本,翻身躺到床的正中央,整个魔呈现大字形。「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唷。」还特意面朝影山给出灿烂的笑容。


影山闻言拥紧手中的枕头,另一手拖着被子倔强的爬上床,自行放好枕头,又拉上棉被将自己整个盖住,不发一语的缩在及川右手边的空隙。

「你想闷死自己啊?」及川扯开被子,指尖戳向影山的额头。影山挪挪位置,紧紧贴在及川身侧。「你黏这么紧我很难睡耶!」

影山没有拉开距离,反而用力揪住及川的衣角闷着声说:「及川前辈……如果长大了就不能和你一起睡,那我不想长大。」

及川沉默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只说了句:「关灯了,快睡。」弹指灯熄后,迎来一声晚安。但及川一如以往的没有回应。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及川翻身侧躺,拨开遮去眉眼的黑色浏海,借着透窗流入的月光审视着睡颜。

他还记得最初和影山同床时,影山还只是个婴儿,他睡觉时总要小心翼翼的避免压到脆弱的婴孩。如今,已经是会自己爬上床的小孩。再过个几年,圆润的脸庞会被无情的时光削去,刻画出少年的青涩;再过个几年,少年的青涩会被岁月啃食殆尽,作为步入沉稳的粮食;再过个几年、几年、又几年,肉身会被光阴吞噬,仅余下一堆白骨。

而他,却始终如一,继续渡过看不见尽头的余生。

他突然想起,那双率直的钴蓝曾盯着他问,「及川前辈,为什么你不和我说晚安呢?」

「身为魔族,夜晚才是我们活跃的时间,干嘛要说晚安?」

「原来是这样啊……」小孩点点头,没有意识到这么说着的魔,实际上每个夜晚都躺在他身边。

每一次的晚安,再睁眼后身旁的人,又悄然无息的长大了一点。即使明了不说晚安,也无法避免时光依旧从指缝流逝,但及川仍选择这样自欺。

「飞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

语调像对待易碎物品般放得很轻很轻,但将人抱在怀中的力道收的很紧很紧。

小小的影山对魔王的忧虑一无所知,仅在睡梦中回抱身旁的魔。

END

後記:
本來在寫小雪指定的FHQ設定,但寫著寫著心就亂了
想說來寫個自癒的歡樂番外短篇,結果寫著寫著就走型了……
小雪請等等我,那篇FHQ指定的架構比較大,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orz
寫相關設定才發現中文圈中的FHQ及影文還真少,希望能越來越多!

另,手上還有篇寫得差不多的及影,但不知從何修起已經擱兩個月了囧

评论(2)
热度(71)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