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及影、菅影】餵食後輩的方式

※主及影輔菅影

坐在看台上的棕发少年伸手掩嘴,深深呼吸再将气息吐出,眼角随着动作泛出些微泪光。

 

「混蛋及川,都说过别再熬夜了!比赛前把精神养足啊。」

 

岩泉看向身旁正在揉眼的友人,忍不住碎唸了一下。

 

「没有熬夜啦,今天我也会以超好的状态上场的!但小岩不觉得现在进行的比赛很没劲吗?看着看着瞌睡虫就爬上来了。」

 

及川又伸了个懒腰,继续百般无聊的看着球场上的赛局。虽说两边队伍的实力并不弱,但是都缺乏引人注目的特色,失误也略多,再者他已经将双方的优缺点都研究的差不多,自然觉得无趣。

 

「是没什么意思。但等等就要热身练习,身为队长这副懒散的模样可不行。」

 

及川正要反驳岩泉的话语时,耳尖听到后方的后辈提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顿时一扫方才觉得无趣的神情,饶有兴致的回头问着,「什么什么?我刚刚听到小飞雄的名字喔。」

 

国见和金田一被猛然回头的队长吓了一跳。

 

「那边。」

 

金田一回过神后,指向斜后方,离他们约四排距离的位置。及川顺着看过去,在黑鸦鸦的小区块中,一眼就看见黑发的后辈坐在队伍的最侧边,嘴巴一直在动,但两颊仍塞得鼓鼓。

 

及川见状笑得欢快,「那是嘴里塞满食物的花栗鼠吧!到底是饿了多久啊?」

 

国见和金田一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着:花栗鼠?这么可爱的小动物和凶巴巴的影山,违和感也太重了吧!除了嘴里都是食物外,根本完全搭不上边……

 

看穿了后辈们的心思,及川接续,「之前有部动画加真人的电影,里面有三只很会唱歌花栗鼠,试着把其中一只的脸换成飞雄──啊!记得要挑小飞雄没有皱着眉、绷着脸的表情代换,就会觉得花栗鼠版本的飞雄,其实也挺可爱的喔。」

 

国见微微皱眉。

 

虽然早就对队长的洞察能力有所认识,但这种瞬间就被看透想法的感觉,还是有点不太舒服。而且,照着队长的说法去想象,那股违和感立刻就退去,居然还真的觉得有几分可爱……

 

能立刻将影山和花栗鼠联想在一起还完全不违和,队长的大脑里面,究竟都装些什么啊?国见还在想这个问题时,金田一已经噗哧笑出声来。

 

「影山你是三岁小孩吗?居然还要菅前辈喂食?太超过了吧!」突来的愤慨吼叫,让不少人霎时间将目光投向乌野所在的区块。

 

「影山!你这小子要再多点男子气概啊!就算是三岁小孩也不用人喂了。」乌野的自由人转身拍了一下影山的大腿,语重心长。

 

影山一脸慌张地想解释,但碍于嘴里都是食物难以开口。

 

「真不愧是王者,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是不是连上厕所也要人搀扶啊?」戴眼镜的高个子倾身向前看着影山,一脸嘲讽。

 

「别这样啦,这是我昨天答应影山的,明天多带一点大家一起吃!」当事人之一的菅原温柔的笑着打圆场,抓准时机将递食的手伸过去,阻止影山和月岛起冲突。

 

「觉得菅对影山比较偏心,是我的错觉吗?」东峰抓抓脸,虽然一直觉得菅在队上有着母亲般的地位,但好像……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分明。

 

「不是错觉。」大地感觉到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过来,队上也越来越多人随之起哄,拿出魄力喝止,「喂!你们安静点,太引人注目了!」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金田一惊叹,「影山居然被喂食……真是奇观。」进入乌野之后的影山,似乎一直在刷新他们以往的既定印象。

 

「这不是挺好的吗?真是个好前辈,不像某个只会欺负后辈的人。」想到某人各种幼稚的欺负行为,岩泉斜眼看着及川。

 

「才不是欺负,明明是疼爱可爱得要死的后辈,用各种方式好好的疼爱喔!」及川故作轻快的回应着,眼角一直没放过乌野那边的动静。

 

爽朗君从包包里拿出面纸抽出,非常自然的替飞雄擦嘴。

你是保姆吗?飞雄已经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了!爽朗君的动作真是让人不爽朗!

 

飞雄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

刚刚没手自己吃东西,现在没手自己擦嘴巴,小飞雄,你的手是娇贵得只能用来托球吗?

 

及川越看越窝火,视线从眼角关注到正面瞪视,过于显眼的注目引起了菅原的注意,虽然菅原不太懂那种带着敌意的目光是什么意思,还是回应了一个友善的微笑。但看在他眼里,那抹微笑无异于赤裸的挑衅。

 

即使如此额角爆出了青筋,及川还是撑起了嘴角,挥挥手以示友善。

 

教练没知觉到及川有些诡异的情绪,径自说着,「及川,该整队去热身了。」

 

及川接收到讯息后,压下心中的不快,指挥着全队走向场外。

 

 

近傍晚时,第一天的赛事几近结束,竞赛时间较晚的队伍也三三两两的离开体育馆,乌野一年级的队员因折返回球场拿回遗落下的球具,和压队走出体育馆的青城队长碰个正着。

 

及川停下脚步盯着影山。

 

「喂,找你的!」日向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影山,直觉到对面的人带着压迫感,立刻就拉着身边另一侧的谷地一溜烟的躲开。

 

「那种带着胁迫的笑意,让人烦躁啊。」月岛啧了一声,也跟着往日向的位置前进,山口连忙跟上。

 

原地只剩及川和影山两人。

 

「小飞雄,你饿了吗?」

 

影山愣了一下,虽然他也不知道前辈找他能有什么事,但是这个问题完全在意料之外。「嗯,打完比赛就饿了。」

 

及川满意的点点头,从包包里翻出棍棒状的面包拆开包装,「来张嘴──」

 

影山弄不太清楚状况,但还是照指令张嘴,但开口弧度不大。

 

「再张大一点,及川前辈这可是纡尊降贵的喂你吃东西喔!」

 

纡尊降贵?那是什么……但影山还是听出了这大概是及川要喂他吃东西的意思。「不、不用麻烦前辈了!我回家很快就吃晚餐。」

 

先前吃过太多次闷亏,影山在面对及川时,多了一点防备。

 

「早上时你们队上的另一个二传手也喂你吃东西,小飞雄看来丝毫没有觉得麻烦前辈的意思呢──」

 

及川逐步逼近,影山神色紧张的后退。

 

「飞雄进了乌野后翅膀就长硬了,开始不听及川前辈的话,这种差别待遇真是令人太伤心了。」

 

及川嘴上这么说着,但神色却还是平日那副轻浮的笑意。影山额角沁出汗珠,对于再次逼近的人,忍不住又跟着退了几步。

 

「不用不好意思,反正及川前辈明白的唷,小飞雄的手娇贵得只能用来举球。」

 

不论是被喂食还是被擦嘴

亦或是被教会信任他人与亲近他人……

那双操纵才能的手,那个昔日只追着他缠东缠西的后辈

似乎正要去攫取一些,自己并不希望他去抓住的人事物。

 

这种莫名的情绪,及川彻自身也说不清道不明。

 

影山继续不由自主地后退。刚刚面前的人剎那间散发出的气场,让他惊了一下,直到背部撞上硬物,才知道发觉已经被逼到墙边。突然有一种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的感觉。

 

「才没那回事!」影山克制着音量回应,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将人推开。

 

「来嘛,这可是及川前辈最爱的牛奶面包棒喔,飞雄尝尝看。」

 

影山正要开口再次拒绝,及川迅速捕获张口的时机,不由分说的就直接将棍棒状的面包捅进去。「怎么样,好吃吧?」

 

影山被突袭,卡在嘴里的东西让他难以言语。

 

「好吃的说不出话来了吗?也是呢──毕竟是及川前辈亲手喂的,肯定更好吃了!」及川的手持续施力,影山被哽得眼角逼出泪光,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单音以示抗拒。

「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啊……但影山为什么不推开啊?」山口说着,就算他们站得离及川还有影山有段距离,但场景看得清楚,对话听得真切。

 

「噗,是王者被凌辱的现场直播啊。王者在面对及川时总是有点鬼遮眼,估计是没想到要推开吧。」

 

「能这样对待影山,真不愧是大王啊……」

 

「啊啊啊啊──影山有生命危险啊!谁去救救影山啊!」

 

谷地慌乱的四处张望,发现身旁的同伴们完全没有要去拯救影山的意思,正想拔腿跑回巴士找前辈来救援时,就看见一个身穿和及川相同款型衣服的人跑过来,狠狠的往及川的头揍了下去。

 

「垃圾川!整个巴士的人都在等你,结果你居然在这里欺负影山!」

 

及川痛得松开手哀号,「小岩你好暴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欺负飞雄,明明就是在喂他吃东西!」

 

「兩隻眼睛都看到了!影山,你没事吧?」岩泉关切的看着影山,之前在北一时就难以阻止及川总是捉弄后辈,没想到过了两年多,还是拿他没辙。

 

影山拿出塞在嘴里的面包,语带不顺的说着,「咳……咳、我没事,谢谢、咳……前辈关心。」

 

岩泉见状又赏了及川一拳,「影山记着,无论如何离这家伙远一点。」留下忠告后,拖着及川离开。

 

结束这场闹剧后,影山小跑步追上日向他们,在走回巴士的路上,吃起了还遗留在手上的面包。

 

「影山,那个面包,你还吃得下啊……」日向问着,看向面包的目光和看凶器没什么两样。

 

「饿了就吃,而且也不可能拿回去给及川前辈吧。」影山一副理所当然。虽然刚才的经历不太愉快,但总的来说,这个面包的味道还不错,不吃白不吃,三两下的就全部吃进肚子里了。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接受啊?」

 

「我沒想到及川前輩是真的要拿食物給我吃。」


「明明是喂你吃。話說你今天一直被喂食啊,是三歲小孩嗎?」日向複述早上前輩們的揶揄,影山脑羞的用力抓住日向的头,接着两人一路吵闹到上巴士被队长制止。

 

 

坐在回程巴士上的及川听到手机的提示音,掏出手机发现一则来自影山的讯息写着:牛奶面包很好吃,谢谢。但直接塞进来很痛,请不要这样。

 

及川迅速编辑着讯息:

牛奶面包的魅力可是只比及川前辈的魅力差一点点喔(๑>ڡ<)☆飞雄果然翅膀长硬了,居然对及川前辈说不要,真是太不象话了!

 

送出讯息时,及川想着明天该带什么食物喂食可爱的后辈,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

 

END

 

后记

得到新的影山相關cp標籤 XD

及影跟菅影并着写,就有种我这是在黑自家本命的感觉……

其實一開始及川是真的想以正常的方式餵食的XD

写到国见和岩泉那边,就蹦出了想写国影和岩影的想法

岩影比金影还冷的说XD但真心觉得这cp很萌

原作中所有和影山有交集的人中,岩泉是让我最放心将影山交给他的那个人(順便問下有沒有同好XD)

至于及川就……唉,及川先生,请你在面对小飞雄时成熟一点啊!

 

评论(20)
热度(194)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