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月影】親吻王者

※從善如流(?)的寫了此文的續篇,請走先行預告



月岛随意翻着手中的书,却一个字也进不了脑袋。

 

有点烦躁。

 

可能是不习惯和王者独处吧?不找个借口,与日向和山口一同离开的我,大概是有那里不对劲吧?

 

月岛这么想着,搁下手中的书,撑起下巴看着眼前和一题数学奋战了十分钟左右,却迟迟不开口请教的人。

 

王者的脸一如往常的绷着,但眼神有着显见的苦恼。那种憋屈的模样,让月岛嘴角仰起些微弧度,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除了排球外,一无是处的笨蛋王者。

 

月岛在心里嘲笑,却又忍不住想着:如果本质上不是个把心思全放在排球上的笨蛋,或许智商还是够用的,而且就算总是一脸凶狠严肃的模样,也掩不去那俊拔的脸孔及看似高冷的气质,应该还是会有些只看脸孔的仰慕者吧?

 

尤其,当王者绽放发自内心的笑容......

 

视线忍不住落在王者的嘴唇上。

 

颜色偏淡、嘴唇略薄、嘴角微垂。

 

一双平凡无奇的唇。究竟,是如何倂发出那种算是犯规的笑容?

 

想不透的,还有看到那种笑容後,有些失序的心跳。

 

眼界中的唇,突然被一只手用力的抹过,原先浅淡的唇色,瞬间变得艳丽起来。

 

「抹掉了吗?」

 

「什么?」看得入神的月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我的嘴唇上有东西吧?」影山一脸疑问。

 

「没东西。」月岛意识到方才想了些什么,不太自在的撇开视线。

 

「没东西你一直看什么看啊?」影山语调扬起,解不出题目已经让他够心烦,又赫然发现外来的不明视线,专注得让他除了心烦又加上心慌,现在又得不到合理的解释,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我只是在想──」月岛原本想随便呼咙过去,但看到王者那一副在意到无以复加的表情,随即改口,连带的连笑容也切换成挑衅模式,「王者的吻,应该也是专横、独裁的类型吧。」

 

「啊?」影山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才不是!」

 

「不是就证明给我看啊。」月岛看着快要扑过来的人,笑意越来越明显。

 

真容易煽动啊,单纯又笨的王者。

 

「证明就证明!谁……」

 

影山反驳到一半,那张戴着眼镜得脸迅速逼近,他的下巴突然被掐住,接着一个温暖柔软的触感贴上嘴唇。

 

影山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一句,「王者的吻,意外的没劲啊。」

 

月岛抽身将距离拉回原先,故作冷静的说着,但耳根子却微微发热。

 

玩火太过,会引火上身。

 

月岛此刻深有所感。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也不明白。

 

「谁、谁、谁让你突然亲过来的啊!」

 

影山一把扯住月岛的衣领,一个用力过猛,两人间的距离,又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脑中自动回放方才发生的事,影山涨红了脸,连忙松手不敢再看向月岛。

 

「是你说要证明,这是最快也最简便的方法。」

 

月岛说着,却不知道这个看似合理的解释,该如何诠释不合理的行为。还有,想说服的对象──到底是王者,亦或自己?

 

「好歹先打声招呼啊!」

 

月岛被吼得恍惚了几秒后,忍不住笑了。

 

貌似,重点不是这个吧?果然笨蛋的思维,总是走在一条很神秘的线上。

 

这样的重点错误,让月岛松了口气。

有些事,他还不想知道,也不想让笨蛋知道。

 

「是、是──之后我会记得先打声招呼的,这样王者满意了吗?」

 

月岛敷衍着,顺手拉过影山的数学题本,快速的在上面写下演算过程后,利落的收完自己的东西起身。

 

「接吻无趣,在学习方面又糟糕,那王者真的除了在球场上就一无是处了。加油啊,我先走了。」

 

月岛留下一抹嘲讽的笑,高挑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休息室。

 

影山愣愣的看著門口好幾秒,回神後才大吼,「可惡……這到底算什麼啊!」


 

影山将还烧着的脸埋在桌上。

自始自终,都没有想要抹去,那抹残存在唇上的异样。

 

END


 後記

月影果然写起来很有意思XD

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个延绵成接吻系列

接吻梗应该还可以再写影日影和及影

(只好吐槽自己到底有多喜欢这个梗)

但写起来应该都会短于两千字,大概都会是条漫式的风格吧

可以的话还是想好好的铺陈CP如何从交集中产生情感啊,但没时间真是硬伤。

 


评论(8)
热度(101)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