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球影】與球共舞

#排球拟人,脑洞有请注意
#含有个人恶趣味
#赶时间,潦草有,请见谅

影山盥洗完毕后,迫不及待的拿起书桌上的排球月刊坐到上床,用枕头垫靠着床头柜,开始翻阅这一期的内容。虽然才刚翻开就打哈欠,但是这一期月刊专访了他相当欣赏的二传手,想先睹为快的意念强压涌上的倦意。

他循着目录的指示,迅速翻到专访那页,入目即是二传手起跳举球,球方离指的跨页特写照片。他看见那人专注的眼里闪耀着光芒,心里也随之激动起来,盯着照片好半晌移不开目光。

视线转往访谈内容,影山看着成堆的叙述,还读不到半页,眼睛就开始泛酸。黑色的文字在他眼中扭成一团后逐渐漫开,宛如黑蚁大军倾巢而出,他用力眨眨眼想让字形恢复正常,手中的杂志却突然被抽离。

思绪还没反应过来的影山,双瞳先行一步追着杂志,惊愕的发现杂志落入一名陌生男性的手中。

男子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和蓝眸,身穿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装让比例完美的身形更为突出,缀在衣领间的红色领结,让男子在稳重典雅的气息中又带些活力,而别在耳垂上的绿宝石则在灯光下闪烁夺目。

但影山的眼神仅在白、红、绿这三种颜色中徘徊。

影山还沉浸在似曾相识的感觉中,男人已经将杂志甩到书桌上,用湛蓝的眼眸深深望着他,彷佛要望进灵魂那般的看着,「飞雄,你只要好好看着我就好。」勾起嘴角,温醇的嗓音满是笑意。

失神片刻的影山回过神来,连忙慌乱的问着:「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视线迅速的瞄过窗户和房门,都是紧闭着,方才他也没听到开启的声响,有人入侵他不可能没感觉。但眼前的人,居然凭空就出现了!到底从哪来的?

「伐里波,我的名字是伐里波。亲爱的飞雄,在下有荣幸邀您一起跳舞吗?」

伐里波倾下身,一手背在身后,另一手伸向影山。

「搞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我根本不会跳舞啊!」影山被这莫名其妙的情况弄得极度烦躁,却有股莫名的吸引力,让他不由自主的将手搭了过去。

 

手相触的那瞬间,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课堂上,曾经看过两块磁铁的S极与N极,在距离进入一定的范围后,自然而然的结合在一起,完全无法抗拒。


影山随着牵引下床,脚刚落地,就发现周围的景色不再是他熟悉的房间,取而代之的是宽广的空间,鹅黄色的灯光让气氛变得柔和,稍稍缓和他暴躁的心绪。而他的衣着也从宽松随意的睡衣转换成比赛时所穿的九号球衣,赤裸的脚不知何时换上黑色球鞋。

影山讶异着这一连串奇异的转变,随后察觉到那人的手抚上了他的腰,身体僵了一下,即使没有感到不适,仍然抗拒的喊了声:「放手!」

「别这么小气嘛,我可是全身上下都被飞雄摸透了。」

影山迅速否认:「别把我说的像变态一样!谁摸你了?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说到最后一句话,影山有些心虚,他总觉得和对方其实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反而像是已经很熟悉的老朋友。

伐里波没有回应影山,径自接续:「现在只是搂着你的腰而已,不过份吧?而且不这么做没办法跳舞唷。」伐里波故意凑近影山的耳边低笑说着,过近的气息让影山的脸有点发热。「来,把手放到我肩上。」

「不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乖。」放柔声线诱哄,「飞雄你知道的,你拒绝不了我。」

「啊?」影山语气上扬,额角因怒气爆出青筋,因为他是真的拒绝不了。

影山不明白,心里明明想着要拒绝,身体却总是快一步做出反应。而且碰触之后,心底升起的愉悦,一再告诉他这样的举动是万分正确的。手在不知不觉中终顺从的搭上宽广的肩,他忍不住抬眼看着比他高出不少男人。

耳边响起了悠缓的舞曲,影山随之迈开脚步的同时,告诉自己这一定只是场梦,才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只要等梦醒就好。转换念头后,一直蹙着的眉头总算松开皱折,倒是另一人皱起了眉头。

「飞雄,你干脆直接踩在我脚上跳舞好了。」伐里波苦笑着,影山乱来的舞步,已经在他白色的皮鞋上反复落下灰黑色的鞋印。

「那就不要跳啊!又不是我自愿的!」影山恼羞的回击,但双方都没有停下脚步。

「飞雄,不要想着你正在跳舞,想着你正在球场上,必须全神注意着球──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

影山被这么一点提,总算反应过来为何对伐里波一直有熟悉感。除去金发蓝眼外,伐里波身上的颜色,就和他惯用的三色排球是一样的。

「你的眼中只有我,只要看着我就可以了。」宛若催眠般的指示。伐里波满意的看着钴蓝色的眼底彻底反映出他的身影,挤出最后一点的犹疑。

影山早已忘却最初的抗拒,顺畅的舞步与亲密的接触,心理涌上的畅快感不并亚于在球场上取得胜利,接连的几首舞曲,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曲终了,又换另一新曲,相较前面几首,节奏显得明快许多。

已全然沉浸在舞会中的影山,被突来的杂音抽离状态。

「看来时间所剩无几了。」伐里波听着钟响前预告的乐曲一脸惋惜,但很快地就泛起略带孩子气的笑容。「飞雄,手抓好,我让你飞一下。」

「啊?」不论是时间所剩无几还是飞一下所指的意思,都让影山感到疑惑,但出于信任,手还是依言收得更紧。

伐里波带舞的姿态从原先的优雅缓步转换成华丽快行,高超的舞技让影山产生飞翔的感觉,但脚不着地的不踏实感让他乱了脚步,飞没多久就不稳的跌进伐里波的怀里。

一时间,影山只听得见彼此紊乱的呼吸和加快的心跳,还有尚未止歇钟声。

「飞雄,今晚我很开心,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

影山抬眼看着伐里波闪烁着光芒的眼,不自覺地順著回應,「嗯,我也是。」

伐里欧低下头,在影山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再见。」

钟声止歇,影山倏忽睁开眼,立即慌张的逡巡周遭,他所在之处不再是举办舞会的空间,而是自己的房间。

这里没有叫伐里波的人。

影山揉揉发酸的颈,想着果然是睡迷糊了才会发生那么离奇的事情。抓起遗落在床边的手机,时间显示着午夜十二点整。

「已经这么晚了啊,难怪觉得好累。」影山将比平时训练后还要疲累的身体归因为没有准时入睡,再加上做了一个很累的梦。起身关灯时,眼角瞄到在书桌上月刊,只想着没看完的部分再找时间看。躺回床上后脑中不断回放着结束不久的梦境,惹得他难以安眠。

他伸手摸向床头柜,将排球拿到手上端详。即使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光线不足的环境让影山仅能看出轮廓,即使球的模样他早已铭记于心,此刻他仍有股冲动想开灯看个分明。

算了,只是场梦而已。影山叹了口气压制心里的躁动,手自动的托起球来缓和心情。他盯着球禁不住胡思乱想,总觉得伐里波就是他的排球,但看着不断随着手指动作而抛升的球,又觉得如果伐里波真的是颗球,应该不会是个身材挺拔的人,而是个圆滚滚的……胖子?

脑中浮现体态圆得像球的伐里波,影山失笑,一个不注意球就脱离掌控掉到地上。将球捡回后,他情不自禁的将球贴上额头,微凉的触感和印象中微温的体验截然不同。

「我在干嘛……」用力甩甩头,却甩不开脸上的热气。

再次躺回床上,他没有将球放回床头柜,而是抱在怀里轻声说了句晚安,不久后,再度沉入梦乡。

END

后记&闲谈:
在〈注视的方向〉那篇要放上Lofter时,打tag时发现成立的只有球影,后来小狐留言提到排球拟人化,我就跟着开脑洞了XD当时随兴的写了一千出头就放置play,和自己做了一个约定,达成后再把这篇补完,没想到这天比我预计的还要早到,谢谢关注这个博客的各位!

如果觉得排球拟人后的衣着打扮很奇怪,请不要苛责,毕竟,伐里欧是颗球,别奢望一颗球懂穿搭(好啦我懺悔,其实是我贫脊的脑袋想不出来怎么样的形象比较好……还好影山的排球是红白绿的那种不是黄蓝相间的,如果是后者画面大概会更不协调XD)

有闲暇的话,会将手上的及影草稿修一修放上来,没有的话,下次发文应该会在七月中之后了……QAQ总之,希望和大家再见的时间不会太遥远。


评论(6)
热度(23)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