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月影】先行預告

前言:

虽然排球看了不少次了,但复习的重点大多放在影山身上,如果月岛 走型了请见谅也欢迎指正orz

这篇是亲吻王者的续篇,因为@時雨表示想看后续发展,所以我写了。赫然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蛮好说话的(?),之前也是因为这样写了一篇金→影,然后觉得好冷XD

以下正文。

 

 

视线相交前,就被错开。

话语出口前,就被躲开。

 

避之唯恐不及,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这个认知让月岛不悦,尤其是在他有几次想主动挑起互动都被躲开之后。

 

拿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情,不想做也不屑做。

就算对方是王者,也是一样的。

于是,月岛开始和影山毫无互动的冷战。

 

今天第无数次从影山手中打到不顺手的球,终于让月岛忍不住啧了一声。但他没有看向影山也没说任何话语,径自捡回球再加入下一轮的攻击练习。

 

「月岛跟影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影山只有传给月岛得球总是不到位,似乎完全没看月岛所在的位置?两个人这两三天来的气氛感觉越来越糟糕啊,明明先前缓和多了。」菅原向一旁的大地耳语。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感觉比刚入部时还糟。至少那时月岛还会时不时出口讽刺影山,但现在是完全不说话啊……」后辈们总是有着层出不穷的问题,让身为队长的大地有点头疼。

 

看着零交流的影山和月岛,菅原叹了一口气。

 

「再不解决,会影响到几天后的练习赛吧?配合度很有问题啊。」

 

大地想了几秒后说,「菅原,你去托球,叫影山和月岛过来。」

 

菅原点头后,过一会儿月岛跟影山就出现在大地面前。

 

大地看着影山和月岛之间,远得可以再站两个人,笑着发话,「你们两个站靠近一点。」

 

影山碍于大地的身分及那带着魄力的笑容,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挪过一小步。月岛却完全不为所动。

 

「再近一点。」

 

感觉到队长背后有一团黑气缭绕,影山连忙又挪了几小步,但月岛依旧待在原地。

 

「嗯?」一团黑气已逐渐凝聚成型。

 

影山抖了一下,立即紧张的扯了扯月岛的衣襬,将这几天以来奉行的「不要和月岛接触」的守则抛到脑后。月岛瞄了一眼还搁在衣上的手,才横跨了一大步,还故意用手肘撞了影山一下,影山像是被电到般弹了一下,又离了一大步。

 

大地将这些动作都收进眼底,却看不懂后辈们在玩什么把戏。

 

「大后天要练习赛,知道的吧?」

 

「嗯。」月岛和影山双双点头。

 

「那你们的配合度有问题,也是知道的吧?」

 

月岛和影山各自看往不同的方向,默不作声。

 

「社团结束后,你们两个留下来继续练习,把状态调回来。」

 

「喔。」、「不要!」两个声音同时回答。

 

大地惊讶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刚才说不要的是热爱排球的影山,允诺的是自主训练都不太加入的月岛? 

 

反了吧?不太正常吧?

 

「原来王者在排球方面也会想偷懒啊。」月岛在这两天来,第一次对影山开口。

 

「在排球方面不可能!」影山在这三天来,第一次回应月岛。一谈论到排球,影山又将守则忘了。

 

看来已经恢复成原本相处的模式,应该不用太担心吧?「那你们今天就留下来,明天可别在失常了喔?」大地笑着,虽然用的是问句,但语气中却又不可质疑的肯定。

 

排球部的队员们换好衣服后,三三两两的走出休息室,对着还在球场上,但看起来毫无练习进展的两个人说,「加油喔!」、「要好好练习啊!」之类的话语。

 

在出了球场后却谈着──

「他们应该不会打起来吧?」

「如果真的打起来,谁会赢?」

「肯定是影山赢吧,我赌一颗包子!」

「我也赌影山赢!赌一支棒冰。」

「没有人说要赌啊……」

「如果是日向的话,说不定会,但月不会做那种事。」

「喂,别说的像是我都用拳头在解决事情啊!」

 

月岛听着声响渐行渐远,对于一面倒的认为他会输觉得无语。但是站在客观角度上分析,在打架这件事上,依王者的火爆程度和体型来说,他的确是不太可能赢。但在其他方面,并不见得会输,至少学习就赢了太多。

 

月岛看了眼自顾自练习的影山,不悦的感觉又多了几分,有点烦躁。他径自走到休息室迅速换好衣服,从柜子中要拿出包包走人时,影山追了进来。

 

「喂,大地前辈说了要练习啊!」

 

「大地前辈是要『我们』配合练习,不是让你自己练习。」真难得,这次王者的眼神没有躲开。「再者,无法配合是因为你的球总是举不到位,凭什么要我浪费自己的时间?反正问题在你,到时练习赛,会被换下场的人是你,不是我。」月岛挑衅的勾起嘴角。

 

立刻出现在眼前暴怒的脸,完全在意料之内。

 

「可恶,你到底什么意思!」影山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我不是在说这个!」影山愤恨的扯过月岛的领子。

 

「喔──那你躲我又是什么意思?你很在意?」月岛推了推眼镜。有点讶异自己居然主动向王者挑起了那个关于前几天,在休息室中意外发展的吻。

 

手心渗出微湿,心跳的有点快。

反常的生理现象,大概是这几天被无视,积压的烦躁造成的吧。

 

「每次看到你的脸就会想起来,怎么可能不在意啊?」

 

月岛直视影山的眼睛,那双钴蓝色的眼睛内,有自己的倒影。

影山被看得很不自在,气焰消了大半,松开手,不自然的转开视线。

 

「哦──」月岛扬高声调,「所以,王者现在是又想起在这里发生的事?」

 

「是又怎样。」那个逼近的脸庞,还有温软的触感又在脑中回放,影山的语气弱了下来。

 

混浊不清的情绪又缠上。

可恶,那个到底算什么啊?

 

月岛看着那张别扭的脸,染上红晕,觉得有点可爱。

当月岛意识到脑中闪过了一个惊悚的词后,又问出一个让自己愣住的问题。

 

「但是不觉得讨厌吧?」

 

「是不讨厌……但很困扰啊!」影山坦承。

 

月岛闻言笑了,这几天积压的烦躁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愉悦渐次填进。

 

承认得这么坦率,果然是笨蛋,肯定没意识到这么说代表什么吧。

但是,不加思考的说出口,是真心话吧。

 

「我要吻你了。」月岛故意靠在影山耳朵旁说。

 

那时不想明白的情绪,最终还是明白了。

其实,在更早之前就明白了吧?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承认自己,喜欢除了排球之外就一无是处的王者。

喜欢什么的,果然是不可理喻的情绪。

 

「说这个干嘛!」影山心里乱成一团,但完全没有想到要挣扎,只是本能的闭上眼睛。过了好几秒,都没有预想的触感落下,影山睁眼偷瞄,发现近在眼前的笑颜有些眩目。

 

「王者很期待的样子啊。」

 

「少啰嗦,你不是要亲?」理直气壮却又有些恼羞。

 

「上次你说要吻之前先打声招呼,所以我只是先预告罢了,又没有要现在做。」

 

「混……」破口而出的话语还没说完,原先期待的温软,如蜻蜓点水般触碰随即离开。

 

「赶快换衣服,我先去收球。」月岛戳了一下影山的额头,背上背包后就转身步出休息室,听着影山延迟到现在才开始怒吼:「不要偷袭啊混账!」嘴角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两人步出体育馆后,月岛伸出右手握住影山的左手,明显感受到影山僵了一下,但没有拒绝。

 

「喂,这又算什么啊?」影山将迭在一起的手举起。

 

「算是预告吧。」

 

「预告什么啊?」

 

「就是预告。」

 

「说人话啊混蛋!」

 

此时的影山在月岛眼中,就是只炸毛的黑猫。

 

「我说的一直都是人话,不会说笨蛋星球的语言真是对不起啊。」但他一点都没有想帮猫咪顺毛的意思。

 

炸毛的模样很有趣。

月岛赫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特别喜欢去招惹王者的原因。

 

「少瞧不起人了!」

 

在分别之前,月岛都没戴上颈肩上的耳机阻止影山的质问。

分别之后,月岛伫立在原地看着影山的背影越缩越小,直到消失。

 

预告啊──月岛看向自己的的右手,想着其实好像也不用特别预告,恋爱就已经开始。

 

END

后记:

报告队长,这里有两个人留下来不但完全没在练球,还谈恋爱!

但愿下篇PO上来的是本命,被本卡文太虐


另外想請問一下,大家會覺得排版間隔太疏看起來不太舒服嗎?我自己是覺得段與段間隔太大了(我有一點排版強迫症.......看得不太習慣),也想請教下,有沒有人知道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orz我是直接在word上複製貼過來的


评论(7)
热度(80)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