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安定埋首排球少年(HQ)
影山飛雄缺乏症末期患者。
主食影山受,及影本命
PC版首圖來自id=58880070

【及影/木系男友】防範盜伐

#短打,同居设定

不解风情、不会甜言蜜语、呆楞、迟钝等等,以上种种显现在恋人身上的木系特质,让及川在交往初期经常涌上无力感。

随着影山日渐活跃于国际赛事,精湛的球技和出色的外表引来大众的关注,他不由得转为庆幸木头属性其实也是一道天然屏障。尽管仍会招蜂引蝶,但总是笨拙地读不出对方的暗示,加上专情、单纯和反应直接的特质,那些追求者往往铩翅而归。久而久之及川松懈提防心,直到无意间看到影山的Line跳出的讯息。

「飞雄,你之前说想看的那场比赛我弄到录像了,有空来我家看吧」

飞雄?谁准你这么叫的啊?

及川忿忿地盯着这则讯息来自「宫前辈」,脑袋马上反应出是那对知名双胞胎中的二传手——特别像狐狸的那一个,他知道影山和这个人有交集,但没想到交情好到这种程度。他坐在沙发上将抱枕揉了又揉,终于等到发尾滴着水的影山从浴室出来。

他没有余裕先提醒影山把头发擦干点再去吹头发,忙着佯装漫不经心地指了指手机:「飞雄,有人传讯息给你唷。」

「喔。」影山一边拉起挂在颈间的毛巾擦拭,及川抓准影山用另一手拿起手机时故意探问:「是什么事?」

「宫前辈拿到一场我想看的比赛,约我去他家。」

及川正想阻止,就用眼角余光看到影山迅速的回了一个「好」。他气极地大喊:「飞雄你这个笨蛋!」

「啊?」莫名被骂的影山一脸困惑。

「这种事你就让他把影片传给你就好了,根本不用特地跑到他家去!」

影山一脸恍然大悟,想着从这边到宫前辈那边还要再搭好几站的电车,的确有点麻烦。及川站起将头凑过去,满意地看着影山又多回覆一句:「麻烦宫前辈直接把影片传给我,我不过去了,谢谢」

讯息很快就被读取,跳出「但我们一起看可以一起研究,你还是过来吧,而且我家附近有好吃的咖喱饭」的回应。

影山微微侧头想了片刻觉得有道理。他之前听宫侑提起那边的咖喱饭就被勾得口水直流,再次在及川来不及阻止前允诺。

「飞雄你这个大笨蛋!」及川咬牙切齿,这种摆明了就是要引诱飞雄过去的举动,让他原先只有50%的警戒心与猜测瞬间直飙100%发布红色警戒。

「又怎么了!」接连被骂让影山在困惑之余多了一些不悦。

及川沉吟片刻后说道,「我也想看,到时我们一起过去,你不准一个人去!。」影山点点头,在及川的提醒下拿出吹风机坐到沙发上,他完全不知道身旁的及川已经在心里从长计议设法让影山远离宫侑。

及川明白,如果现在就直接提醒影山那样的可能性,一定会被影山说他「想太多」,然后就全部抛到脑后。他越想越烦,想到整个眉头往中心拢聚堆起小山,吹干头发的影山一放下吹风机就看到这样的景象。

影山戳戳及川皱起的眉心探问:「怎么了?」

墨蓝瞳内的关切让及川直接扑过去抱住身旁的影山,喊着:「山老鼠真是太令人讨厌了!」

「山老鼠?」

及川松开手,转身躺在影山的大腿上,用手轻捏着影山的脸颊。 「我绝对不会让山老鼠盗伐的!」影山没有拍开及川作怪的手,仅仅疑惑道:「及川前辈到底在说什么?」

「反正就算说了,小笨蛋是不会懂的。」及川的手指转为在影山的颊上笔划着笨蛋。

「及川前辈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好吧我跟你说——我的木头由我来守护!」

「木头?及川前辈哪来的木头?放在哪里?」

「放在我的眼底我的心里!」

「木头的体积就算再小也放不进去吧,而且怎么可能放在你说的地方啊!」

「就说了飞雄你不懂!」

「明明是及川前辈说得让人听不懂!」

「明明是飞雄太笨!」

双方你来我往争论不休,最终用贴合的嘴堵住这一场失能的沟通。

END

昨天零壹问我要不要先放些小点心,反正我近期也写另一篇写得心烦,于是就转换情绪拾起这个已经被我忘记的梗。原先是预定三个小梗凑一篇不超过一千字,结果又再次低估了囧。木头情人这个概念,越想越觉得可以写得东西不少,有点可怕……



评论(16)
热度(111)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