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歡迎同好交流!
PC版首圖來自id=45718562(其實繪師是影及XD

【影山中心】回北一的午後練習

放学钟声响起,早就在下课前几分钟就收好书包的黑发少年,随着同学们步出教室,走没几步,一股拉力阻遏他的去路。一转身,惯见的橘发小个子对他大声嚷嚷,「影山,你走错方向了啦!体育馆不在那边!」

 

「今天下午是自主练习吧?我不去。」影山用力的甩开腕上的手。

 

「你吃错药了?」小个子一脸的惊恐,对于排球狂居然要翘掉练习感到不可思议。

 

「谁吃错药了!你才吃错药了吧呆子!」一拳挥出,却一如往常地被轻巧闪过。

 

「重点应该是影山根本没吃药吧?」刚从一年四班走出的山口问身旁的月岛。

 

「笨蛋根本没药医。」月岛推了推眼镜,惯性嘲讽。

 

「啊我知道了!你是要去看大王对吧对吧!」

 

「才不是!」

 

「那你是要去哪里啊?」

 

「没必要跟你说。」

 

影山说完就自行离开,抛下在身后一直碎念「小气鬼影山」的队友,忐忑的前往所欲之处。

 

 

北川第一中学。

 

影山望着映入眼底的校名,心脏难以遏止的急速鼓动,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明明是曾待了三年的地方,离开也未满一年,如今却倍感陌生。

 

前几天,他在整理抽屉时,发现了一张初中时期的大合照,内心顿时五味杂陈。初三的最后一场球赛,都是回忆起来会不舒心的内容,但终究还是掺杂着怀念。毕竟在北一时,并不是只有初三那一年。

 

他想了好几天,想回去看看,但又觉得最后闹得太不愉快,那时他明显感受到周遭队友的排斥,于是到了三年级该引退的时期,他再也没踏入那座体育馆,转而自行寻找场地练习。

 

指甲刺痛掌心,影山努力压下异样感与迟疑,「去吧!」他对自己说着,反正只是去看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体僵直的迈开步伐踏上曾无比熟悉的景色,在意识牵引下,耳边很快就传来惯闻的击球声及吆喝。

 

刻意回避出入口,影山在窗口旁侧身偷看,目光扫了扫球场,一股物是人非的感觉浮现。虽然对大多后辈们的脸孔不陌生,但在北一时,并没有特别亲近的后辈,再加上,他当时的战友们,也大多毕业了。

 

看着看着,视线逡巡到右后方的球场角落,一时间,他彷佛看见初三时的自己站在那里。

 

只有自己,和手上的球。

 

被整个球场隔绝开来。

 

没能晋级全国大赛,被换下场的屈辱,还有被队友拒绝……一时之间,苦涩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压的影山有几分难受,他忽然转身就跑。

 

虽然那段记忆已成过去,现在的他不复当时的刚愎,也遇见一群值得托付信赖的队友,但仍难以彻底抹灭那存在的曾经。

 

存在心里的结被松动,却没有彻底解开。

 

「前、前辈!等一下!」一个带喘略显稚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影山猛然停下脚步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冲出北川第一一段距离。眼前的后辈一身排球部的模样,但是眼生,影山猜想应该是新进一年级的。

 

「前辈你跑得好快喔……我以为自己已经跑很快了。」少年还喘着气,有几分受到打击。

 

「你腿太短了。」影山看着距离自己有几步之遥的后辈,判定后辈的跑速应该是不差,但个子居然比西谷前辈还矮好几公分,便毫不留情的指出事实。

 

「我还会长高!长得像大树一样高!」少年不服气的大喊。

 

「人怎么可能长得像大树一样。」影山随口回答,心里盘算着现在回乌野参加练习应该还来得及。

 

「啊──差点忘记是来干嘛的!前辈好,教练找您!」

 

「教……练?」影山僵了一下。虽然赛后教练找他谈了几次,但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印象,却始终记得,教练板着脸冷着声说,「影山,你下场吧。」

 

「走吧走吧!」少年完全没给影山响应的空间,急促的拉着影山跑往体育馆的方向。

 

喂,我有说要回去吗?我是前辈,你也太没大没小了!

 

当影山想教训少年时,人已经在球场里,站在教练面前。

 

「跑什么。」教练推了推眼镜,一脸严肃。瞬间球场内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到教练和影山身上。

 

「教、教、教练好……」影山立刻敬上超过九十度的鞠躬,不敢抬起头。

 

「升上高中翅膀长硬后就都不回来了?」

 

「不是……」,影山被这么威吓后,更不敢抬起头。

 

不是不想回来,而是不敢回来。

 

「去热身,等等陪后辈们打比赛。」

 

影山愣了一下,略抬头偷瞄教练。

 

「快去。」

 

「是!」影山立刻跑开,急忙将背包放到墙角,就到场边专心做伸展操,没发现球场因为他的出现而出现的骚动。

 

「我还以为影山前辈再也不会回北一了,害我们输了比赛还敢回来啊?」

 

「球场上的王者回来……真可怕。」

 

「刚刚教练要影山前辈跟我们打比赛,希望不会和他同队啊……看起来还是很难相处的样子。」

 

「但是影山前辈所在的高中,打败了青城的前辈们,影山前辈应该跟之前不一样了吧?」

 

二三年级的后辈们窃窃私语,仅略知传说中的人物的一年级,连忙凑近探听更多讯息。

 

「喂,你们练球专心啊,别闲聊了。」

 

队长出声喝止后,大伙一脸没意思的样子继续练球,但才刚消停,就立刻因另一个踏进球场的人引起骚动。

 

来人看到在做伸展操的影山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影山看到标志性的韭菜头也愣了一下,「青城今天休息?」

 

影山只是单纯性的询问,但春高输了乌野的金田一听了,觉得话中有刺。

 

「休息又怎样,休息还是可以赢你们!」

 

「啊?上次是我们赢了。」

 

影山实话实说,毫无自觉的踩了金田一的痛处。一旁的后辈们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二三年级的都还记得,金田一前辈和影山前辈虽然都是首发球员,但之间的关系颇糟糕,再加上现在又进了敌对队伍,新仇旧恨一起来。

 

「国见没一起来?」

 

「哼,下次一定赢你们!」金田一压下怒气,毕竟上次输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国见的个性你也知道,难得的休息他怎么还会来练习。」金田一放置好物品,也开始做起了伸展操。

 

影山点点头表示理解后,两人就各做各的事不再交谈。异样的沉默,让期待看好戏的后辈们大失所望。

 

教练一见影山和金田一暖身的差不多,便将两人叫过来,要他们加入B队中和A队的主力球员打比赛。

 

「教练我……」金田一第一时间想反抗,但很快被教练堵住,「昔日队友难得同队。你打主攻。」

 

金田一在内心默默的挣扎了一下,虽然他曾对影山说过「你在我心里,以后也一直会是那个专横得让人火大的王者,想要让人去打倒得那个最厉害的对手。」但自从和乌野的那场练习赛之后,说他不想再和影山成为队友的关系,肯定是骗人的。

 

「影山你没问题吧?打二传」教练转向影山询问。

 

「……没问题。」其实影山心里有些没底,却又跃跃欲试,虽然知道自己无法像及川前辈那样迅速融入一个团队当中,但还是想知道自己的能耐。

 

B队的后辈们,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但练习赛依然开打。

 

B队先发,影山一记漂亮的跳发无触得分,震摄了全场的后辈。

 

「和及川前辈比还差的远呢。」金田一不满的啧了声。

 

影山又接连得了三分,教练从旁指导更变守备队形,A队才勉强接起,却直接过网成了B队的机会球,球安稳的来到影山的手中,随后球出现在了金田一面前,攻击得分。

 

金田一看着自己的右掌,情绪有些激动,印象中,他已经很久没在影山手上打到这么好发挥的托球了。

 

「喂……那个,高度怎样?」

 

「至少打得到。」金田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浮现乌野十号所说的「托球特别厉害」。刚才那记托球,跟及川前辈举球的高度,几乎是丝毫不差。

 

「你的击球点,跟初中时比高了不少。」

 

「我的击球点你知道才有鬼,之前球根本传不到我手上!」

 

「你们两个,都升上高中了成熟一点。」教练出声遏止紧绷的气氛,金田一啧了一声回归位置,影山要到外场发球时经过他身边说了句,「我再也不会托出让人打不到的球了。」

 

金田一愣了一下,回头看着影山的背影,虽然之前比赛时就感受到影山已经不一样了,但感受从来没有这一刻,自己亲身体会那么强烈。

 

影山依然祭出一记强劲的发球,A队不愧为北一的球员,这球接起没弹过网,虽然没有完美的送到二传手手中,但总算发动了第一次的进攻。由于球路并不是太好,B队接起后,影山发动A式快攻,球却落在自己的场地,对方得分。

 

B队的气氛倏忽凝滞,应该打这球的副攻手,脸色刷白,队友们略带同情的看着他。

 

打破沉默的是金田一的笑声,「刚刚是谁放话说『我再也不会托出让人打不到的球』啊?马上就破功了。」金田一明知这球是攻击手的失误,但仍忍不住嘲笑。

 

「闭嘴!」影山随即脑羞的吼回去。

 

「前、前、前前辈对不起!」失误的三年级副攻手硬着头皮道歉。在影山毕业前,他和影山配合过几次,几乎每次都挨骂,再加上影山总是绷着的脸更显严肃,让他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处于紧张状态。

 

影山看了他一眼,仅说了句,「抓准时机再起跳,下一分拿回来。」

 

「是!」

 

没发火的影山和如获大赦的副攻手,曾和影山待过同队的二三年级们,不由得面面相觑,心中的感想一致是──影山前辈和之前不一样了。

 

随着比分的递进,B队的氛围卸下了一开始的紧绷而渐趋流畅,但配合仍比不上A队行云流水的节奏,因此B队没能拿下第一局。但渐入佳境的B队顺利拿下第二局,接着越打越火热的比赛,双方胜负不分轩轾,持续到练习结束。

 

比赛结束后,教练集合队员做总结,便让学生们自行去收操伸缓。影山抬脚也要跟着去收操时,听见教练叫住他,「影山,有空就多回来陪学弟们练球。」

 

钴蓝的瞳孔因讶异而放大。

 

「是!」影山的嘴角不自觉地有了笑意。

 

「时间不早了,收完操早点回去吧,下次见。」

 

「教练再见。」

 

心中那个松动的结,在这一刻被彻底解开。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影山,突然觉得衣角被扯了一下。

 

「前辈,请教我发球!」

 

将影山带到球场的后辈,用他纯黑的双瞳,眼带期盼与崇拜的仰望着影山。

 

「这个场景好熟悉啊……」金田一看着这一幕,回想起初一时的影山,也是这样的神态看着及川前辈。

 

「我不会教。」

 

影山这句话一出,听到的后辈们立刻觉得,方才在比赛中觉得比较好相处一些些的影山前辈,果然是个错觉。

 

「你跩什么跩?」金田一看着影山这副高贵冷艳的王者姿态,昔日回忆涌上,一股气缓缓升上。

 

「啊?当初及川前辈也没教我啊!」

 

影山一脸不解的看着金田一,而且他是真的不会教,对影山来说,发球与其用教的,不如直接用身体去体会。

 

被影山这句话噎住的金田一,想了一下当时,印象中影山的确是每次都被及川前辈以各种理由,直接或间接的拒绝。

 

「但可以示范给你看。」影山将视线转回后辈身上,拿起球直接发出一记强力跳跃发球,差点打到正在捡球的其他后辈。

 

「请再一球!」后辈看得双眼发直,接连要求影山示范。

 

「真的想学的话,去问青城的前辈有没有及川前辈比赛时的录像,我的发球是模仿及川前辈的。」影山被后辈缠的不堪其扰。「正好金田一在这,你问问他。」接着后辈就转而缠着金田一,影山总算有空收操。

 

 

夜幕低垂,影山步出北川第一中学时回头看了一下母校,想着其实回来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也要离开的金田一迎面而来,影山和金田一对看了几秒。「先走了。」无话的沉默让影山不太自在,决定先行离开。

 

「喂。」

 

「怎样?」

 

「下次……要回来约一下,国见应该会一起来吧。」金田一双手插在口袋,逸开视线。

 

「……喔,那、再见。」

 

「再见。」

 

影山和金田一两人回家的方向是反向,影山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回头,看着金田一缩小许多的身影,想起他们当时毕业也是这样背对着迈向不同的道路。

 

初三时那场不愉快的比赛,和过于自我中心的自己,让他以为再也不会和昔日队友并肩作战。

 

但事情,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糟糕。

 

影山收回视线回过身,再次启动的脚步更显轻快。

 

他知道,这次的背道而驰,是为了下次有机会再并肩而行。

 

END

 

后记:

太过心疼北一时期的影山,于是有了这一篇。

第一次写排球的同人,感觉抓不太到,时间有限收尾有点潦草

希望这些缺点都能能渐渐改进。

也希望还有时间和机会写下一篇排球同人。


评论(13)
热度(69)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