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金→影】未竟之夢

栖之栖,先前說的單箭頭,但感覺似乎抓的不太好請見諒

標籤有及川,純粹是他戲份多

算是【金田一中心】不可企及的續篇,但可獨立觀看

----------------------------------------------------------


网子的另一边,球员们看着敌队的二传手将球传给副攻手,严阵以待落下的强力攻击,但球仅是勉强擦到副攻手的指尖,球比预计落下的位置还要靠前,球员们一时间反应不及,便被对方得分。


及川在球落地那刻才松了一口气。


「金田一,应该还可以跳得更高吧?」


熟知队伍的及川,明白方才那颗传球是金田一的最高原始打点,正常来说,应该是可以打出一记漂亮的攻击。但金田一却连续好几球都有些勉强才打到,很明显的是金田一状态不太好。


「对不起……」金田一话还没说完,就被及川拍了一下肩,「我将球的高度降低一点,反正对方拦网没那么高,下一球好好打。」


下一球,及川仍将球给金田一,降低一些高度后,金田一成功得分。金田一满怀感激的看向及川,脑中却闪过另一个人的影子。


是他的话,就不会做这样的调整吧,大概只会怒骂「为什么跳不起来!」或是「为什么打不到球!」之类的。


不,应该说是以前的他,如果是现在的他……


「金田一别发呆了,还在比赛!」在一旁的队友提醒金田一回神。


「抱歉!」金田一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专心在球场上。


在几番你来我往后,青城顺利的赢了这次的练习赛,一场都没落下。金田一喝水到一个段落,突然一个重量压上他的肩,转头一看,是自家的队长。


「金田一,你最近不太有精神喔,是有什么烦恼吗?」及川露出一副「我是知心哥哥,我们好好谈谈」的模样。


大概是前天,及川就发现后辈在练习中状况不太好,原以为后辈很快就会自己调适过来,没想到居然还影响到了今天的练习赛。


「就……连着好几天睡觉都做同样的梦,醒来都觉得很累。」


突然被前辈关切,金田一有些受宠若惊。


「青春期的少年嘛,难免的难免的,不用太在意喔。把精力都发泄在练习上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金田一不明所以,直到看见及川那抹挂在嘴角别有意味的笑意,才知道被误会,急忙澄清,「我是梦到影山啦!」


「……梦到影山?」及川一脸不可置信,「呃、影山是挺可爱的,但金田一你……」听到后辈对着另一名后辈做春梦,让一向口若悬河的及川语塞,心情十分复杂。


「不是前辈你所想的那样!」金田一忍不住提高音量,瞬时成为注目的焦点。


「金田一,你不用太在意及川满脑子的奇怪思想。」花卷说。


「是啊是啊,思春期少年的思想真是让人不敢苟同。」松川接口。


「你们够啰!我可是很认真的在关心学弟欸!」及川佯装生气,朝着花卷和松川的位置回了一句,接着拉回正题。「所以是梦到影山又对你颐指气使,托出那种很难打的球?」


「不是,是梦到影山质问我为什么不让他道歉。」


及川想了一下,问道,「和前几天乌野来打练习赛有关?」


「嗯,比赛结束后,影山到洗手间来想找我道歉……」


金田一想起那时的影山说着「我们」,那种不甘心的感觉又席卷而来。


除此之外,心还莫名的揪了一下。


「你没接受他的道歉吧。」及川用肯定的语气询问,从金田一的梦和态度,他推得出来,金田一并没有接受那个道歉。但影山会想去道歉,果然逐渐变得不一样了。乌野那群家伙……


「对,我没接受。而且每次在梦里,我要回答影山时,就会被惊醒。」


及川挑了下眉,直觉事情似乎没那么单纯。


「那在现实中,你是怎么响应的?」


「我说,我也不会道歉……」金田一觉得有些丢脸,就没全盘托出。


「不只这样吧?」看后辈一脸欲言又止加浑沌的心态,就知道后辈肯定还隐瞒些什么。


金田一抖了一下。

虽然及川脸带笑意,但他确实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就一股脑的将当天的对话脱口而出。


「我接着说:『我也不会道歉!你在我心里,以后也一直会是那个专横得让人火大的王者,想要让人去打倒得那个,最厉害的对手!所以别道歉,我也不会和你和好,反正本来关系就不怎么要好!因此下次绝对,会是我们获胜!』」


金田一愤愤说着,及川有些心有戚戚焉──果然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及川想起当时去看后辈们的比赛,影山的种种表现,真是糟糕到不行啊,突然有些同情起金田一。


「是啊,往后会获胜的,绝对是我们!为了将小飞雄打得落花流水,金田一你要赶快把状态调回来喔。据说,梦是潜意识的表现,或许那天,金田一你没有说出全部的真心话,才会一直耿耿于怀吧。」


而且,没有说出来的话,可能是在潜意识中,更加压抑的部分,所以才会往往在开口前就惊醒。大概,真正不接受道歉的理由,才是金田一耿耿于怀的原因。


那肯定,是很不想面对的情绪吧。


明明知道如此,及川还是出口点提了。虽然面对不一定能改变,但如果一直逃避,压抑得越久,爆发出来往往更可怕。


「啊?该说的我都说了吧……」金田一看着前辈带着怜悯的表情,完全不解。


「话虽这么说,还是祝你晚上别在梦到飞雄了,小飞雄真是个到哪里都纠缠不放的人啊。」及川脑中浮现那个总是追逐着自己的身影。


「谢谢前辈!我也希望别再梦到他了。」


社团结束后,金田一在返家的路上,脑中想着前辈所说的「没有说出全部的真心话,才会一直耿耿于怀」,完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在当天没跟影山说清楚的。


直到坠入梦里。


他听见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唤着他的名。


他一脸不爽的转身面对来人。


王者一脸不安,才刚开口就被他厉声打断,「你别给我道歉!」


「为什么我不能道歉?为什么啊!」王者不安的表情转为暴躁,那是他曾在球场上很熟悉的面容。


王者狠狠扯住他的领子,他可以感受到王者的气息,很近。


「你在我心里,以后也一直会是那个专横得让人火大的王者。」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人可以站在你身边,包括我在内。」


他感觉自己在颤抖。


「我得不到的,最好别人也得不到。」


他看见自己在笑,却比哭还难看。

他捏起那个人的下巴,狠狠的吻上去。

他被用力推开,看着那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晨光从窗口射入房间,金田一恍恍惚惚的睁开眼。


脑中一片空白,心脏却有种被辗压过的痛。他伸手抚向心脏的位置,等那股疼痛的余韵退去。过几分钟后起身盥洗,他看见镜中的眼睛有些红肿,想着自己可能又没睡好了。


没睡好?我是不是又梦到影山了?金田一自问,努力回想梦境,却毫无所获。


金田一对照前几天做的梦,每一次都无比清晰,这次却没什么印象,大概是昨天跟及川前辈谈完后产生作用了吧?虽然不是及川前辈说的那回事,也不明白刚醒时那种莫名其妙的痛。


但摆脱影山这个噩梦,真是太好了。

金田一打从心里觉得高兴。


从这天开始,他的梦里,再也没有影山的身影。

但金田一却一直都觉得,接吻的味道是咸、是苦、是涩。


END

后记: 
 及川的戏份多到我好想写及影←金,但这样整体太过复杂了

总觉得及川是个自带戏份的男人,我本来没有要写这么多的囧

果然还是比较擅长写甜温的文,这种类型的文感觉抓不太到orz

虽然作品完成就「作者已死」,应该让读者自己诠释

但还是想啰嗦一下标题的意涵。(难得不是标题废就让我啰嗦下QAQ)

梦中的「梦」虽已完成,但被金田一彻底拒斥
 所以在他的现实意识中,梦只进行到正要回答

而现实中的梦(和影山成为好队友甚至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却无法实现,所以无论是梦里或现实,对金田一而言都是未完成的状态。

 

评论(2)
热度(3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