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比大小

#喜歡及影的小伙伴們有組織了!詳見【群宣】
#雖然標題看來很沒深度,但是希望內容看來是有點深度的XD
#交往設定

眼前有别于平时总是带着笑,又难以捉摸的神情,让影山一时间将反驳的话语梗在喉间。

他紧盯着那双棕色的瞳,试图从中找寻玩笑的踪迹,虽然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耍得团团转,但随着相处时日增长,他开始能分辨出对方是「完全在开玩笑」,以及「及川前辈很认真」这两种极端的意图。

这一次,是属于后者。

但那种事,真的是用这种方法来决定的吗?影山不得不用他贫乏的脑袋多想一些,毕竟在及川面前吃亏的次数太多,而且和高中时信任的前辈聊过后,才发现自己吃亏的部分,没察觉的部分居然比有察觉的还多。

再者,在这方面他一点也不想让步,有种妥协就输掉了的感觉,而他一向不喜欢输。
但又觉得前辈提出的解决方法,有几分道理。

关于那个谁上谁下的问题,用「比大小」的方式来解决。

由大一点的人来掌握主导权,直观得让影山在差点在第一时间就被说服。
毕竟及川不论是在年龄还是体态,甚至是那个地方,都比他还要大是不争的事实。
即使不甘心也只能认输。


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还是有那里不太对劲吧

偏偏又找不出哪里感觉不对。
影山忍不住啧了一声,索性不发一语。


及川笑看影山满脸的混乱,取代了平时没什么表情所带来的冷静假象。

飞雄肯定是在思考一些让脑袋快烧坏的事吧。
大概是一开始觉得这个提议合理,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又找不出来。
而且又直觉认同了就等于输了,所以咬牙不愿屈服。
单从表情变化就可以推知心路历程,藏不住的心思的单纯小鬼,太好懂了。


「大家都是这么决定的喔。」虽然飞雄苦恼的模样很有趣,但及川胡謅还是将逃避问题的影山拉回来。「总是互相抚摸就结束,难道飞雄不想做更进一步的事吗?」

「当然想啊!」影山急急回答。

及川因为影山坦率的回答笑得一脸暧昧,看到及川的反应,影山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立刻撇开窜上热气的脸,将话题接回去避免尴尬。

「但是用这种方式决定......」影山再次语塞,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词,迅速的把话接上:「不公平!对,不公平。用这种天生的事来决定,不公平。」

「飞雄,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

像是,拥有天赋的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
在排球方面,只要多努力,就能攀上我再怎么奋力去追都难以企及的地方
曾经让我觉得,前方的道路布满荆棘。

虽然,已经近两年没在球场上当对手了,但是,或许,迟早会在球场上被追过去吧?
即使未成年时那种随时会被超越的焦躁感已经消退许多
我也以为自己已经对「会输」这件事释怀

但果然──还是不想输啊。
所以,至少在床上,屈就于我吧。

及川闪神回来后,抓过影山的手放到唇边,细细的亲吻着指尖,成功堵住影山跳针似的强调不公平之类的话语。顺势将人压制在床上,放低声线靠在影山耳边说着:「飞雄,相信我吧。」

一时间,影山觉得全身彷佛被一股酥麻的电流穿过,慌乱不已的心在这一刻得到安定,却又随即更加狂乱无章。影山在及川变得深沉的棕眸中读出了「很认真」三个字。

及川前辈很优秀,我一直都知道的。
即使如此,还是想赢,从来没想过要放弃追逐。
但是,现在的情况,大概跟在球场上不一样吧?
彼此的眼中,就只有彼此,没有排球。
我只要,在球场上不输就可以了。

影山划清底线后彻底放弃挣扎,主动迎上及川的唇。

相交的唇变得前所未有的疯狂,双方都带着想要吞噬对方的火焰,直攻着能挑起对方快感的位置。最终还是洞察力极佳的及川掌控了整个节奏。游移的手和唇没在已经熟知的上半身逗留太久,就转向还有部分是全然未知的下半身。

开拓之路,一开始及川跟影山都走得艰辛,努力忍着不适继续向前。直到习惯彼此的形状、频率,再到挖掘出能更加引发欢愉之处,影山第一次体会到有个人能够让自己全心全意的托付,美好的程度不亚于在赛场上赢过强敌。但随着时间的拉长,及川却迟迟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让影山的欢愉掺入了几分煎熬,被做到逼出泪光,像是在打一场永无止尽的延长赛。

结束时,影山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场比赛的输赢,有的只是心理上的满足和身体上的疲累。

清理完彼此留下的液体后,及川轻轻搂着很快就睡去的影山,回味着刚才结束的情事。他发现除了最初那一次进入是直接依循着本能行事外,之后几次他只有想方设法的不断探索,与刻意尝试着各种频率的进出,尽力想引出后辈各种不外显于他人的神情姿态。

想着想着,欲望又有抬头的倾向,但他知道大概也已经射不出什么。更何况能陪他做的人已沉沉睡去,虽然想过将对方弄醒再来一次,但他盯着影山沉静的睡颜,最终选择不打扰,静静的让欲望慢慢平息下去。

如果说今天发生的事摆到赛场上,那么赢的人肯定是我吧。
但是这种赢了的层次,和一般在球场上赢过劲敌的感觉不一样,而且很不一样。
到底是什么不一样?
及川思考着,模模糊糊的探索着答案时,身旁的人突然蹭往他的怀里。
傳遞過來的溫度讓他突然意识到,只要继续走下去,总有一天会得到答案。
不必心急。

他将人抱得更紧一些,嗅着那和自己身上相同味道的清香,疲惫感突然蜂拥而至,不久后,两人均匀缓慢的呼吸声,交错在小小的套房内。


END

後記:

雖然主食影受,但還是會想著影山相關cp誰上誰下的問題,影山同好曾說「感覺影山不會太受」,其實我也這麼覺得。飛雄這孩子,自尊心和好勝心都很強,不會輕易屈服的吧。

於是將情況設想到及影來,原本想簡略的在噗浪上分析一下,但最終還是忍不住想要描繪的完整一點,雖然依舊省略了很多細節。礙於時間和能力,敘事上總是用了簡便些的方法,請見諒orz

話說,自從開始寫排球後,近日才發現自己有段時間幾乎不看耽美小說和漫畫了。深深體認到自己對影山的迷戀有多瘋狂,幾乎是把為數不多的休閒時間都給影山了,雖然覺得影山完全不想要XD但是我跟及川還有月島一樣都是性格惡劣的人,所以親愛的小飛雄,讓我好好疼愛你吧❤

评论(2)
热度(53)
  1. 高冷文学解惑会云深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真是~_~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