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金田一中心】不可企及(HQ漫畫15回衍生物)

哗哗作响的水声,无法扑熄灼烧内心的情绪。

 

金田一看着那张映射镜面上,蹙着眉头的脸。

 

「不就输了场练习赛,至于吗?」压低声音自问,宛若如此,就能一并压下心中那份翻腾的思绪。

 

心中却难以自欺,现在的异常,不是来自影山的改变。

 

脑中盘旋着影山方才在球场的种种令人惊讶的表现,金田一丝毫没察觉接近的脚步声,直到熟悉却又陌生的嗓音叫了声,「金田一。」

 

他愣了一下,又换回原先那副不爽的神情,扭上水龙头,转过身面对昔日队友。

 

穿上黑色外套的影山,给人的感觉比在北川第一时还要高冷,即使如此,那还是他所熟悉的姿态。

 

孤傲、不可一世的王者。

 

即使影山站在离他两步之遥的距离,他仍然清楚的看见汗珠滑过影山的脸颊。

 

他回想起,他跟国见站在教练面前,抱怨着影山如何不适合团队。

又回想起,那个在球场上斥喝着,「想要赢球就配合我的托球」的王者。

再回想起,影山将球向后托却无人接应,那副惊愕的神情。

 

这一切历历在目,好像都只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如此熟悉。

 

两人面面相觑,静得连水龙头滴下的水声都清晰无比。

 

影山现在很紧张。

 

他很肯定,因为他的脸颊,也有相同的汗水悄悄滑过。

他料想得到,孤傲的王者要和他说什么,但他一点都不想听。

 

「我……」影山语带犹豫的开口,随即被吼出口的「你别给我道歉!」喝住。

 

别给我道歉,这不是我熟悉的影山飞雄。

 

看着明显受到惊吓的影山,他继续扬高语调,「我也不会道歉!」

 

我根本不用道歉,那种乱来的托球怎么可能接应?那个乌野五号,能接到那种乱来的托球,能让影山去配合的,能站在影山身边的,究竟是什么家伙!

 

「哦……」

 

「你在我心里,以后也一直会是那个专横得让人火大得王者。」

 

继续当专横的王者吧,这样就不会有人能站在你身边。

 

「想要让人去打倒得那个,最厉害的对手!」

 

不在网子的同一边,就不用再遗憾──为什么无总是法跟上你的脚步。

 

「哦……」

 

「所以别道歉!也不会和你『和好』!反正本来关系就不怎么要好!」

 

曾经那么努力地想要和你『要好』的我,显得像个傻子。

 

「哦……」

 

「因此下次绝对,会是我们获胜!」

 

过去无法追上你,未来的我,要挡在你面前!

 

他往前跨进一步,仰着头,俯视那已经回归沉稳的面容。

 

「下次也……」影山的话被突来的小曲打断,他认出这是充满活力的声音,是乌野的小个子,想起方才小个子和影山在球场上的合作无间,成拳的手又握紧了几分。

 

影山侧头斜眼看向外头,随即将视线转回他身上。「金田一。」他听着影山又唤了他一次,和几分钟前的那一声带着些微惶恐的感觉不同。这次,是那种王者充满自信的声线,他曾听惯的语调。

 

「下次对战的时候,胜利的也会是我们。」

 

霎时间,他觉得心脏被捶了一下。

 

熟悉的高傲语气,混入了陌生无比的词汇。

 

眼前这个人,怎么可能是影山飞雄。

 

再回神,影山已经从他身旁离去。

 

「……你们,在说什么啊?」见到影山离去的身影,国见进入洗手间,出于关心和好奇询问金田一,毕竟在那场比赛后,影山跟北川第一的球员,关系彻底闹僵。

 

「影山……说了『我们』这个词啊。」

 

「啊?」就算聪明如国见,对于金田一没头没尾的响应,也跟不上他的思绪。

 

「明明一直都说着『我是』、『我会』那样的话,彷佛一个人在战斗的话……可恶,总觉得不甘心啊。」

 

他曾经以为,在同辈之间,球感极为出色的影山,是他最想要击败的对手。

 

他以为自己忘了,却在今日忆起──成为正选后第一次出赛,站在球场上的他有点颤抖,不仅因为紧张,还有,终于能和影山并肩站球场上的兴奋。赛场上第一次属于他的进攻,影山传来的球,精准、完美的令人赞叹,他顺利攻击得分,那一刻,难以言喻的满足。

 

但这样的感觉,却因晋级之路对上越来越强劲的对手而被消磨,整个队伍的节奏被打乱,因为影山的一意孤行,宛若球场上的北川第一除了他外,再无他人。

 

久而久之,他忘了,自己曾经那么渴望得到影山的认可,曾经那么渴望能和影山忆起并肩作战……充斥在脑海中的,全都是对影山的不耐与不满。

 

看着小个子击中影山传来的球后的那个神情,他全都想起来了,但已来不及、回不去,仅存的,只有现下的不甘心。

 

「好痛!,干嘛啊!」国见用力的拍了一下陷入消极的金田一,一同从北川第一毕业的国见,多少有几分了解金田一的想法。

 

「乌野差不多要离开了,走吧。」国见拉着金田一走出洗手间。

 

 

青城的球员和乌野的队员,各自在体育馆前整队,金田一盯着站在对面的影山和其他乌野一年级的打闹,觉得这个影山飞雄很刺眼。

 

也很陌生。

却让他无比的想熟悉。

 

但那盘棋局早已结束,他只是个被舍弃的棋子。

况且,影山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试图操纵棋局的王者,而是融入一个团队之中,与同伴们一同挥洒汗水。

 

「我们」那个词里,没有他的存在。

 

列队感谢指导后,金田一望着影山随同隊友离开的背影,心情和西下的夕阳,一同陷入黄昏。

 

END

后记:

本来想写成影←金的,但想想还是算了,这样下手有点重。

总觉得金田一才是那个最想成为影山队友的人

(或许是个人私心太重,希望没因这样的想法而写偏)

但因为影山过于自我中心及对胜利执着,迷失了团队精神

金田一应该是试过要将影山拉回来的吧,但血气方刚的初中生很难做到

(就忍不住觉得岩泉真是太成熟了,如果影山有岩泉那样的队友,说不定可以少走些弯路)

或许金田一看着现在的影山,不甘心的成分,其中也含着当时自己的无能为力。

 

果然压力大就容易有灵感,而且严重缺及影粮我快疯了

但还是好想掐住看不下书,卻又写了一下午不是及影文的自己

焦躁+匆促的產物,請見諒。



评论(4)
热度(3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